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狼爸"萧百佑的棍棒哲学  

2012-02-06 15:01:59|  分类: 家庭*幼儿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狼爸"萧百佑的棍棒哲学

    在"美国虎妈"备受争议之时,又来了个"中国狼爸"。他创造了"一门三北大"的奇迹。他自诩有一套特殊的家庭教育模式。在网络上,以"打"为法宝的"中国狼爸",再次掀起对中国教育模式的讨论          

                                                          法治周末记者 高 欣

    

    2011年11月14日,一位“总是保持一贯微笑”的胖胖的商人,出现在江苏教育电视台《现在开讲》的节目中。

    在节目里,他一边颇为得意地讲述自己“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的教子心得,一边还拿出了教子工具———鸡毛掸。

狼爸萧百佑的棍棒哲学 - 闲来品茶 - 闲来品茶的教育博客

   

    挥着鸡毛掸,他笑着说:“这是最新的一根,前面不知道打坏了多少根。”

    而另一个重要的管教工具———藤条,没有露面。它在《所以,北大兄妹》那本书中出现的频率远远高过鸡毛掸。

    任何人听到“狼爸”萧百佑的“棍棒教育”理念后都无法淡定。有人全力支持,有人猛烈抨击。

    今年6月,讲述教子心得的《所以,北大兄妹》一经问世,作者萧百佑便被推到了中国家教模式大讨论的前台。“狼爸”比“虎妈”更惹人争议,因为“虎妈”只限于胁迫,而“狼爸”却要见于皮肉。

    面对争议和责问,一身好厨艺的萧百佑似乎很有自信。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对于家教,我说的一定对!”

一门三北大

    两年前夏天的一条短信,让萧百佑从此骄傲地昂起了头。

    这条短信在萧百佑的手机上被重复发送了6遍:“萧尧、萧君分别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和法学院录取为2009年度新生。”

    “这么多年的辛苦教育和等待,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刻。”萧百佑清楚地记得,当时看到短信,他在武汉天河机场尖叫了起来。

    今年夏天,他的二女儿萧箫也考入了北京大学。顿时,“一门三北大”被视为“奇迹”。

狼爸萧百佑的棍棒哲学 - 闲来品茶 - 闲来品茶的教育博客

儿子萧尧、大女儿萧君在北大西门合影

 

    作为父亲,萧百佑也开始穿着他的背带裤,面带着一贯的微笑,到处推广自己引以为豪的“萧氏教育哲学”,无论反对和质疑的声音有多大。

    出生于广东的萧百佑和他的香港籍妻子共育有四兄妹:哥哥萧尧,妹妹萧君、萧箫、萧冰。四个孩子,两个在香港出生,两个在美国出生。

    之前,萧百佑给萧箫设定的目标是西点军校。但由于西点军校的学生毕业后要服役五年,萧百佑怕女儿受不了,最终还是转向了北大。

    “一定要让孩子读最好的学校。”这是萧百佑的原则。

    比起趋之若鹜的“出国热”,萧百佑却让有着香港和美国身份的四个孩子都选择了内地的大学。小女儿萧冰也已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准备走古筝专业。

    萧百佑说:“香港有香港的教育模式,我认为中国人的孩子,还是在中国内地接受教育好。内地的教育还是有一个很好的体系。”

    至于为何选择北大,最爱读《毛泽东选集》、自称是“毛主席的好学生”的萧百佑对记者这样解释:“我和我妻子都是文科生,所以我只了解文科的大学。我的孩子选的也是文科,所以我推荐的是文科大学。在中国,毛主席在北大图书馆工作过,所以,我给他们定的目标是北大。”

    在当今中国“重理轻文”的学科观盛行之下,萧百佑却坚信:“国学才是正统,理科永远是文科的使用工具。”在文科的大范围之中,“狼爸”才给予孩子们具体选择哪科的自由。

    萧百佑觉得,在读书这个阶段,孩子们考上北大,就是成功。但这只是在应试教育上的一个成功。

    在书中,萧百佑曾说,要带着孩子们向着应试教育这个“唯一目标”前进。但他又对记者说:“从来没有‘唯一’。但成功可以分析、分享。”

