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艺考热背后的“寒门焦虑”  

2012-02-20 11:47:22|  分类: 高校与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崎凡  2012/2/19     来源:《工人日报》

   

背 景

  近年来,艺考热高温不退,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以北京两所著名艺术院校为例:中国传媒大学今年艺术类招生664人,比去年减少36人,但报名人数比去年增加4000多人;北京电影学院今年招生计划455人,报名总数达18042人次,其中表演学院计划招收85人,报考者达6186人,报录比达73:1。形势直逼公务员考试热。

  春节过后的北京,天气依然寒冷,但在各艺术院校,与早春料峭春寒形成对照的是一股热流:全国各地艺术类考生前来“赶考”。一时间,各大艺术院校内帅哥美女云集。这些怀揣梦想的孩子比大多数同龄人早4个月参加了人生中的最重要的一次考试。

艺考热直逼公考热

  2月15日,北京电影学院校园里聚集着前来参考的学生和陪同的家长,正在进行的是表演学院的专业考试。刘鑫半年前就从山东临沂老家来到北京,到一个培训机构学习表演。他认为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毕业,对有志从事表演职业的他将会大有帮助。

  一位陪同孩子来的家长张女士告诉记者,女儿从小就爱唱爱跳,心里藏着一个明星梦,一心要考艺术院校,这次报考了七八所学校,还特意参加了专业课培训,每小时500元培训费,一星期就花了7000多元。不过张女士并不太乐意让孩子走这条路,在她看来,孩子最好的归宿应是留学,学习商业管理,将来接手家里的企业。

  张女士能支持孩子参加每小时500元的培训,来自山西农村另一位考生就没那么幸运,她说:“我连50块钱一小时的培训都参加不起。”家庭条件不允许,她只能参加当地文化馆组织的免费课程。家里不同意她“浪费时间”,可她哭着闹着要参加艺考。她梦想有一天从事自己最喜欢的工作——“表演”,这是参加艺考的许多孩子的“梦想”。

  报考北京舞蹈学院的河北考生贾燕从去年开始就请家教补习文化课,高中三年她和许多外地同学借读北京某艺术学校高中部,她们对出自同一所学校的师兄因参演某部电视剧成名而羡慕不已。她对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这次考试一定要成功。

  据统计,中国传媒大学2012年计划招收664名考生,报名人数达22000多人,最热门的播音主持专业拟招100人,报名人数突破8200人;中国美院2012年本科计划招生1665人,总报名人数为89567人次,同比增长了50%。

  这股热潮已紧逼近些年来持续升温的公务员考试热。北京电影学院今年招录比为73:1,超过去年国家公务员考试1:53的招考比。

过于狭窄的上升通道

  小柳2003年春来北京参加当年的艺考。从小喜欢摆弄相机的他以几分之差与北京几所著名艺术院校摄影系失之交臂,后被吉林某艺术院校录取。谈起当年一门心思报考艺术院校原因,如今经营一家儿童摄影工作室的他说:“那时候梦想成为摄影家,以为进了艺术院校就跨进了名誉的殿堂。”进校后他发现,同学们大多抱着同样目的。如今毕业近5年的他们,至今没一人功成名就。很多人为了谋生不得不转行。

  采访中,许多考生强调参加考试是出于爱好和“更体面”的就业,成为“明星”是他们中多数人的梦想。

  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最具造星能力的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的报名人数,也从某种程度说明“明星梦”在艺考热中的作用。

  与之伴随的一些负面影响不容忽视。市民韩女士认为,社会上流行的明星热对不少孩子的价值取向造成不良影响,很多人为了出名不择手段,网上流行的芙蓉姐姐、凤姐就是集中体现,而幻想“一夜成名”也是很多孩子扎堆报考艺术院校的重要原因。

  有业内人士认为,无论艺考热还是公考热,其背后面临共同的“尴尬”,即追求功利过度和社会为个人发展提供的通道过于狭窄。社会学教育学专家郭簃教授认为,艺考热和公考热背后,一方面反映了社会对于名利盲目过度追逐的“浮躁心态”,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当前不少贫寒子弟通向体面就业和理想职业的上升渠道过于逼仄。

完善人才选拔机制

  资料显示,近年艺术类专业毕业生实际就业率不足50%,专业对口率不到20%,上海甚至将一些艺术类专业列为“年度预警专业”。尽管业内提出了“艺术人才饱和”的言论,尽管艺考有着惊人的高淘汰率,但低迷的就业并未给艺考降温。

  调查发现,艺考已不是考生和家长想象中的“捷径”,艺考热的一拥而上,使考生面临的竞争不亚于高考。

  对此,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表示,学校并不倡导盲从报考和跟风报考,而是更加希望考生在报考之前是经过慎重考虑,做过相应准备,并对所报考专业有充分的了解。

  该院表演学院院长陈浥建议考生们用一颗“平常心”对待考试。他说,表演学院的招生“绝不是专门挑选帅哥、美女的‘选秀’,也不是挑选演员的‘摄制组’。”这是对那些想借艺术院校圆明星梦的考生的一个提醒。

  针对艺考热、公考热背后折射出的社会功利思想和制度欠缺,郭簃教授表示,一方面需要个人和家长结合自身情况冷静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另一方面,积极反思并“修正”所谓“功成名就”的成功标准,完善选拔人才和促进就业的制度设计,也是社会和政府相关公共服务机构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对话穆光宗教授:客观看待预期利益推动

  穆光宗,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问:如何看待艺考热和公考热?

  答:艺考热和公务员热背后的力量是追名逐利和圆梦。人口社会流动归根结底是因预期利益推动,这符合人性的客观规律。不论是艺考热还是公务员热,都满足了既定社会结构中青少年的“名利预期”和“职业期待”。人口向上的社会流动或者说社会升迁是人类寻求更高生态位、更多“资源控”的阶梯和机制。艺考热和公务员热背后反映了当下职业人口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的巨大差别。在主流价值取向中,从事艺术工作或做公务员,不仅收入较高,且保障全面,工作体面并拥有令人羡慕的社会声望和地位。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逐物质和感官的享受,在物欲上表现出“金钱崇拜”;在地位上表现出“权力崇拜”,公务员热反映了官本位制的深远影响;在角色上表现出“明星崇拜”。这“三崇拜”颇有市场,特别对怀抱梦想的青少年大有影响。现在80后、90后多为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家长无不希望孩子能少苦多甜,至于社会担当、民族兴亡、服务国家似乎是与自家孩子不那么相干。独生子女为主体的社会不仅人口风险较大,而且社会结构脆弱、社会责任缺位和社会整合不力。(本报记者王瑜采写)

对话李锦芳委员:应对年轻人多些鼓励和扶持

  李锦芳,北京市政协委员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问:如何规避艺考、公考一拥而上现象?

  答:一部分考生可能自小就有艺术追求,有的可能想回避文化课的学习,也可能纯粹出于羡慕明星、主持人的光鲜生活。“艺考生”的火爆催生了不少大学的艺术院系,但许多新办院系教学水平是不是靠得住?老院系扩招后教学质量是否有保证?许多艺术行当是要师徒手把手传授的,我们的老师顾得过来吗?事实上,由于扩招滥招,毕业生水平良莠不齐,近几年艺术类专业就业率已经很低。

  是不是还缺乏一点激励年轻人创业的氛围呢?创业环境难道比二三十年前艰难吗?我在英国国家生物科技创新园区看到有不少年轻人创办的公司只有几个人,但是有好的创意和思路就得到了政府的扶持。我们能不能做得到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