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东北大学与刘长春的奥运传奇  

2012-02-05 12:59:57|  分类: 教育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7-4  中国教育报4版  ■东北大学史志编研室 王国钧

东北大学与刘长春的奥运传奇 - 闲来品茶 - 闲来品茶的教育博客

刘长春准备起跑

 

       刘长春是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中国体坛上升起的一颗新星。1932年,他代表中国参加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第十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这是中国第一次派人参加奥运会的正式比赛,而且刘长春又是唯一的运动员,因此他被誉为中国奥运第一人

  慧眼识人,学徒工被“破格”录取为大学生,是刘长春走上奥运之路的起点

  刘长春是一位在短跑方面颇具天赋的少年。14岁时,其100米跑成绩已达到11秒8;400米跑成绩已达到59秒,显示出了他的潜力和前途。然而由于家境贫寒,升入初中后他只读了一年就辍学了,不得不进入大连玻璃厂当了学徒工。后来,东北大学的工作人员了解到了他的相关情况,将其带回沈阳,“破格”录取为东北大学的预科生。东北大学慧眼识人,把这位险些被埋没的人才发掘了出来。

  刘长春由学徒工变成为大学生,是其人生旅途中的重大转折,亦是刘长春奥运之路的起点。因此,刘长春何时进入东北大学成了人们关注的重点。关于刘长春进入东北大学的时间,在他自己的回忆文章《我国首次正式参加奥运会始末》(载《文史资料选辑》第70辑,中华书局出版社,1980年7月。笔者在本文中引用的刘长春的话均摘自这篇写于1979年的文章)中是这样说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被东北大学赴大连比赛的足球队发现,我辞去大连玻璃厂学徒工的职务,进入东北大学(校址在沈阳北陵)体育系读书(实为体育专修科)。”另有资料说,此次去大连比赛的东北大学足球队是由张学良校长之胞弟张学铭领队,是张学铭把刘长春带回沈阳,将其“破格”录取的。由此说来,东北大学足球队去大连比赛的时间就是刘长春进入东北大学学习的时间了。

  历史档案文献记载,东北大学自成立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的8年时间里,东北大学足球队赴大连比赛只有过一次,其时间是1928年11月,这支足球队回沈阳的时间是11月20日。也就是说刘长春进入东北大学的时间应是1928年11月。

  东北大学于1926年10月创办了《东北大学周刊》(以下简称《周刊》),内设有校闻、学术、文艺等栏目,每周出版一次。其中,“校闻”栏目主要记述一周内学校发生的重要事件。1928年11月出版的《周刊》在“校闻”栏目中,记述了东北大学足球队去大连比赛的实况,从中完全可以判断出这支足球队去大连的时间。《周刊》第五十八期(1928年11月出版)在“校闻”中,《远征大连之足球队凯旋返校》报道:“本校足篮球队,于上星期远征大连,与该地之青年队、隆华队,以及其他之工业专门学校等,作足篮球之比赛,一帆风顺,百战百捷,洵为吾校之空前光荣。于二十日晨七点钟归校。至于在连埠其他详细之经过,容访再志可也。”

  《东北大学六周年纪念增刊》上载有樊广武的文章《六年来之东大体育》,概述了“东大历届对外之球术比赛”;《东北大学一览》(1936年)在“体育史略”栏目中也对东大历届对外之球术比赛作了简介。这两件历史文献都载明,东北大学派足、篮球队赴大连比赛,只有过一次,时间是在1928年11月,回校时间是1928年11月20日。

  当年,同足球队一起赴大连比赛的东北大学篮球队队长陶鹏飞(理学院化学系学生),在其1993年3月撰写的回忆文章《忆东北大学体育的发展及闲话“我与篮球”》(载于东北大学台湾校友会编《东北大学七十周年特刊》)中有这样一段话:“次年(指1928年---作者)东大篮球队在北平清华园参加‘华北运动会’的球术比赛,又远征大连及旅顺,和几个日本队作友谊比赛,我们也是赢队,这次(也有东大足球队同行),最大的收获是遇到了刘长春、于希渭、庞世荣,并吸收他们都转入东北大学,为后来的华北运动会和全国运动会,打下了冠军的基础。”

  在1929年3月刊行的《东北大学概览》载有“东北大学各学院学生名录”,在预科一年级的名录中找到了上面提到的被“破格”招入东北大学的刘长春、于希渭、庞世荣的名字。在文学院文预科一年级的名录中列有刘长春、于希渭的名字。刘长春名字下面记载的内容有:次章仙阁,年龄二十一,籍贯大连,永久通信处是大连市外沙河口管内小平岛……这份史料不仅进一步证明了刘长春等三人入学的时间是1928年末。而且还说明了他们入学时分别是文预科和教育学院预科的学生。
    精心培养,名师指导,刘长春登上远东短跑王的宝座,为参加奥运会创造了前提条件

