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北大校长拥有多达11名助理 远超国务院各部部长  

2012-07-04 15:06:51|  分类: 高校与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7月04日  来源:广州日报  

        近日,网友“摆古论今”微博透露,北大官网公布校领导机构设置中存在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等共计27(2人兼任)人,引发一阵声讨,称“北大沦陷”,并评价说:“你们让胡适、蔡元培、严复,这些老领导汗颜啊!”学者称,高校行政化日趋激烈,去官僚化是教育改革的重中之重。

     

北大校长拥有多达11名助理 远超国务院各部部长 - 闲来品茶 - 闲来品茶的教育博客

 

  校长牛过部长?

  一个副部级的高校校长都拥有11位助理,那么中央政府各部委的部长们又有几位助理呢?对此,记者专门查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门户网站,发现各部委部长助理的数量都很少:其中最多的是商务部和财政部,均为4人;其次为教育部和公安部,均为2人;再次是文化部,仅为1人。

  此外,记者发现,清华大学的校领导机构没有设置校长助理,但是各级别校领导总数也达到了23人。中国人民大学的校长有6位助理,但是校领导机构的人数则比北大和清华要少,仅为16人。

  高校行政化实为浪费

  对此,记者专门采访了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博士。他表示,无论是北大的27人,还是清华的23人,或者是人大的16人,实际上都太多了,“早在几年前,中国的高校领导机构人数仅为13至14人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这种弊病。”

  他还透露,国外的高校,校长级别的领导一般也就3至4人,反观国内,往往是一个校领导就能出20多个副局级以上的干部。他指出,高校的行政化和官僚化往往会造成教育资源的极大浪费——师资有限,人的精力和资源也有限,本来是搞教育的人都忙着去当官了,必然会对学校的教学产生极大的影响。面对当前中国的教改难题,高校的去行政化、去官僚化乃是当前高等教育制度改革中的重中之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北大回应设11名校长助理:属兼职

    面对“北大校长拥11位助理被指浪费教育资源”的质疑,北京大学昨日回应称,有关媒体的报道表述内容与北大实际情况不符。

  《新京报》报道,北大在声明中说,大部分校长助理属兼职服务,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北大校长助理的本职工作还是教学和科研,他们兼职协助分管校长处理相关事务,这在北大是常态。”

北大设11名校长助理引发质疑

  有媒体报道称,北大官网公布校领导机构设置中存在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等共计27(2人兼任)人,引发“校长牛过部长”的质疑。

  该报道还将北大与其他高校、一些部委进行了比较:一个副部级高校校长都拥有11位助理,而各部委部长助理的数量都很少:其中最多的是商务部和财政部,均为4人;其次为教育部和公安部,均为2人;再次是文化部,仅为1人。

  报道还援引专家分析称,面对当前中国的教改难题,高校的去行政化、去官僚化乃是当前高等教育制度改革中的重中之重。

发表声明称校长助理非“校级领导”

  北大昨日在声明中说,北大的11位校长助理是根据工作需要设立的服务性岗位,大部分校长助理在学校是兼职服务的,他们或是某个院系的教授,或是某个职能部门的负责人。

  声明称北大校长助理的设置不同于其他国家行政机关的“部长助理”职位,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并非所谓的“校级领导”。

     

调查:11名校长助理均有其他职务

  在北京大学官网“北大概况-领导机构”一栏中,列出了该校领导及姓名,行政领导方面,校长1名,常务副校长3名,副校长5名,校长助理11名。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11名校长助理确有其他职务岗位,曾经或正在担任职能部门或相关院系负责人。

  其中,史守旭系深圳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

  张维迎系原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李晓明系该校副教务长、211/985工程办公室主任;

  朱星是该校原科研部部长,现任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副主任;

  马大龙担任北大人类疾病基因研究中心主任;

  李强是社会科学部部长;

  张宝岭是后勤党委书记、北大工会兼职副主席;

  邓娅是教育基金会秘书长;

  程旭是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

  黄桂田担任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

  马化祥是党办校办主任。

  这证实了他们并非专职担任校长助理。比如说张维迎,虽然目前不是相关部门或院系负责人,但他是任职光华管理学院院长期间才担任校长助理的,并参与设计了2003年的北大人事制度改革。他卸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后,仍担任校长助理的职务。

延展:高校设置校长助理成常态

  在北京的七所“985高校”(即俗称副部级高校)里,除了清华大学官方网站的“领导名单”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否有“校长助理”外,其余几所高校均有校长助理。

  其中北大有11人,人大有6人,中国农业大学1人,北京师范大学3人,北京理工大学3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人。其实京外的985高校像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厦门大学等均有校长助理的设置。

  和北大的情况差不多,这些校长助理本来就有自己的其他职务。以北京师范大学为例,三名校长助理中,曹卫东是党办校办主任,杨耕是北师大出版集团总经理,张凯是北师大资产管理处处长。ww

      不少副校长当过校长助理

  在上述校长助理中,有不少“校长助理”后来升职为“副校长”。有教育界分析人士认为,“校长助理”有时候是升迁途径之一。

  如北大现任副校长刘伟曾担任多年的校长助理兼北大经济学院院长;人大刚刚获任的副校长刘向兵和查显友,均有“校长助理”的履历。刘向兵担任“校长助理”期间的职务是党办主任,查显友担任“校长助理”期间的职务是财务处处长。

