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梁晓声:大学是一种永远的悖论  

2013-11-14 10:17:59|  分类: 名人see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是人类之一概文明的“反应堆”。

    举凡人类文明的迄今成果,无一不在大学里有所反映并进行反应。

    这里所言之“文明”一词,还包括有人类未有文明时期的地球现象以及宇宙现象;当然的,也就同时包含有对人类、对地球、对宇宙之未来现象的预测。

    故在大学里,“文明”一词与在词典中的解释是有区别的,也是应当有区别的。后者是一个有限含意的词汇,而前者的含意几乎是无限的。相对论意味着人类文明的现实能力所达到的非凡的超现实程度。而如此这般的非凡的超现实程度的能力,只不过是人类文明的现实能力之一种。

    这里所言之“反应”一词,也远比词典中的解释要多意。它是排斥被动作为的。在这里,或曰在大学里,“反应”的词意一向体现为积极的,主动而且特别生动的意思。人类之一概文明,都会在大学这个“反应堆”上,被分门别类;被梳理总结;被解析研究;被鉴别;被扬弃;被诠释;被继承;被传播;被发展……

    故,大学最是一个重视稳定的价值取向的地方。

    故,稳定的价值取向之相对于大学,犹如地基之相对于大厦。

    稳定的科学知识和丰富的科技成果,乃是自然科学发展的基础;稳定的人文理念和价值观,乃是社会科学发展的前提。

    相对于自然科学,价值取向或曰价值观的体现,通常是隐性的。但隐性的,却绝不等于可以没有。倘居然没有,即便自然科学,亦必走向歧途。

    例如化学本身并不直接体现什么价值观,但化学人才既可以应用化学知识来制药,也可以来制毒品,还可以来制生化武器。

    于是,化学之隐性的科学价值观,在具体的化学人才身上,体现为显性的人文价值观之结果。

    制假药往往不需要什么特别高级的化学专业能力,但那也还是必然由多少具有一些化学知识的人们所为的勾当。而那是具有稳定的人文价值的人所耻为的。 故稳定的价值观,在大学里,绝不可以被认为只有社会学科的学子们才应具有的。

    故我认为,大学绝不仅仅是一个传播知识和教会技能的地方,还必须是一个培养具有稳定的价值观念的人才的地方。

    考察一个国家的发展和它的大学的关系,此点是决定性的一点。

    首先,大学教师们自身应该是具有稳定价值观念的人。

    对于从事文科教学的大学教师们,自身是否具有稳定的价值观念,决定着一所大学的文科教学的品质。

    因为在大学里,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学科,能像文科教学一样每天将面对各种各样的价值观问题。有时体现于学子们的困惑和提问,有时是五花八门的社会现象社会问题反映到了影响到了大学校园里。

    为了达到一己之名利目的不择手段是理所当然的人生经验吗?

    大学文科师生每每会在课堂上共同遭遇这样的问题。

    大学教师本身倘无稳定的做人的价值观念,恐怕不能给出对学子们有益的回答吧?

    倘名利就在眼前;倘某些手段在犯法的底线之上(那样的手段真是千般百种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在有的人们那儿运用自如不觉为耻反觉得意);倘虽损着别人的利益却又令别人们只有吞咽苦水的份儿——这种事竟也是做不得的吗?

    然而,无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大学里,其存疑竟已多年矣。

    幸而在大学里且有一位前辈给出了自己的明确的回答——他说:“我不是一个坏人,我在顾及个人利益的同时,也很习惯地替他人的利益着想。”

    不少人都知道的,此前辈便是北大的季羡林先生。倘无几条终生恪守的德律,一个人是不会这么主张的。

    倘无论在社会还是在大学里,不这么主张的人远远多于这么主张的人,那么“他人皆地狱”这一句话,真的就接近着是“真理”了。那么,人来到世上,人生也由如此这般的“真理”所规定,热爱生活也就无从谈起了。