     1928年末,东北大学“破格”录取一批新生,源于张学良校长制定的招生政策。张学良任校长后不久提出,东北大学要注意招收体育好的学生和运动员。此时正值第十四届华北联合运动会即将在沈阳举行。这届运动会是以各学校为单位派运动员参赛,东北大学将刘长春等学生招进学校,也是为参加第十四届华北联合运动会作准备。

张学良校长为了培养更多的体育人才,在其主持之下,东北大学于1929年在教育学院成立了体育专修科(以下简称“体专”),9月新生入学。刘长春这时被学校由文预科“破格”转入“体专”,进行全面的培养和深造。

体育专修科学制三年,设有内堂课程和外堂课程两种。内堂课程有国文、英文、体育原理、体育史、各种运动规则、生理学、卫生学等近30门;外堂课程有球术、田径赛等课程。体育专修科主任是著名教授郝更生,任课的有吴蕴瑞、宋君复、申国权等。从此,刘长春得到了体育方面的系统培养。

1929年10月,学校又高薪聘请德国著名运动员步起到校担任东北大学田径队教练和刘长春的指导教师。时为东北大学法学院政治学系一年级(第二班)学生樊广武(当时的铁球运动员)在《东北大学六周年纪念增刊》上面撰文---《六年来之东北体育》,对东北大学聘请步起一事有如下评述:“中日德大会(指中日德三国运动员田径邀请赛)告终,学校鉴于中国选手之失败,不完全是体力关系,半是由于方术之不善,所以出巨资邀请著名之德国选手步起为田径赛指导员。步氏为德之体育界健将,肄业于德国体育大学,曾参加国际赛会凡十有五次,所学既富,经验尤丰,此番能在我校担任指导实为我校之幸也……”

刘长春对聘请步起一事也有回忆:“中、日、德运动会后,张学良不惜金银,又将德国田径队队长步起留在东北大学当教练。步起……技术全面,我在起跑时,他能扶住我的腰背部一同前进。”

刘长春在东北大学的四年学习期间,经过学校的精心培养又加上自己的努力拼搏,短跑成绩不断提高,先后参加第十四届华北联合运动会、中日德三国运动员田径邀请赛、第四届全国运动会等大型体育赛会,均取得优异的成绩。在第十四届华北联合运动会上,刘长春获100米、200米、400米三项第一,均创全国纪录;在中日德三国田径邀请赛上,刘长春在100米、200米比赛中,虽然均居第二,然而,他取得的10秒7和21秒6的成绩,都是当时远东地区的最好成绩,他登上了远东短跑王的宝座。刘长春自己对此次邀请赛有过如下回忆:“……在百米决赛中,我仅以一吋之差落于德国选手彦鲁特拉比尔之后,而战胜了另一名德国短跑健将;二百米决赛同样德国第一,我居第二,日本选手河冈健次和今井,完全被我压倒……”

在第四次全国运动会上,刘长春一个人就取得100米、200米、400米三项冠军,获男子个人总分第一。刘长春的四百米成绩创全国运动会新纪录。

校长解囊捐资,中华体协全力帮助,刘长春赴美参赛,成为参加奥运正式比赛的第一位中国运动员

  中国人参与奥运活动始于1922年。这年,中国人王正廷(时任北洋政府外交总长)被国际奥委会选举为国际奥委会委员。在这之前中国政府当局一直对奥运会采取冷漠的态度。直至1931年,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了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为中国奥委会,中国运动员才由此开始取得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然而,对即将召开的第十届奥运会,中国政府当局又以“准备不足”、“无经费”为由,决定不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

  日本侵略者乘机导演了一出所谓“刘长春代表满洲国参加奥运会”的闹剧。1932年3月,日本把清废帝溥仪扶上台,出任“执政”,在我国东北地区成立了所谓“满洲国”,并设法提高“满洲国”的知名度,借以取得世界舆论的认同,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受其控制的《泰东日报》刊登了所谓刘长春等代表“满洲国”出席第十届奥运会的“消息”,说什么“世界运动会,新国家派选手参加,刘长春、于希渭赴美”,“奥林匹克大会复电承认‘满洲国’的建议,且要求‘满洲国’速交国旗与国歌等等”,造谣惑众,闹得甚嚣尘上。