  上个月刚刚获任的农大副校长龚元石,也担任多年的“校长助理”职务,但他是发展规划处处长兼任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复旦大学副校长陆昉曾担任过校长助理、教务处处长。

  北京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李和章,也曾担任过该校的校长助理。

  现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孙其信在中国农业大学期间也曾担任过“校长助理”职务,之后还担任过中国农大副校长。

■ 专家观点

“校长助理职位存在潜在利益”

  昨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采访时表示,“校长助理”的岗位都是由高校自己设置的,论行政级别还多是“处级干部”,确实不占用专门的岗位和行政级别,但“校长助理”的头衔仍能带来很多潜在利益。

校长助理可获取更多学术资源

  熊丙奇认为,如果像北大声明中所称,“职位的设立并不占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他们兼职协助分管校长处理相关事务”,即便不设置这样的头衔,这些人也一样可以协助校长来发挥作用,“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很在乎这个头衔,获得这个头衔后,可以提高自己的身价,获得更多的学术资源”。

  熊丙奇解释说,“校长助理”的头衔给外面的感觉就是校领导的级别,可在学术交往中抬高自己的地位,如果他们申报学术课题,能很好地为自己获取学术资源服务,能为自己带来教育声誉和学术资源,“这到底是校长助理为学校服务,还是学校为校长助理服务?”

岗位设置或向校领导过渡

  熊丙奇分析说,设置校长助理属于大学自己的权限,但大量校长助理岗位的存在,反映大学行政化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行政岗位供不应求,校长助理在社会看来,已经是一个校级领导了。”

  他还认为,从实际来看,“校长助理”是一个过渡岗位,这个岗位设置的初衷可能是为校长做一个参谋,为校长提供辅助。但后来这种岗位设置却发生了变化,那就是作为副校长的后备人员和“校领导”梯队建设的一个组成部分。毕竟在校内处级干部规模比较庞大,如果身兼“校长助理”,相对于其他同样是处长的中层干部,“校长助理”这一头衔会比较有优势。

—————————————————

    高校去行政化,先去掉校长助理吧

         类似校长助理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回应,并不能打消公众对校长助理是否享受校级领导待遇的怀疑。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透露,在北京大学官网公布的校领导机构设置中,竟然有11位校长助理、5位副校长、3位常务副校长等共计27人(2人兼任)。昨天下午,北大回应称,北大校长助理的设置不同于其他国家行政机关的“部长助理”职位,职位的设立并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并非所谓的“校级领导”。

  回应不可谓不及时,在舆论对其11位校长助理的设置表示不理解和质疑时,北大及时公开解释,至少可以化解一些争议,这种态度本身也值得肯定。而且北大声称,校长助理是根据工作需要设立的服务性岗位,大部分校长助理在学校是兼职服务的,他们或是某个院系的教授,或是某个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此话确实不假,查一下那些校长助理即可发现,他们大多是来自于下面学院的教授。

  其实,高校设校长助理一职,并不是北大所独有,各高校多有设置这一职位,只是有的高校将校长助理纳入了“领导机构”,有的高校“领导机构”中并没有出现校长助理的名单。不过,没有在“领导机构”中出现,是否就代表着校长助理不算校级领导,恐怕还是个疑问。

  尽管北大解释说,校长助理不同于“部长助理”,不占有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算不上校级领导,但公众不理解的是,为何在“领导机构”中出现了校长助理的名单。既然不算校级领导,就没必要将其单列出来,这样也省得别人误会。

  而公众更大的疑问在于,倘若高校的校长助理都不算校级领导,都不占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那设置这样的职务又是为何呢?高校本身就有校长和若干副校长,还有必要再设置10余名校长助理来兼职服务吗?校级领导真的就那么公务繁忙吗?

  或许有可能。清华大学原校长顾秉林曾经说过,中国大学校长可能是最累的校长,因为(高校)现在的体制设置是:谁的权力大,谁就眉毛胡子一把抓,校长整天忙于处理具体事务,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时间从长远需要、持续发展的角度深入思考。问题在于,既然校长整天忙于处理具体事务,那些副校长、校长助理又在处理什么事务?倘若是鸡毛蒜皮的琐事杂事,完全可以交给下面各院系自己处理,又何必非要挂一个校长助理的头衔,来兼职服务?

  说到底,校长助理泛滥的背后,暴露的是高校泛行政化思维。时下官场人员臃肿已是常态,前不久有媒体报道说,380余万人口的安徽芜湖市竟配备了11名副市长;再往前,省级贫困县山东省沾化县除了一名县长、5名副县长(其中一名挂职)之外,另有15名县长助理……很显然,这种官本位的意识已然渗透进了高校,腐蚀着高校的肌体。因而,尽管高校去行政化已被写入《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但类似中国人民大学原校长纪宝成“官本位社会单独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是贬低教育”、北大校长周其凤“单独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教育家将得不到社会的应有尊重”的声音,显示着高校去行政化之道还很漫长。

  因而,类似校长助理不占有专门的行政资源和岗位级别的回应,并不能打消公众对校长助理是否享受校级领导待遇的怀疑。为了以正视听,也为了显示高校去行政化的决心,不妨先取消校长助理这一职位。退一步说,既然校长助理大多来自于各学院的教授,没必要多此一举许其一个校长助理的头衔,干脆让教授名正言顺地治理学校,岂不更好?         李龙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