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大学自由转专业为何路难行  

2013-11-14 10:40:18|  分类: 高校与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张国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10月31日  03 版)

    

来自中国科技大学的一组数据印证着这样一句话:“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在中国科大数学学院毕业生中,成绩前10%的学生有一半由外专业转来,而该院转入的学生只占总数的15%~20%。物理学院的转专业学生不足五分之一,却占到了前5%学生的近四成。2013年,该校本科生最高奖学金“郭沫若奖学金”的33位获奖者中,有9位经历过转专业。

中国科大教务处副处长李蓓说,这些数字表明,尊重学生志趣,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学生,符合人才成长规律,效果是非常明显的。她在近日于南开大学举办的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大学素质教育研究会2013年年会上介绍了中国科大过去10年的专业选择改革经验,随即被一些同行围了起来。

悖论:想转的没资格,有资格的不想转

 对于大多数中国学生来说,读大学、选专业仍是高考“一考定终身”。转专业面临重重壁垒。据大学素质教育研究会秘书长、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庞海芍介绍,在1952年之前,我国大学生选择专业还比较灵活,1952年我国借鉴苏联模式进行高校院系调整,专业限定变死。20世纪90年代,高校开始了转专业探索,但迄今没能形成如欧美国家高校那样普遍的制度。

 庞海芍说,当今中国大学生专业选择存在三种主要途径:一是填报高考志愿时选择专业,入学后绝大多数学生没有机会转换;二是入学后获得转专业机会,但学校通过成绩、考试、收费等手段来严格调控;三是少数高校探索按照大类招生,让学生入学一到两年后再选专业。总体而言,我国高校在专业选择上以前是封闭状态,现在处于半开放、向开放发展的阶段。一些改革走得较早的高校,正处在“十字路口”,改革面临很大阻力。她调研过的一些学校,改革之后又“退了回去”。

  阻力主要在于内部。曾任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的著名教育学者王义遒对中国青年报记者指出,从教育部层面来看,转专业并无政策障碍,主要还是校内各院系之间的问题。

2005年9月1日起施行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学生可以按学校的规定申请转专业。学生转专业由所在学校批准。”

中国农业大学教务处处长林万龙指出,我国高校普遍规定,只有在原专业名列前茅——比如前5%或10%的学生才具有转专业资格,这反而要求学生对原专业怀有兴趣和特长,但现实情况恰恰是学生对原专业没有信心和兴趣而希望转出,这就是一个悖论。农大的改革,正是基于“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希望真正以人为本,让每个学生都能学其所爱,学其所长。

林万龙说,目前的高考录取机制以学校为投档单位,专业安排上有很大的随机性。中国农业大学2011年推行转专业改革,此前的2010级学生,能进入自己第一志愿专业的只占49.44%。

改革第一年,中国农大493人次提出转专业申请,307名同学成功转入新专业。307人中,近50人的学习成绩在原专业排名后20%,10多人曾考试不及格。

阻力:“亲生儿子归别人养”?

当林万龙在南开大学谈起农大“无门槛”转专业改革,立即有同行向他提出了一个实际的问题:学生从冷门专业转向热门专业,冷门专业的教师工作量会不会受影响?

中国农大规定,除了通过特殊招生、定向招生录取的学生,凡是有意向的一二年级学生都可提交申请,所在院系不得干涉。学生每学期有一次申请机会,转一次不满意还可再转。接受学院只要有容纳能力,也无权拒绝。结果,冷门的畜牧专业,转出率接近40%,有11个专业的净转出学生超过了10%。

 林万龙解释说,学生转出后,冷门专业由大班授课改为小班教学,因此对教师课时的影响不大。教师们最担心的是学生全部转走,不过迄今还没出现这种情况。

 改革之后,农大校长柯炳生多次与师生座谈,他坦言,可能对一些专业造成冲击,是学校起初的最大顾虑。

 林万龙举例说,拨给各学院的教学经费,一个计算指标就是学生数量,学生数的变化必然会造成影响。当然,这种冲击兼有利弊,会刺激冷门专业想方设法加强自身建设,把学生留住。

 浙江大学本科生院教务处副处长谢桂红介绍,浙大2007年起实行专业大类招生,新生按照人文、理学等门类考入学校,入校一年后再选专业。结果2008年,哲学专业只有3人报名,而3个热门专业的报名者却超过了名额的一倍。第二年,哲学专业报名者又回升到七八人——人少也有优势,哲学教师多于学生,每个学生可获得的资源也多。首批3名学生中有两个出国深造,一个留在本校,就业压力不大。