  面对这个形势,被当时媒体称为“我国第一次参加世界运动大会之主要发起人”的东北大学“体专”主任郝更生教授,提出了中国应派刘长春、于希渭为运动员参加第十届奥运会,这样既可粉碎日伪阴谋,又能为中华民族争气。为此他积极做了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方面积极地与中华体协取得联系,其主张得到中华体协王正廷、张伯苓等人的完全赞同;一方面积极开展为参赛运动员、教练员募集经费的活动,此项工作得到了张学良校长的热情支持,解囊捐资8000元进行赞助。关于郝更生的工作,刘长春在其回忆文章中有这样一段叙述:“世界运动会已经十届,自一九二四年起我国虽然就与奥运会开始联系,一九二八年也曾派宋如海前往参观,但中国素取漠视态度,从未正式参加。本届世运会,政府有不及之参加经费,不派选手之宣告。至此,正是日人代满洲国在国际间搬弄是非一绝好机会,故我国在这种形势下非派选手参加不可,否则,不足以攻破仇人之奸计。当时身为东北大学体育系主任的郝更生,为此事可算尽了大力。此人通晓国内外政治经济,社会活动能力很强,他依着与校长张学良的频繁往来和张氏本人的热心奖励,私人从张学良手中筹措八千元。”

  关于出资赞助刘长春等赴奥运会参赛一事,张学良校长与他的高级幕僚王卓然有过如下的对话(引自刘恩铭主编《张学良将军生活纪事》,辽宁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1932年,张学良校长听到了政府当局不给赴美参赛运动员出钱的事之后,找到了王卓然问道:“迥波,你说说,这种出外参加比赛,为国争光的好事,政府为什么不支持?”

  “听说总司令为这件事发大火,别人谁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没事找事。”王卓然接着又说,“东北丢了,不少人垂头丧气。这种时候,能有个东北人,特别是东大的学生,有机会到国际上显显身手,对大家也是个鼓舞,谁不高兴,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哎呀!你也太怕事了。凡事总得有个是非曲直,出国参加比赛,这本来是件好事,怎么能因为总司令不支持就做不成了呢?”张学良又放开了嗓门,“政府不支持我支持!”“这个钱我出!”

  郝更生在回忆录中说:“民国二十一年,第十届世界运动会在美国洛杉矶举行,沦陷后的东北已经成立了伪满洲国傀儡组织,我听说,日本人决以伪满洲国的名义,派遣短跑选手刘长春出席世运。刘长春曾是东北大学的学生,他的短距离跑成绩,可能在世运会上得分。那一年,全国上下,抗日情绪高涨,我们抵死不愿承认满洲国,更无论日人要派满洲国的选手参加世运。因此我得知这个消息,内心至为愤慨。后来,获得时在北平的张学良将军协助,刘长春乃得以我国选手的身份,第一次将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插在洛杉矶世运会场上。”(《郝更生回忆录》,原载1997年4月《传记文学》(台北)第十卷第四期。)

  得到了张学良校长的经费资助时,虽然已超过了国际奥委会规定的运动员报名截止时间(1932年6月18日),中华体协还是积极地与国际奥委会联系,请求“通融”,为刘长春、于希渭报名,并于6月25日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照准”的复电。中华体协遂为赴会者购到了7月8日赴美的船票。几天后,即1932年7月1日东北大学在北平彰仪门大街的东北大学南校(1933年7月之后称该校为东北大学第一分校),举行包括“体专”在内的共17个系(科)303名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张学良校长亲自莅会训话。对于张校长的训话内容,可能是由于立场不同,出现了不同的记述:7月2日出版的《大公报》报道“东北大学举行毕业典礼”的消息时,强调张学良训词的主要内容是“希望不要忘记故乡”,“我们时刻不要忘记,将已失去的东北夺回来”。

  刘长春在回忆文章则说:“在一九三二年七月一日东北大学体育系毕业典礼上,张学良亲自宣布刘长春和于希渭为运动员,宋君复为教练员,代表中国出席第十届奥运会。”

  至此,东北大学与中华体协联手完成了为刘长春赴美参加第十届奥运会的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

  第二天,即7月2日,在郝更生教授及其夫人高梓的陪同下,刘长春和宋君复乘车赴沪。7月8日,上午9时半在上海新关码头,举行中华体协主席董事王正廷向刘长春的授旗仪式,为其壮行。随后,刘长春、宋君复即乘船启程赴美。7月29日到达洛杉矶。30日下午,第十届奥运会举行开幕式,参加入场仪式的中国代表队共6人,第8位入场。刘长春执中国国旗昂首阔步走在队伍的前列,后面有沈嗣良(中华体协总干事、时任上海圣约翰大学校长)、宋君复、刘学松(中国留学生代表)、申国权(在美的原东北大学体育教授)、托平(美籍、任上海西青体育主任)。

东北大学与刘长春的奥运传奇 - 闲来品茶 - 闲来品茶的教育博客

中国队派出的以刘长春为唯一运动员的代表团参加了第十届奥运会。这是中国队在入场式中。

 

  刘长春参加的100米和200米预赛,分别于7月31日和8月2日举行。由于乘船在海上漂泊20多天,筋疲力尽,体力没有得到恢复,分别获预赛的小组第5名和第4名,未能进入决赛。但是,这是中国人首次走上了奥运会的赛场,为中国的体育事业发展谱写了新篇章,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