    “成绩是学习上的标尺。”他认为,判断一个孩子进步退步、可不可交的标准,就是成绩。但他又言,绝不要一味地关注成绩。

    “没有矛盾,很好理解,那就是传统的经典。”对于一些看似矛盾的说法,他都归于传统,并不细加解析。

    萧百佑认为,现今中国,“13亿人,除了考试外,没有更加公平的方式”。于是,他用一种不信任“素质教育”的姿态,举着藤条和鸡毛掸,与孩子们一起直面“应试教育”。

    “素质教育是重要的,但是在中国应试教育大环境下,又怎么能保证素质教育和谐地发展呢?”他说。

“打”是一种文化

    “狼爸”教育理念中,最惹争议的部分,必然是在“打”上。“打孩子”

    应不应该,各说各的理。萧百佑的主旨似乎上升得有些牵强,他说:“责打就是对孩子最大的爱护和保护。”

    在萧家,只要是“狼爸”认为“该打”,孩子们就得乖乖地伸出手来,接受惩罚。

    “藤条是个好东西,打了不伤筋骨,但绝对的疼,疼了才能记住!”正是这句话,让很多人毛骨悚然。

    在一次饭局上,面对向他取“教子经”的朋友们,萧百佑站起来,郑重地说:“他们全都是打出来的!是硬生生打出来的!”言罢,席间一片吃惊。

    儿子因为迷恋植物而导致成绩下降,他打;女儿放学等不到妈妈来接、到同学家玩,他打;看到儿子在吃同学请的小吃,他也打;女儿用跟同学借来的钱买漂亮文具,他也打……每次藤条落下,都是“真材实料”,必出伤痕。

    他的妻子在孩子被打之后,扮演上药的角色。外涂的万花油,四个孩子有时候轮着用,有时候一起用。各种治疗外伤的药品,萧家的医药箱里几乎都有。

    萧百佑承认,每次打孩子时,都是“打在手上、痛在心里”,但他还是不会心软。

    “(打孩子时),唯一的想法就是‘钢铁是这样炼成的’。中国的孩子没有洗礼、没有圣母,所以中国的孩子只能世袭。父母给他什么,他就传承什么。‘打’就是我个人认为的洗礼,就是我给孩子的圣经。”他说。

    萧百佑将“打”称为一种文化。在他看来,“打”就是惩罚,有理有节的惩罚就是“文化”。

    “惩罚在传统教育中的地位和作用,就像每一位帝师从皇上手里接过来的那把‘戒尺’一样的作用,原则是善用、能用、敢用。”他说。

    “狼爸”对孩子们的惩罚没有上限,因为“错误没有上限一说”。

    有一次,小女儿萧冰挨了打。因为要练琴,萧冰不能打手,只能打小腿,上面全是血印。萧冰的姑妈边哭边给侄女洗澡、数着被打的血印。萧冰却冷静地说:“姑妈你别数了,28下。”

    萧百佑一再强调,自己的“打”是以讲道理为先的。而且他觉得,自己已经“打”得很科学了,也有一套严格的规矩:

    幼儿、小学这样的性格成型期,一定要严厉管教,犯了错误就打;只打手和小腿,身体其他部位不打;一个孩子犯了错误,其他孩子都必须在旁边站一排,一起听从教诲,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挨打;打之前告诉孩子要打几下,让孩子自己数,不多打也不少打,数错一下罚十下……

    在老大萧尧刚出生时,萧百佑就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用最传统、最原始的古老方法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他不仅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还相信“藤条底下出才子”。

    “几千年大家都在用的有效的东西就是传统。以孔子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中,有关教育方面就是传统教育。传统的(教育)才是正统和最好的,概括起来就是:德、智、体、能、礼、义、廉、耻。”“狼爸”坚信,“打文化”中透出的,就是这些传统教育的精华。

萧氏的民主

    萧百佑的理念是传统的,他喜欢在子女面前有一种“君临天下”般的威严。

    “在我的家庭里,我就是皇帝,是天,只要我提出的要求,孩子们必须无条件服从、遵守。”他认为,传统的家长式教育制度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要把父母变成孩子的“皇帝”,而非如今千般宠爱于一身的“小皇帝”教育法。