 不过,谢桂红指出,由于学生入校后很长时间不分专业,很多院系负责人抱怨学生缺少对专业的感情,就像“亲儿子归别人养”。

 与浙大本科生院类似,北京理工大学于2008年设立基础教育学院,负责管理一二年级学生。该院本有4个学部,后来顶不住院系的压力,撤了一个。原因在于,运行几年之后,很多学院都抱怨这些学生不是自己“亲生的”,非往回要,其中一个学部的学生就这样被“要”回了

 关于转专业改革,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陈初升这样形容:“学院不能把学生当作私有财产。”

 究其原因,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高职教育研究所的樊明成博士指出:“我国高校尚未形成与市场经济和高等教育大众化相适应的专业选择机制。”

 他认为,我国高教体制“计划色彩”浓厚,招生、培养和管理制度均以专业为中心,资源按专业划拨,教师、教室、实验设备、图书资料等按专业配置,在这种情况下,改革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庞海芍将改革的阻力归结为“路径依赖、体制惯性和利益冲突”。她指出,专业选择牵涉人才培养模式改革,需要在教育理念、课程安排、教学管理、学生管理等方面进行一系列的制度安排,矛盾冲突不可避免。为了方便管理,高校往往喜欢“一考定终身”的专业选择模式。

  改革:牵一发动全身

  中国农业大学的经验表明,转专业放开后,也并未给学校造成混乱。3年来,大多数专业的申请转入量少于其最大接收数量。据林万龙介绍,学校根据每年各专业的容纳量和已录取学生数量,确定出最大接收数量。只有金融、食品、生物这3个最热专业的报名人数超过了接收人数,其他专业都能满足申请者的需要,这3个专业需要组织面试,根据能力及条件对申请者进行筛选淘汰,其他专业则不需要。

  农大还鼓励各学院对那些转入人数较多的专业在高考招生时预留部分计划,专门用于接收转专业学生。金融专业应招生100人左右,高考时只会投放约60人的规模,其他名额留给转专业学生。

  该校2010级学生侯瑞文是改革的受益者。他自小喜欢农业,高考时填报了3所高校的植物生产类专业,虽然进入中国农业大学,但被调剂到了毫无兴趣的土建类专业。经过转专业,他表示过得“非常愉快”。

  最近5年来,中国科技大学的转专业名额也一直“供过于求”。该校2008级学生总数为1710人,各院系可接受的转专业名额为387个,申请者为182人,152人转成。2009级学生1846人,可接受383人,申请者147人,134人转成。2010级学生1802人,可接受468人,申请者235人,205人转成。2011级学生1814人,可接受590人,申请者192人,164人转成。2012级1809人,可接受560人,申请者215人,192人转成。

  北京大学教务部副部长、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认为,从中国科大、农大等校可以看出,适当放开,配合以很好的管理机制,转专业是可控的。

 庞海芍也认为,限制越多,机会越少,学生们报名越是“扎堆儿”。对于冷热门专业的现象,完全可以通过奖学金等制度进行调节

  但樊明成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目前这些高校的尝试仍是在现有框架下小范围的修修补补,不是颠覆性的。他倾向于美国的做法:高考跟专业无关,入校以后再选专业,而且可以灵活转换。在他看来,北大元培学院迄今为止“做得比较彻底”。

  卢晓东说,北大元培学院已侗学ENT: 2em;"_blank" color="#0000ff" >于冷热门专院迄今为止“做得比胶已其最大金融08糷tml?fro

”∏嗄瓯钦弑ONG>

交给学生,符合人才成长规律,效果是非称渥畲蠼邮帐萜渥畲螫专业08糷tml?fro”〗岷狭g.1质偈疤跫学两门学科"#fψ收过4鸷熘赋-INDSTR转惺1师多是国内 薄195楸>”∏DEN于冷热门专移渥畲笳饧资谷肆氲焦獠⒉簧偌。1>”∏DEN95狻<的案繣NT沟<“谜语大王”威尔·消>”p;P>

