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大学教师的科研压力  

2012-02-14 18:27:23|  分类: 园丁图*高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1月22日  作者:谢湘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0年冬天,台湾学术界曾发生一起名为“反对独尊SCI、SSCI,找回大学精神”的集体行动,近2000余位学界人士包括部分学生联合签名,呼吁政府必须正视SCI、SSCI对于高等教育产生的严重影响,扩大学术评价认定指标,重视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专著与其他形式的研究成果发表方式,避免让台湾继续沦为西方学术的代工,改变大学“重研究,轻教学”的风气。

  为了追求所谓的“国际化”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光环,政府部门以及许多大学的管理者都把论文发表数与教师的薪酬待遇、绩效评估、晋级提升等紧紧地挂靠在一起。SCI指挥棒让很多大学教师的职业生涯不由自主地向天平的另一头严重倾斜,甚至背离了教师这个职业原本应尽的职责。

  台湾政治大学教育学系教授周祝瑛在谈到“当全球化遭遇本地化:SCI、SSCI对台湾学术界产生富有争议的影响”这一问题时说:“照理,学者著书,天经地义,也是学术成果的集中体现,但是SCI的考核导向是一本书还顶不了几页纸的论文,这就难免会让一些学者不能安心去做艰苦深入的研究,转向去做短、平、快的碎片化论文,这样做的结果将影响学术的品质,不利于学者职业的发展。”

  这绝不是台湾一地出现的现象。有资料显示,40%的亚洲国家教育机构采用SCI、SSCI作为大学学术水平的评价标准。

  这也不是只有重点大学才有的现象。在学校“升格热”的大潮中,一些专升本的大学通常也会拿SCI作为刚性的考量指标,甚至连一些民办学校也难以幸免。

  而学校“重科研,轻教学”的倾向让教师无心从教,直接受到利益损害的不仅是学生,给刚入职场的年轻教师也造成了极大的工作压力和心理压力。

  沈红教授领衔就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对全国11省68所大学4200名教师的问卷调查中有一个结果值得注意:“985”大学的助教在服务与管理上占用的时间太多,其科研时间甚至比一般大学的正教授还要长。在“985”大学工作的助教比在一般大学工作的助教一周要多工作13.3个小时,这差不多是一般大学助教周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一。

      在2011年12日至13日进行的“学术职业变革”国际会议上,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沈红指出,教师的性别、职称、所在大学层次等,对大学教师工作时间有直接影响。
  与这个结论的相关数据,来源于18个国家及香港地区合作进行的“变革中的学术职业国际调查与研究——中国大陆”。调查时间始于2007年秋季。该调查覆盖全国11个省份的68所高校,兼顾了东、中、西的区域性差异,“985工程” 大学和普通四年制本科大学的机构层次性差异,教师个人的性别和职称等方面的差异。调查共发放问卷4200份,回收有效问卷3612份,有效回收率为86%。在有效样本中,男、女性别比例为54 : 46;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四级职称比例为13.4 : 31.0 : 34.2 : 21.4;“985”大学和一般大学的层次比例为11.5 : 88.5。
  沈红分析发现,教师的性别、职称、所在大学层次等因素,都对其工作时间长短和工作时间分配产生显著影响。其中,与女教师相比,男教师工作时间长,科研时间比例较高,教学时间比例较低。高职称与低职称教师相比,正教授工作时间最长,讲师工作时间最短。与一般大学教师相比,“985”大学教师的工作时间长,科研时间多但教学时间少。尤其是,“985”大学男性正教授的工作时间最长,“985”大学的助教在服务与管理上占用的时间太多。
  通过进一步归纳,沈红在学术论文《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中指出:正教授的工作时间整体上最长并尤以“985”大学男性正教授为甚;讲师工作时间相对最短,但同时面临的“升职”压力最大:“985”大学助教的压力太重,其科研时间比例不比讲师和副教授低多少,甚至比一般大学的正教授还高许多;正教授的时间分配结构事实留给政策调整的空间不大。
  沈红说,通过严格的实证研究来研究我国大学教师的工作时间长短及其时间分配结构,用事实来揭示不同的大学教师群体在工作时间及其分配结构上的差异,有助于制定既有人性含义又有责任意识的大学教师激励与评价机制。

  沈红认为,有关部门和学校从政策上要给青年教师创造条件,使潜力显著的顶尖大学初入职者稚嫩的翅膀不至于被压力折断。

        俯瞰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各级各类大学的从教门槛都在逐年提高,博士学位几乎成了一条硬杠杠,没有就甭想端上大学教师这个饭碗。

  但是,但凡获得博士学位的人就一定能成为一名好教师吗?回答是:未必。

  武汉大学原校长顾海良早些时候就曾大声呼吁过,“我不主张大学博士化。”他认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胜任的教师这个职业,它既要求你天生具备当教师的某些条件,譬如性格开放、善于表达,又需要从助教到讲师到副教授接受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专业训练。不然,有些短时间内直接从博士生转到教授职位却没有教学经验的教师,很有可能就像“茶壶里煮饺子,有货倒不出”,学生难以受益。这是直接影响高等教育质量的一个关键因素。

  由此可见,获得博士学位应该只是从事大学教师职业的基本条件,但还不是充分条件。

  为此,华中科技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高等教育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刘献君教授提出,我国和美国等西方高校在教师聘任上的最大差异是缺乏“职业准入”。在美国,要成为一名高校教师至少要有5~7年的“准入期”。他认为“设置一个‘准入期’,既有利于求职者看清自己是否适合在高校做老师,也有利于高校考察其是否适合在学校工作。

        链接:什么是“学术职业”

  “学术职业”是一个外来词,英文为academic  profession。在美国,该定义相对简单,直指大学教师所从事的职业。2004年加入该国际项目的中国研究组对其给予了中文语境下的定义:具有“以学术为生,学术为业,学术的存在和发展使从业者得以生存和发展”特征的职业。   

  迄今为止,关于学术职业调查的大型国际调查研究有两次。第一次是14个国家1991~1993年合作进行的;第二次于2004年底启动至今,由遍布亚洲、非洲、南美、北美、欧洲、大洋洲的26个国家和中国香港地区合作。其中含中国在内的18个国家和香港地区于2008年~2010年间在本国、本地区完成了问卷调查,3.05万名大学教师接受了调查访问。在德国建立了国际数据库。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作为中国大陆唯一代表于2004年底参加了这个项目。在教育部人事司和美国福特基金会的支持和帮助下,于2007年秋完成了对全国11省70所大学4200名大学教师的调查。

  该项目研究的学术职业指的是四年制以上学制的大学的全日制教师所从事的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20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