    每年,萧家都有一次全家旅行。孩子们回忆道:“在这种时候,别的父母都唯恐孩子在旅途中吃苦,给孩子们最高级别的享受,但是我们家却是个例外。有一年全家一起乘坐火车出门旅行,爸爸和妈妈享受的是豪华软卧包厢,真的是很舒服啊,我们特别羡慕,可惜我们四个孩子却只能独自坐在普通的硬卧车厢里,每次有需要的时候,就要一起穿越‘千山万水’,穿过拥挤的人群,走过好几个车厢才能找到爸爸妈妈……”

    这就是“萧氏民主”的一大表现。萧百佑对孩子们这样解释道:“民主,民主,什么是民主?你是民,我是主,这就是民主!”

    四兄妹在家的读书环境,被萧百佑设计得像大学图书馆。“一张大铁桌,几盏台灯在上面。桌子大概长六七米、宽两米,是我专门定做的。有时不止兄妹几个一起读书,亲朋好友的孩子来了,也能一起围桌读书。”他说。

    在家里,孩子们读书做功课的时候,妈妈要在旁边看着,零个人空间;在学校,孩子们不能交朋友、不能参加课外活动、想去同学家玩一定要“上报”。

    萧百佑认为,为父一定要严。他还总结出了“严父”必备三条守则:监督、训斥、惩罚。即:布置任务、定时监督;完成不好,加以训斥;训斥之后,棍棒伺候。

    而他的严还不仅限于此。

    在四个孩子还小的时候,萧百佑经常把他们带到自己公司楼下的麦当劳里,放下他们背书,自己去上班。下班后,他会去检查孩子们的背诵情况。

    如若孩子们将任务圆满完成,他会有所奖励。但奖品一共只有一包小薯条,四个孩子分。如今想起,孩子们依然觉得当时的情景有些可怜。

    与可怜的奖励机制相比,“夏天不允许开空调”的家规,让孩子们在苦熬中度过了南国的炎炎夏日。

    萧百佑解释道:“孔子、孟子没空调,毛泽东、蒋介石没空调,我小时候也没空调。挥汗如雨才知将来用什么来换舒适。”

    然而,萧百佑对妻子却异常宽容。妻子的房间可以开空调;妻子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对妻子提出的要求,他都无条件服从。只是在孩子的教育上,妻子必须全力支持、配合自己。

    在孩子们的眼里,父亲虽然很严苛,但有时也很有趣。

    萧尧曾在《我心目中的爸爸》里写道:“家里的家具、电器、各色用品,他一不顺眼就扔。要用时,又嚷嚷着说,怎么不见了。待到弄清自己才是始作俑者时,又罪不责己地让人跑去再买一套回来。我们都知道,这套新买的家伙也逃不掉被扔的命运。”

棍棒下的爱

    萧百佑认为,人生的意义是规划出来的。

    婚后,他一度的规划是要有六个孩子,这项伟大工程,终因家庭经济问题而在数目上减为四个。

    对于四个孩子的家庭,家务活可以让子女共同承担,坐火车也可以让他们一起去坐硬卧车厢。这对于独生子女占很大比例的中国家庭来说,不免有些不切实际。

    但萧百佑不这么认为。当记者问及“如果您只有一个孩子,您还会不会这样教育”时,他回答道:“只要是孩子,就是这种精确的家教。”

    萧百佑似乎在追求一些极致、纯粹和传统的东西,无论这种东西世人如何看待。对于自己,他的评价也颇为得意:“作为父亲称职,作为丈夫伟岸,作为商人诚信。”

    他甚至会有些大言不惭地对子女们说:“爸爸有世界上少有的心胸,爸爸容下了天下很多人容不下的东西。”

    上世纪80年代,萧百佑毕业于暨南大学国际金融系后,被分配到曾盛极一时的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任职,并曾一度成为当时广东省最年轻的副科长。

    公司关闭后,他下海创业。几经辗转,如今他主攻奢侈品经营。“白手起家,挣扎着独善其身”,这是儿子萧尧对父亲的评价。

    对于自己年轻时的成就,萧百佑都归功于自己的母亲。他说:“当年,正是我的母亲,一下下用‘棍棒’