"TE耍1>”∏D> 纭八ダ系限恫覰DE00和平与0骋徊覰DE00拉丁美洲淄灿ND狄笛STRONG><不处加大 开放N于冷热门专移渥畲>””匦氪超>”≈傅寄柯忌鑞bsp但DEN”》较蚴莔;" 薄6”峡笱Ь中科大站做>”》较颥学菇珽N于冷热门专移渥畲笤合钓率接絪p;&人数,兜谝生宣讲筋初螅还不太重视薄”≌篮0学XT-INDENN”《寂烧3纲,旬后谏咸ㄐ睧N于冷热门专移渥畲;P>

每位导蔖NDST有笔运0砸等だ涿抛用途是悄辏小霸饭。其最大金融>拨府后诿遣辉肝;P>

际P> 笞枇4人转嘲3纲,咽ψ逝山于冷热门专移渥畲螅,付嗳嗽;究其原页闪⒘岁PNT≈傅糘NT>于冷热门专移渥畲驣NDENT: 2e曾对国内175浅S淇臁47170<运7级呷0" 问卷调查过\访骸扒咨按STRO过得7名外还可哉76.6> 饣箍稍占23.4涠运有优守,龋195般、不学生瞅供过不学生ND的/P> 50.85因58.76饲癉EN"#睳”∏安⒃,斩喾&nb剑把硎荆壳罢庑└咝5某⑹匀允窃谙钟锌蚣芟滦》TRONG>于冷热门专院迄今ㄒ涤φ猩1其最大他ǎ焊呖几ㄒ滴薰金融考堤剿鳎时芮啤前景、家庭、罱5娜多&因薖> 衷陬思熟虑芯甙巳名勋级妖程理e="比创础斑八确抢韊="崩>硑le应蛋諷TROONT闵昃投第疑”制〉探莫放《寄拣人 >&糜淇恍┭衑m;足sp导致考堤住薄#不可闲畔⒉欢猿划烧95乏 为NG><的孩子再怎么陬思熟虑的容容易作出错误决但现育部>于冷热门专院迄今阆蛴诿拦其最大STRONG让2em;灿"TSTRO申请D腔荆竦骺兀蝗> 衷2em; > 最为迫切阅切缸 T-I

于冷萳e=是“詍;"越多 > 质瑁就难以提教这I

&亓<每 sty糜淇6”其最大金ty 3年10月31 clsp; 0《 中国青年报 < ="http://《 中国青年报 < ="http://《 ="5 fc11 nbw-bpanR> < < = ="n; if(!!e) e.parentNod wumiiRel shar

bcm;" w" class= > ;" b.bst.126. /> messah = _s/misse&w=10png?1 <⒅羍="

title="85%B3%E9%94%AE%E8ion:none;" targ" class=iv class="nb

fter inen"_blank"w=1i://"httsp;2="f416《 中 >inpu if(tioden" nam ="nbsrdId" valu =""iblocn clas·逃5<4 inpu if(tioden" nam ="fror="valu ="BLOGPOST inpu if(tioden" nam ="n_sin="valu ="/P学ep clearfix nbw-act inpu if(tioden" nam ="="c idt="valu =";   

来自<BR">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e" ;nbsp;&e" ;nbsp;</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谥泄拼笫аг罕弦瞪校杉ㄇ10%的学生有一半由外专业转来,而该</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г旱淖ㄒ笛蛔阄宸种唬凑嫉搅饲5%学生的近四成。2013年,该校本科生最高奖学金“郭沫若奖学金”的33位获奖者中,有9位经历过转专业。

中国科大教务处副处长李蓓说,这些数字表明,尊重学生志趣,把选择的权</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2em;科大怠=峁2008南开大学举办的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大学素质教育研究会2013年年会上介绍了中国科大过去10年的专业选择改革经验,随即被一些同行围了起来。

悖论:想转的没资格,有资格的不想转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笱А⒀∽ㄒ等允歉呖肌耙豢级ㄖ丈怼薄</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槌ぁ⒈本├砉ご笱Ы逃芯吭貉芯吭迸雍I纸樯埽1952年之前,我国大学生选择专业还比较灵活,1952年我国借鉴苏联模式进行高校院系调整,专业限定变死。20世纪90年代,高校开始了转专业探索,但迄今没能形成如欧美国家高校那样普遍的制度。

 庞海芍说,当今中国大学生专业</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ONG> <彩怯学后绝"多数学" "> &e" ;nbsp;唬欢侨胙Ш蠡竦米ㄒ祷幔Mü杉ā⒖际浴⑹辗训仁侄卫囱细竦骺兀蝗巧偈咝L剿靼凑沾罄嗾猩醚胙б坏搅侥旰笤傺∽ㄒ怠W芴宥裕夜咝T谧ㄒ笛≡裆弦郧笆欠獗兆刺衷诖τ诎肟拧⑾蚩欧⒄沟慕锥巍一些改革走得较早的高校,正喘炎”#不可馅”,改革面临很大阻力。她调研过的一些学校,改革之</彩怯"> <嘶厝ァ"> >  阻力主要在于内部。曾任</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钦咧赋觯咏逃坎<ONG> <彩怯学后绝"多数学" "> 故切D诟髟合抵涞奈侍狻

2005年9月1日起施行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彩怯"> <嘶厝ァ"> </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运小!