    但我也听到过截然相反的主张。而且不是在社会上还是大学里。而且是由教师来对学生们说的。

    其逻辑是——根本不替他人的利益着想是根本无可厚非的。因为任何一个“我”,都根本没有责任在顾及自己的利益的同时还替他人的利益着想。他人也是一个“我”,那个“我”的一概利益,当然只能由那个“我”自己去负责。导致人人在一己利益方面弱肉强食也没有什么不好。由而强者更强,弱者要么被淘汰,要么也强起来,于是社会得以长足进步……

    这种主张,有时反而比季老先生的主张似乎更能深入人心。因为听来似乎的更为见解“深刻”,并且还暗合着人人都希望自己成为强者的极端渴望。

    大学是百家争鸣的地方。但大学似乎同时也应该是固守人文原则的地方。

    所谓人文理念,其实说到底,是与动物界之弱肉强食法则相对立的一种理念。在动物界,大蛇吞小蛇,强壮的狼吃掉病老的狼,是根本没有不忍一说的。而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乃因人性中会生出种种不忍来。这无论如何不应被视为人比动物还低级的方面。将弱肉强食的自然界生存法则移用到人类的社会中来,叫“泛达尔文主义”。“泛达尔文主义”其实和法西斯主义有神似之处。它不能使人类更进步是显然的。因而相对于人类,它是反“进化论”的。

    我想,人类中的强者,与动物界的凶兽,当由人类评判出很不相同的方面才对。

    陈晓明是北大中文系教授,对解构主义研究深透。

    据我所知,他在课堂上讲解构主义时,最后总是强调——有些事情,无论在文学作品中还是在社会现实中,那是不能一解了之的。归根到底,解构主义是一种研究方法,非是终极目的。比如正义、平等、人道原则、和平愿望、仁爱情怀……等等。总而言之,奠定人类数千年文明的那些基石性的人文原则,它们是不可以用解构主义来进行瓦解的。也是任何其他的主义都瓦解不了的。像“进化论”一样,当谁企图以解构主义将人类社会的人文基石砸个稀巴烂,那么解构主义连一种学理研究的方法也都不配了,那个人自己也就同时什么都不是了……

    像季羡林先生一样,我所了解的陈晓明教授,也是一个不但自己有做人原则,而且是一个对社会有理性主张的人。他的人文思想是他对社会的理性主张的基础。 我由是而极敬他的。我想,解构主义在他那儿,才是一门值得认真来听的课程。

    又据我所知,解构主义在有的人士那儿,仿佛一把邪恶有力的锤。举凡人类社会普适的价值观念,在其锤下一概粉碎,于是痛快。于是以其痛快,使学子痛快。却恰恰相反,丑陋邪恶在这样的人士那儿竟是不进行解构的。因为人类的社会,在他看来,仅剩下了丑陋邪恶那么一点“绝对真实”,而解构主义不解构“绝对真实”,只解构“一概的虚伪”。

    我以为虚伪肯定是举不胜举的,也当然是令我们嫌恶的。但若世界的真相成了这么一种情况——在“绝对的真实”和“一概的虚伪”之间,屹立着那么几个“东方不败”的坚定不移的解构主义者的话,岂不是太不客观了吗?

    当下传媒,竭尽插科打诨之能事,以媚大众,以愚大众。仿佛此种功用,乃传媒之第一功用似的。于是,据我所知,“花边绯闻”之炒作技巧,也堂而皇之地成为了大学新闻课的内容。

    报这一种传媒载体,出现在人类社会少说已有三百年的历史;广播已有了百余年历史;电视的普及已近半个世纪了——一个事实乃是,人类近二三百年的文明步伐,是数千年文明进程中最快速的;而另一个事实乃是,传媒对于这一种快速迈进的文明步伐,起到过和依然起到着功不可没的推动作用。其对社会时事的公开、公正、及时的报道功用以及监督和评论责任;其恢复历史事件真相的功用以及通过那些事件引发警世思考的使命,当是大学新闻专业不应避而不谈的课程。至于其娱乐公众的功用,并不是它的主要功用。而“花边绯闻”之炒作技巧,不在大学课堂上津津乐道,对于新闻专业的学子们也未见得便是什么学业损失。因为那等技巧,真好学的人,在大学校门以外反而比在大学里学会的还快,还全面。在大学课堂上津津乐道,即使不是取悦学子,也分明是本末倒置。传媒专业与人文宗旨的关系比文学艺术更加紧密;法乎其上,仅得其中;法乎其中,仅得其下;若法乎其下,得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播龙种而收获跳蚤,自然是悲哀。但若有意无意地播着蚤卵,日后跳蚤大行其道岂不必然?