    打出了广东省文科高考第8名的才子、曾是广东省最年轻副科长的我。”

    在萧百佑的眼里,母亲“不识字、善良、勤劳、坚强、宽容”,给他早年的教育“传统、严苛”,每天两顿以上、不说道理地打自己的儿子。

    萧百佑的爸爸在他上大学后才回到他和母亲身边。所以,对他影响最大的是母亲。他也坦言,自己现在的理念,有一半来自于母亲。

    “当时的社会环境就是这样,物质一穷二白,精神则完全疯狂。母亲对我有暴打的成分,她不认识字,但却把我教正了。她打我和我现在打孩子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对孩子的爱。”他回忆道。

    出于这种“爱”,萧百佑有时会承认自己在家是个专制的人。他说:“我需要知道,这一切是我所能控制的,他们(孩子们)是我所能控制的。”

    如今,三个子女已开始大学生活。面对这种新的情况,萧百佑这样总结自己的掌控欲:

    “如果家长都控制不了家庭,那家庭必失控。这与掌控欲无关。就等于指挥中心控制不好,哪有天宫一号。我不是控制孩子,我是控制局面。孩子考上了大学,那他们就是轨道上的天宫一号。”他说。

坚信自己的教育

    “对我们来说,童年意味着学古文、学知识、学道理和百分之百地放弃自由,还要遵守爸爸定下的各种‘奇怪’而严谨的家规……”忆及童年,萧尧这样写道。

    在萧家,这位“接到电话说马上就到、其实还在家喝汤”的父亲,给四个孩子定下了几条铁一般的家规:不允许看电视、不允许自由上网、不允许随便喝可乐、不能随便打开冰箱门、不能吹空调。

    而对于学业上的目标,也颇为严苛。比如:班里的排名不能在五名之外,保证前三名等。

    对此,萧尧说:“事实上,同学们都说我们的家庭生活是无法忍受的,那些父亲制定的‘清规戒律’是会让孩子想自杀的,但我并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过着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守着的就是这样的规矩,我早已经习惯了。”

    萧冰回忆,有一次练古筝后,她对萧百佑说:“爸爸,我今天弹了四个小时的琴,你要奖励我!”萧百佑笑着说:“好,看你乐在其中,奖励你再弹两个小时。”

    对于父亲的这种教育观念,萧尧总是有些“阳奉阴违”,他甚至想过离家出走,但因为“没钱没朋友”,只好作罢。“萧尧读大学后跟我有谈过(关于我对他们的教育方式),他说‘存精去粗’。”萧百佑对记者说。

    对比孩子们的童年,萧百佑的童年却有着更多快乐。

    他说:“我们一放学就踢球,踢到天黑才回家,平常也经常和一群孩子玩泥巴,跟大自然很亲近。那是那个时候孩子的快乐,现在孩子的快乐,是建立在他们接受知识、丰富知识、健康成长、跟父母可以经常沟通的基础上的。”

    然而,他承认,这是他自己“要求的快乐”。“你问小孩子什么叫快乐,他们是回答不了的,或者说他们的回答不全面,也不准确。”他说。

    虽然四个孩子的童年在学古文和挨打中度过,但萧百佑却不让他们参加学校正常课程外的任何文化课教育,比如奥数。他觉得,像奥数这样的课外教育,都是“多余的、拔苗助长的”。

    在其他孩子端坐在奥数班里学习时,萧百佑的孩子们则在家里,“学规矩,学好老师正常的教育”。

    萧百佑希望,自己的“教育哲学”能够获得更大范围的“推广”,他的终极目标是,办一间“小学堂”———“大概300亩的山水地,岳麓书院的模式,康熙教乾隆的方法。加修外语、电脑。孩子们寒暑假来这里快乐成长。”

    而现在,“狼爸”希望得到各方的反驳。因为这样,他就可以用自己坚信的“中国传统教育精髓”去反驳。

    作家江小鱼曾写道:“在应试教育日趋破产、素质教育漏洞百出的时代,如何教育我们的孩子已经成为了时代最重要的课题。”“狼爸”也继“虎妈”之后,再次将这个课题推到台前,让我们不得不去面对、不得不陷入深思。(2011-11-24法治周末第17版)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