中国农业大学教务处处长林万龙指出,</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2em;热缜5%或10%的学生才具有转专<ONG> <彩怯学后绝"多数学" "> STRONG><特长,但现实情况恰恰是学生对原专业没有信心和兴趣而希望转出,这就是一个悖论。农大的改革,正是基于“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希望真正以人为本,让每个学生都能学其所爱,学</彩怯"> <嘶厝ァ"> style="TEXT-INDENT: 2em;" >林万龙说,目前的高考录取机制以学校为投档单位,专业安排上有很大的随</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专业的金融0级学生,能进入自己第一志愿专业的只占49.44%。

改革第一年,中国农大493人次提出转专业申请,307名同学成功转入新专业</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兴趣单,10多人曾考试不及格。

阻力:“亲生儿子归别人养”?

</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ㄒ蹈母铮⒓从型邢蛩岢隽</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ff0000" >学生从冷门专业转向热门专业,冷门专业的教师工作量会不会受影响? <彩怯学后绝"尔倾向" "> 学生m;" >中国农大规定,除了通过特殊招生、定向招生录取的学生</彩怯"> <嘶厝ァ"> </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2em;热г含但现幸淮紊昵牖幔淮尾宦饣箍稍僮=邮苎г褐灰腥菽赡芰Γ参奕ň芫=峁涿诺男竽磷ㄒ担雎式咏40%,有11个专业的净转出学生超过了10%。

 林万龙解释说,学生转出后,冷门专业由大班授课改为小班教学,因</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孔撸还窕姑怀鱿终庵智榭觥

 改革之后,农大校长柯炳生多次与师生座谈,他坦言,可能对一些专</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兴趣"TEXT-INDENT: 2em;" > 林万龙举例说,拨给各学院的教</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厝换嵩斐捎跋<ONG> <彩怯学后绝"尔倾向" "> 骷嬗欣祝岽碳だ涿抛ㄒ迪敕缴璺忧孔陨斫ㄉ瑁蜒糇 

<嘶厝ァ"> m;" > 浙江大学本科生院教务处副处长谢桂红介绍,浙大2007年起实行专业</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胄R荒旰笤傺∽ㄒ怠=峁2008年,哲学专业只有3人报名,而3个热门专业的报名者却超过了名额的一倍。第二年,哲学专业报名者又回升到七八人——人少也有优势,哲学教师多于学生,每个学生可获得的资源也多。首批3名学生中有两个出国深造,一个留在本校,就业压力不大。

 不过,谢桂红指出,由于学生入校后很长时间不分专业,很多院系负</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鹑搜薄

 与浙大本科生院类似,北京理工</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ONG> <彩怯学后绝"定业应" "> &e" ;nbsp;住院系的压力,撤了一个。原因在于,运行几年之后,很多学院都抱怨这些学生不是自己“亲生的”,非往回要,其中一个学部的学生就这样被“要”回了

 关于转专业改革,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陈初升这</彩怯"> <嘶厝ァ"> m;</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DENT: 2em;" > 究其原因,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高职教育研究所的樊明成博士指出</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嗍视Φ淖ㄒ笛≡窕啤!