    大学讲虚无主义,倘老师在台上讲得天花乱坠,满教室学子听得全神贯注——一个学期结束了,师生比赛着似的以虚无的眼来看世界,以虚无的心来寻思人间,那么太对不起含辛茹苦地挣钱供子女上大学的父母们了!

    大学里讲暴力美学,若讲来讲去,却没使学子明白——暴力就是暴力,无论如何非是具有美感的现象;当文学创作作为反映客体,为了削减其血腥残忍的程度,才不得不以普遍的人们易于接受的方式进行艺术方法的再处理——倘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讲不明白,那还莫如干脆别讲。

    将“暴力美学”讲成“暴力的美”,并似乎还要从“学问”的高度来培养专门欣赏“暴力的美”的眼和心,我以为几近于是罪恶的事。

    大学里讲文学作品中人物的心理复杂性,比如讲《巴黎圣母院》中的福娄洛神父吧——倘讲来讲去,结论是福娄洛的行径只不过是做了这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想做的事而没做成,仿佛他的“不幸”比艾丝美达拉之不幸更值得后世同情,那么雨果地下有灵的话,他该对我们现代人作何感想呢?而世界上的男人,并非个个都像福娄洛吧?同样是雨果的作品,《悲惨世界》中的米里哀主教和襄·阿让,不就是和福娄洛不一样的另一种男人吗?

    ……大学是一种永远的悖论。

    因为在大学里,质疑是最应该被允许的。但同时也不能忘记,肯定同样是大学之所以受到尊敬的学圃特征。人类数千年文明进程所积累的宝贵知识和宝贵思想,首先是在大学里经历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于是再次被肯定的过程。但是如果人类的知识和思想,在大学里否定的比肯定的更多,颠覆的比继承的更多,贬低的比提升的更多,使人越学越迷惘的比使人学了才明白点儿的更多,颓废有理自私自利有理不择手段有理的比稳定的价值观念和普适的人文准则更多,那么人类还办大学干什么呢?

    以我的眼看大学,我看到的情况似乎是——稳定的价值观念和普适的人文准则若有若无。

    但是我又认为,据此点而责怪大学本身以及从教者们,那是极不公正的。因为某些做人的基本道理,乃是在人的学龄前阶段就该由家长、家庭和大文化背景之正面影响来通力合作业已完成的。要求大学来补上非属大学的教育义务是荒唐的。我以上所举的例子毕竟是极个别的例子,为的是强调这样一种感想,即——大学所面对的为数不少的学子,他们在进入大学之前所受的普适而又必须的人文教育是有缺陷的,因而大学教育者对自己们的学理素养应有更高的要求。教小学有时比教大学还难;在大学里补小学教育的缺课更难。

    我也认为,责怪我们的孩子们在成为大学生以后似乎仍都那么的“自我中心”而又“中心空洞”同样缺乏仁心。事实上我们的孩子们都太过可怜——他们小小年纪起就被逼上了高考之路,又都是独生子女,肩负家长甚至家族的种种期望和寄托,孤独而又苦闷,压力之大令人心疼。毕业之后择业迷惘,四处碰壁,不但令人心疼而且想帮都帮不上,何忍苛求?

    那么,对于大学,仅仅传授知识似乎已经不够。为国家计,为学子们长久的人生计,传授知识的同时,也责无旁贷地培养学子们成为不但知识化了而又坚卓毅忍的人,岂非遂是使命?(Maycoco 于 2013/11/1 发布于 凯迪社区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