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工程训练该怎样走出“低洼地”  

2012-02-04 13:06:57|  分类: 文凭加工车间*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 高校实践教学环节欠缺,特别是对于实践要求相对较高的工科类院校和工科类专业来说, 这一环节尤其不够,直接导致高校毕业生实践动手能力薄弱,这一人才培养的沉疴已引起社会各界普遍的关注和反思。如何重新认识实践教学的内涵?工程训练如何从边缘走向主流?是不是只有工科学生才需要工程训练课?今天我们请来在工程训练领域有多年教学经验的几位专家,请他们就此各抒己见、贡献智慧。(中国教育报)

 

                                  拓展青年教师工程实践能力

                                  国家级教学名师、清华大学教授 傅水根

傅水根: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的评价体系过于重视学术与论文,忽视工程技术本身的创新与发展,使部分导师工程能力欠缺。这种环境下培养的部分硕士、博士走上教师岗位后,将上述特征遗传给学生。

实践教育是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生通往工程技术与社会企业不可或缺的桥梁。要培养复合型和创新型的工程技术人才,必须从改革工程实践教育开始。

但问题在于,我国高等工程教育的评价体系过于重视学术与论文,忽视工程技术本身的创新与发展,使部分导师工程能力欠缺。这种环境下培养的部分硕士、博士走上教师岗位后,将上述特征遗传给学生;国家层面没有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工程类学生参与工业实践的社会环境很不理想;在本科培养计划中,工程类学生校内的实践教学时间过短,仅3-5周,学生的实践能力很难达到应有水平;参与创新实践活动的学生数量较少,对普及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创新思维能力不利。这样,不仅使工程类本科生的培养质量难以达到社会的期望值,教育部所部署的“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也难以落到实处。实践教育出现的问题,集中反映在师资条件、社会环境、教学资源利用、实践教学时间和创新实践活动普及等方面。

实践教育改革应从何处入手?从拓展青年教师的工程实践能力来说,有三条途径:一是选派青年教师到企业挂职锻炼。像法国高等工程师教育那样,在国家层面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改善企业实践的社会环境,使企业承担起工程类教师和学生工业实践的责任,并享受相关的优惠政策。但在国家尚未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之前,高校领导应花大力气,为青年教师和学生疏通参与工业实践的渠道;二是在高校建立工程训练中心,以工程项目为牵引,为青年教师实施半年左右的培训计划;三是鼓励青年教师参与企业的工程项目,在完成项目中提升工程实践能力。

充分利用训练中心的优质实践教学资源。近10多年来,我国已建成一批国家级和省市级综合性工程训练中心,拥有丰富的实践教学资源,具有准企业的属性。不仅有常规机电训练的内容,而且扩充了数控加工技术、特种加工技术、快速原型技术等。通过动手训练和开设的系列课程,使学生学习各种常规和先进的工艺知识,初知企业管理,实现工程认知,在动手动脑中增强实践能力,培养创新精神。当前,“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寄希望于企业,落实起来有相当难度,如能纳入训练中心的工作范畴,势必有益于该计划的实施。

适当延长工程实践教学时间。面对丰富的实践教学资源,高校一般安排1-5周的实践教学时间。其中1-2周的,属于非工程类学生对工程认知的通识实践;3-4周的,只能重点选些训练模块,满足工程类学生一般性训练要求;即便5-6 周,也很难深入到解决工程技术问题中。如将训练时间增加1-2周,以工程项目为驱动的教学计划就有可能实施。这样,即使高年级学生也可通过深入的工程项目,共享教学资源,提升工程能力。

扩大参与创新实践活动学生的数量。目前,我国高校的各类创新赛事很多,但有的学校以培养代表队的方式参加,使参与创新赛事的学生总数不多。这种倾向有可能偏离开展创新赛事的初衷。要大幅度提高本科生的创新思维能力,除了强化工程训练外,需要采取措施,

筛选优秀的比赛项目,使更多的学生参与到创新实践活动中。

 