 他认为,我国高教体制“计划色</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ONG> <彩怯学后绝"尔倾向" "> &e" ;nbsp;樯璞浮⑼际樽柿系劝醋ㄒ蹬渲茫谡庵智榭鱿拢母锸恰扒R环⒍”。

  庞海芍将改革的阻力归结为“路径依赖</彩怯"> <嘶厝ァ"> mDE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砟睢⒖纬贪才拧⒔萄Ч芾怼⒀芾淼确矫娼幸幌盗械闹贫劝才牛艹逋徊豢杀苊狻N朔奖愎芾恚咝M不丁耙豢级ㄖ丈怼钡淖ㄒ笛≡衲J健

  改革:牵一发动全身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兴趣N锤T斐苫</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2em;热缜5%介绍,学校根据每年各专业的容纳量和已录取学生数量,确定出最大接收数量。只有金融、食品、生物这3个最热专业的报名人数超过了接收人数,其他专业都能满足申请者的需要,这3个专业需要组织面试,根据能力及条件对申请者进行筛选淘汰,其他专业则不需要。

  农大还鼓励各学院对那些</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ONG> <彩怯学后绝"定业应" "> 00人左右,高考时只会投放约60人的规模,其他名额留给转专业学生。

  该校2010级学生侯瑞文是改革的受益者。他</彩怯"> <嘶厝ァ"> </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可接受伞2012嫉搅撕廖扌巳さ耐两ɡ嘧ㄒ怠>ㄒ担硎竟谩胺浅S淇臁薄

  最近5年来,中国科技大学的转专业名额也一直“供过于求”。</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最为387个,申请者为182人,152人转成。2009级学生1846人,可接受383人,申请者147人,134人转成。2010级学生1802人,可接受468人,申请者235人,205人转成。2011级学生1814人,可接受590人,申请者192人,164人转成。2012级1809人,可接受560人,申请者215人,192人转成。

18yle="TEXT-INDENT: 2em;" >  北京大学教务部副部长、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认为,从中国</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疲ㄒ凳强煽氐摹

 庞海芍也认为,限制越多,机会越少,学生们报名越是“扎堆儿”。</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档南窒螅耆梢酝ü毖Ы鸬戎贫冉械鹘 <ONG> >  但樊</ONG> EN</彩怯"> <薖">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但<ONG> <彩怯学后绝"尔倾向" "> 淖龇ǎ焊呖几ㄒ滴薰兀胄R院笤傺∽ㄒ担铱梢粤榛钭弧T谒蠢矗贝笤嘌г浩裎埂白龅帽冉铣沟”。

  卢</彩怯"> <薕NG> NDE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ONG> <彩怯学后绝"尔倾向" "> &e" ;nbsp;其最大金融08糷tml?fro

”∏</彩怯"> <薕NG> </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据其最大ёㄒ抵08糷tml?fro”〗岷狭g.1质偈疤跫学两门学科"#fψ收过4鸷熘赋-INDSTR转惺1师多是国内 薄195楸>”∏DE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这极易使人联想到国外并不少见薄1>”∏DEN95狻<的案繣NT沟<“谜语大王”威尔·消>”p;P>

"TE耍1>”∏D> 纭八ダ系限恫覰DE00和平与0骋徊覰DE00拉丁美洲淄灿ND狄笛STRONG><不处加大 开放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匦氪超>”≈傅寄柯忌鑞bsp但DEN”》较蚴莔;" 薄6”峡笱Ь中科大站做>”》较颥学菇珽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院系雎式咏sp;&人数,兜谝生宣讲筋初螅还不太重视薄”≌篮0学XT-INDENN”《寂烧3纲,旬后谏咸ㄐ睧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P>

每位导蔖NDST有笔运0砸等だ涿抛用途是悄辏小霸饭。其最大金融>拨府后诿遣辉肝;P>

际P> 笞枇4人转嘲3纲,咽ψ逝山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担多人曾;究其原页闪⒘岁PNT≈傅糘NT>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INDENT: 2e曾对国内175浅S淇臁47170<运7级呷0" 问卷调查过\访骸扒咨按STRO过得7名外还可哉76.6> 饣箍稍占23.4涠运有优守,龋195般、不学生瞅供过不学生ND的/P> 50.85因58.76饲癉EN"#睳”∏安⒃,斩喾&nb剑</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ONG> <彩怯学后绝"定业应" "> &e" ;nbsp;他ǎ焊呖几ㄒ滴薰金融考堤剿鳎时芮啤前景、家庭、罱5娜多&因薖> 衷陬思熟虑芯甙巳名勋级妖程理e="比创础斑八确抢韊="崩>硑le应蛋諷TROONT闵昃投第疑”制〉探莫放《寄拣人 >&糜淇恍┭衑m;足sp导致考堤住薄#不可闲畔⒉欢猿划烧95乏 为NG><的孩子再怎么陬思熟虑的容容易作出错误决但现育部> <薕NG> </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e" ;nbsp;&e" ;nbsp;在<ONG> <彩怯学后绝"尔倾向" "> 其最大STRONG让2em;灿"TSTRO申请D腔荆竦骺兀蝗> 衷2em; > 最为迫切阅切缸 T-I

<薕NG> EN</P"> <大学的一"槭萦≈ぷ耪庋" "> le=是“詍;"越多 > 质瑁就难以提教这I

&亓<每 sty糜淇6”其最大金ty</P"> inpu if(tioden" nam ="source="valu ="闲来品茶 inpu if(tioden" nam ="sourceUrl="valu ="http://

rec idd&w=1?email=
dt = ="float:> ;tion?id2m_so-11-14 10:402m_sopadding:1m_s 16_s 1m_s 0;Ш缶:#d7854e;cursor:poic iro16关闭 免费冲印20张 #试保∑渥畲蠼邮帐渥畲蠼邮帐渥畲
Btn5%B3%E9%94%AE% T><"> > >报 》( 201s idt16《pan id=

fs0">评论"Th4%《pan iar >报 》( 201/end-v" yodaoad_3" dt = ="_zoom:1A2%< 张国 > >报 》( 201site06 bd> 3/spa报 6《 > > > > >报 》( 201s="bl0nb-iniass《 ·逃5<4',《 中国青膌o &w=1T_sin:'/P学ep clearfix nbw-act ',《 中国青膌o &w=1Abstrss=:';   

\r\n即笱У囊籠"槭萦≈ぷ耪庋籠句话\%谥泄拼笫аг罕弦瞪校杉ㄇ10%的学生有一半由外专业转来,而该\r\n即笱У囊籠"槭萦≈ぷ耪庋籠句话\%г旱淖ㄒ笛蛔阄宸种唬凑嫉搅饲5%学生的近四成。2013年,该校本科生最高奖学金“郭沫若奖学金”的33位获奖者中,有9位经历过转专业。

中国科大教务处副处长李蓓说,这些数字表明,尊重学生志趣,把选择的权涝\r\n即笱У囊籠"槭萦≈ぷ耪庋籠句话\%2em;科大怠=峁2008南开大学举办的中乖',《 中国青膌o &w=1Tag:'',《 中国青膌o &w=1Url:'&w=1/st /85592990httsp;141032人174',《 中国青膌o isPubli/hed:1,《 中国青膌o istop:false,《 中国青膌o type:0,《 中国青膌o modifyTime:1384396818305,《 中国青膌o iv> shTime:1384396818276,《 中国青膌o ierm13_nk:'&w=1/st /85592990httsp;141032人174',《 中国青膌o c idtCoula:0,《 中国青膌o mainC idtCoula:0,《 中国青膌o rec iddCoula:0,《 中国青膌o bsrk:-T: ,《 中国青膌o iubli/herId:0,《 中国青膌o rec Bw=1Home:false,《 中国青膌o curId(tRec Bw=1:false,《 中国青膌o attach idtsFileIds:[],《 中国青膌o vote:{},《 中国青膌o groupInfo:{},《 中国青膌o friiddst us:'n="s',《 中国青膌o followst us:'unFollow',《 中国青膌o iv>Succ:'',《 中国青膌o visitorProvincn:'',《 中国青膌o visitorCity:'',《 中国青膌o visitorNewUser:false,《 中国青膌o i://AddInfo:{},《 中国青膌o mse=:'ㄒ',《 中国青膌o mc c:'',《 中国青膌o srk:-T: ,《 中国青膌o remindgoodnight&w=1:false,《 中国青膌o isBlackVisitor:false,《 中国青膌o isS>大YodaoAd:nrud,《 中国青膌o h://Intro:'',《 中国青膌o hmc c:'1',《 中国青膌o selfRec Bw=1Coula:'',《 中国青膌o class=_singin:';" onloa v nn;" = > Image();nn;" .srcr\'http://&w=1.163.c /> messah = _s/analyse.png?class=_singin&tr\'+> D <().getTime()" border="NDEtrcreg.163.c;" lf.nosdn.127. /;" /TlZCWHdFWFpidkQ1dGtJK1N5cFRBNzBLUFFPYnJEVi9LWk1KTzJlMTU2Yz0.jpg"a 3年1fce: 2emf40">《 中国 3 noul="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t ref大http://&w=1.163.c /${x.visitorNam }/iv《 中国莧if x.visitorNam ==visitor.userNam }《 中国>;" alt="${x.visitorNicknam |escape}" ="srror="nbss.srcrw=c 。.f40"》( 201swdn wan c0"rcr"${fn1(x.visitorNam )}&r=${visitor.h = _Upd itle="分蟦oul spa="n5%B3%E9%94%AE%Etref大http://&w=1.163.c /services/wap&w=1.html?frorpersonal&w=1homeiv> n_sin="谥泄网易手机博客"》( 201iv> wapIitm2%其最大< v>div《 中国 {elseif x.moveFror=='iph="s'}《 >itle="分蟦oul spa="n5%B3%E9%94%AE%v> n_sin="谥泄iPh="s客户端"》( 201iv> iph="sIitm2%其最大< v>div《 中国 {elseif x.moveFror=='android'}《 >itle="分蟦oul spa="n5%B3%E9%94%AE%v> n_sin="谥泄Android客户端"》( 201iv> androidIitm2%其最大< v>div《 中国 {elseif x.moveFror=='mobils'}《 >itle="分蟦oul spa="n5%B3%E9%94%AE% ref大http://&w=1.163.c /services/ace&w=1.html?frorpersonal&w=1homeiv> n_sin="谥泄网易短信写博"》( 201iv> wapIitm2%其最大< v>div《 中国 {&" }《 謅r 3 m2a" "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t ref大http://&w=1.163.c /${x.visitorNam }/iv《 中国 ${fn(x.visitorNicknam ,8)|escape}《 中国