                                      实践教学还没有开发利用好

                                     国家级教学名师、山东大学教授 孙康宁

孙康宁:工科院校纷纷将人才培养目标定位为某某专业领域的高级人才,甚至是学贯中西的大家,似乎已不屑于工程师的培养,直接结果是在我国成为全球制造业大国的大好形势下,所培养的合格工程师的数量却严重不足。

工程实践教育的发展与人才培养目标和定位密切相关。从解放初期到恢复高考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工科院校将学生的培养目标定位于“未来工程师的摇篮”,虽有局限性,但务实的目标使学校即使在我国饱受西方和原苏联技术封锁的情况下,仍培养了一大批合格工程师,其中丰富的实践类课程,长时间的金工实习、生产实习、毕业实习,以及工厂企业的无私开放均功不可没。但是随着众多高校人才培养目标定位的拔高,教育规模的快速扩张,教育与企业利益的冲突,使我国工程教育及工程实践教育在有些环节已步入误区,实践类课的设置与时长也屡受冲击。比如工科院校纷纷将人才培养目标定位为某某专业领域的高级人才,甚至定位为学贯中西的大家,似乎已不屑于工程师的培养,直接结果是在我国成为全球制造业大国的大好形势下,导致一方面工科教育规模巨大,另一方面所培养的合格工程师的数量却严重不足这种矛盾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将工科人才培养模式与理科人才培养模式混为一体密切相关。据调查, 理论课与实践课争学时非常严重, 即使机械类专业金工实习(现已发展为工程训练)也已从过去的8周,普遍压缩到3- 4周,甚至有些只有2-3周,非机械类实习甚至被取消。很多学校生产实习几乎名存实亡,只是到企业走马观花(仅相当于过去某些课程的参观环节),毕业实习则很难走出校门。这些问题虽与企业缺少接纳学生实习的积极性有关,更多则源于对工程人才培养目标不切实际的拔高,因为类似理科的人才模式和质量评估体系使工程实践类课程的设置和学生的工程经历已不再重要,实践类课程的发展缺少必要的动力。加上高水平教师普遍不愿意从事实践类课程教学,传统的实践指导教师和实验系列师资地位逐年下降,新教师自身的工程实践能力也逐年弱化,所以相当一段时间,我国工程实践教育存在的很多问题是令人忧心的。

随着高校质量工程的实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的发布,尤其是对实践能力的重视,我国工程实践教育已开始回归工程教育本源。比如,“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的实施,在质量工程中33个国家级工程训练教学示范中心的建立,18门与工程实践有关的国家级精品课的评出,5个与工程实践有关的国家级教学团队的建立等等, 使边缘化的工程实践教学逐渐走入工程教育的主流,出现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在此,我就工程实践类课程的设置、教学方式、师资配置和内涵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足够时长的工程实践教育和工程经历是工程教育质量保证的前提,是区别理科教育与工科教育的重要依据之一。但是由于总学时的限制,新知识、新技术的不断增加,原有实践类课程或环节受到冲击在所难免,恢复原有实践环节与实践类课程时长是不现实的,因此实践类课程的设置必须有所创新。

应赋予实践教学新的内涵和观念。首先实践教学不是一个课程环节,应该是一个目前没有被完全开发利用好的极具价值的综合性教学方式。工程实践教育具有认知事物、理解事物能深入浅出的独特优势,因此实践类课程的设置不能仅局限于金工实习或工程训练等课程,其实它既可以是专业课,也可以是基础课、通识课。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专业知识通过实践课程来教授,汇集更多的文、理、工、管、医、艺术等学科的知识通过实践环节来认知,并开发出丰富的通识类实践课程。

通过设置新的多种形式的实践类课程,既可以保证足够时长的工程实践时间,也可以很好地改变传统的教学方式,如能实施,上述新的观念可以破解很多难题。比如可以大大增加实践时间,提高教师与学生的实践能力,吸引高水平师资从事实践教学,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压缩理论课学分,解决基础课、专业课学时不足等问题。