> {&" }《 {/li//}《 ;" 罚 201 wan c0 spa="="srror="nbss.srcrw=c 。.f60"rcr"${fn1(a.userNam )}"a
3 m2a" ref大http://&w=1.163.c /${a.userNam }/iv${fn(a.nicknam ,8)|escape}
5iv${a.selfIntro|escape}{if g%eat260}${suons idt}{&" }> pan i<报 》( 201ss=s06 bdwb> pan<报 》( 201mbgais="bl0en5pav《 中国 <报 》( 201mbgaim2其最大< 张国 ar 3 en5p m2a" ref大禕tn5%B3%E9%94%AE%
{&" }《 3 m2a" ref大${furl()}${x.perm13_nk}/?l 6">推荐怪耙篇日秩前DE:报 》( 201iv> 3年1fce: 2emf40">《 中国 >itle="分> 3 noul="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t ref大http://&w=1.163.c /${x.rec idderNam }/iv《 中国 >;" alt="${x.rec idderNicknam |escape}" ="srror="nbss.srcrw=c 。.f40"》( 201swdn wan c0"rcr"${fn1(x.rec idderNam )}"a 《 中国 报 》( 201cwdnnbsddiv《 中国 >itle="分> 3 m2a" 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 ref大http://&w=1.163.c /${x.rec idderNam }/iv《 中国 ${fn(x.rec idderNicknam ,6)|escape}《 中国 >div《 中国 > > {&" }《 {&li//}《 >d报 s《 中箋if !!b&&b.length>0}《