我国规模巨大的综合性工程训练中心在国际上具有独创性,集中了校内多学科的实践创新资源,尤其适合基础类、通识类实践课程的设置,新的实践类课程及其教学方式应该率先在工程训练中心进行实践。山东大学、西安理工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学校在实践类通识课的设立上已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值得关注。

 

                                         将工程训练纳入本科必修课

                                                       合肥工业大学教授华炳

朱华炳:播音员常把“铣工”读成“先工”,行政干部常说出有悖于技术常识的外行话,做设备贸易的人不知数控铣床和加工中心有何差别,不明白差不多的产品为什么价格却差一个数量级,这些都是工程素养缺失的严重后果。

播音员常把“铣工”读成“先工”,行政干部常说出有悖于技术常识的外行话,做设备贸易的人不知数控铣床和加工中心有何差别,不明白差不多的产品为什么价格却差一个数量级,这些都是工程素养缺失的严重后果。如何杜绝这些现象发生,通过全面开设工程训练课程可有效避免这些问题。

工程训练课程与早期针对机械专业开设的金工实习有本质提高。工程训练是在金工实习基础上的全面创新,赋予了丰富的教学内涵,创造准工业化生产环境,通过示范、示教、设计、实训、实验和综合创新制作,使学生自己动手完成一系列的工程训练项目,直接获得对现代工业生产方式和生产工艺过程的基本知识,接受生产工艺技术组织管理能力的基本训练。

高校课程分为通识教育必修课、通识教育选修课、学科基础和专业课程必修课、专业课程选修课。必修课由教学计划强制实施,选修课由学院或学生自行选择,往往由于时间不够而无奈舍弃。目前多数高校的工程训练教学基地已成为校内最大的实践教学平台,工程训练课程只在机械类和近机械类学生中开设,课程性质为选修课,时间被压缩且无开课保障,未将工程训练课程纳入所有专业的教学计划,优质教学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使不少专业的学生失去提升工程素养、锻炼实践能力的机会。为此,建议将工程训练课程像政治课和体育课那样确定为通识必修课,覆盖到本科所有专业课程教学计划。就像工科生要加强人文素养一样,文科生也要增强动手实践能力。如何实施这一设想?可从课程模块化、分层次教学、强化硬件平台建设着手。

从课程模块分类来说,工程训练课程通常是通过训练项目模块来达到教学目的。为满足不同专业的培训要求,适应各自的人才培养目标,应将该课程分成若干模块灵活组合,形成学时数不同的ABCD四类,A类主要对应机械类学生、B类主要对应近机械类学生、C类主要对应非机械类理工科学生、D类主要对应人文社科学生。

从教学内容选择来说,遵循教学认知规律,将课程教学内容分成四个层次。一是工程认知层次:工程认知参观、基本实训项目体验,注重趣味性、系统性,使学生认识了解工业系统、掌握基本工程常识。主要针对D类的人文社科学生。二是基础实践知识培养层次:开设通识基础实训项目,掌握基本实训的方法与技能,使学生具备认识工业系统、参与实训实验的能力。主要针对ABC类学生。三是综合实践能力培养层次:在掌握基本工程知识,具备一定的实践操作能力的基础上,以综合应用所学知识完成给定的工程项目,使学生体验到成就感。主要针AB类学生。四是自主创新能力培养层次:以项目形式进行组织和管理,学生组成若干团队,自拟题目、自行设计方案、自主完成制作过程。主要针A类学生和部分其他类感兴趣的学生。

从硬件平台建设来说,应以工程训练中心为依托建立课程实施平台。在“大工程”意识的指导下,构建以认识工业系统和了解工程常识为主要目标的工程认知教学平台,配置冷热加工平衡的机械制造基础平台、现代制造技术平台、电工电子训练平台和综合创新活动平台, 进一步可考虑设立土木水利类训练平台,给予学生充分的训练活动空间。

                                                        -------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2011年10月31日高等教育周刊专版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