6">他们还推荐罞:li》( 201rrbiv> 罚 201iv> m2#183 itle="分> 3 m2a" n5%B3%E9%94%AE%Etref大http://&w=1.163.c /${y.rec iddBw=1Perm13_nk}/?fror=&w=1/st /85592990httsp;141032人174iv${y.rec iddBw=1T_sin|escape}duls《 中箋&" }《 > ">转载记录:ul 罚 201t civ《 中箋li// d as x}《 >li》( 201罚 iv> m2#183 报 》( 201t&wnnbsdd ons">iv> > 7 m2a" ref大${x.referBw=1Url}iv${x.referBw=1T_sin|escape}d报 s《 中 >报 》( 201t&r ons">iv> > 7 m2a" ref大${x.referHomePage}iv${x.referUserNam |escape}d报 s《 中 <&lis《 中箋&li//}《 >duls《 《 中箋li// a as x}《 {if !!x}《 3 m2a" ref大http://&w=1.163.c /${x.userNam }/${x.perm13_nk}/?rec iddBw=1i n_sin="${x.n_sin|oefault:""|escape}iv${x.n_sin|oefault:""|escape}《 中箋li// a as x}《 {if !!x}《 3 m2a" ref大http://&w=1.163.c /${x.userNam }/${x.perm13_nk}/?personalRec Bw=1i n_sin="${x.n_sin|oefault:""|escape}iv${x.n_sin|oefault:""|escape}《 中箋li// a as x}《 {if !!x}《 3 m2a" n5%B3%E9%94%AE%Etref大${x.&w=1Url|oefault:""|escape}?rec iddRead="$_g_sinaw${x.&w=1Tils|oefault:""|escape}iv${x.&w=1Tils|oefault:""|escape}《 中4}{b%eak}{&" }《 中国莧if !!x}《 >li》( 201nbsddn> /s《 中国 >itle="分蟤2a" n5%B3%E9%94%AE%E ref大http://&w=1.163.c /${x.userNam }/${x.perm13_nk|oefault:""}" n_sin="${x.n_sin|oefault:""|escape}iv${fn1(x.n_sin,60)|escape} ">${fn2(x.iv> shTime,'yyyy-MM-dd HH:mm:ss')} lis《 中 {&" }《 {&li//}《 >duls《 li》( 201nbsddiv 3 m2a" ref大${furl()}${x.perm13_nk}/iv${fn(x.n_sin,26)|escape}#--上一篇,下一篇--v《 -6htm2其最大< v《 中 >报 》( 201ons"> nbsddiv -619m2其最大< v《 中 >报 》( 201o> nbsddiv 3年1fce: 2emf40">《 中国 3 noul="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t ref大http://&w=1.163.c /${x.iv> sherUsernam }/iv《 中国莧if x.iv> sherUsernam ==visitor.userNam }《 中国>;" alt="${x.iv> sherNicknam |escape}" ="srror="nbss.srcrw=c 。.f40"》( 201swdn wan c0"rcr"${fn1(x.iv> sherUsernam )}&r=${visitor.h = _Upd sherUsernam )}"a 《 中国莧&" }《 itle="分> 3 m2a" 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 ref大http://&w=1.163.c /${x.iv> sherUsernam }/iv《 中国 ${fn(x.iv> sherNicknam ,8)|escape}《 中国

>itle="分蟜-myLikeIitm hontype {if x.nype==1} js-likenype{elseif x.nype==2} js-re&w=1nype{elseif x.nype==3} js-fter iype{else}{&" }="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 ref大http://&w=1.163.c /${x.iv> sherUsernam }/iv其最大<遡v《 中>d报 s《 中箋&" }《 {&li//}《 #-- 网易新闻广告 --v《 报 》( 201ttl n> 6n wbn c0n tm2网易新闻>d报 s《 中 >报 》( 201> ssdt=>《 中 >itle="分蟞ead> s ioefocus="nrudi n5%B3%E9%94%AE%Etref大${head3_nes.url_3w|escape}=>《 sharrrrrrr>;" rcr"${;" size(head3_nes.;" src,240,150,nrud)}">《 sharrrrrrr> 罚 201icoveriv>/ v《 sharrrrrrr> 罚 201infoiv> 罚 201imgdescnnbsddiv${head3_nes.n_sin|escape}/ v《 sarrrrrrr>div《sharrrrrrr>uls《sharrrrrrr {if oef_ned('> sli//')&&> sli//.length>0}《 arrrrrrrarrrrrrr{li// > sli// as x}《 arrrrrrrarrrrr{if x_index>7}{b%eak}{&" }《sharrrrrrr >li》( 201nbsddiv>ittioefocus="nruditn5%B3%E9%94%AE%E ref大${x.url_3w|escape}= 罚 201> 5iv>
dot=>·报 》( 201downloa 163> s >《 sarrrrrrrarrr>itle="分蟜 3/tn5%B3%E9%94%AE%Etioefocus="nrudi ref大http:///spa163.c /> sapp/iv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 d报 s《 中 >d报 s《 #--右边模块结构--v《 《 中<报 》( 201uinfo06 bdwb> arrr

fs0 ltan ioe06 bdwb被推荐日秩"Th4%《arrr
    /uls《 中

    fs0 ltan ioe06 bdwb最新日秩"Th4%《arrr
      /uls《 中

      fs0 ltan ioe06 bdwb该作者的其他 "Th4%《arrr
        /uls《 中

        fs0 ltan ioe06 bdwb博主推荐"Th4%《arrr
          /uls《 中

          fs0 ltan ioe06 bdwb随机阅读"Th4%《arrr
            /uls《 中

            fs0 ltan ioe06 bdwb首页推荐"Th4%《arrr
              /uls《 中<报 》( 201moreiv>itn5%B3%E9%94%AE%E罚 201> 3 m2a" ref大http://&w=1.163.c ">;"> &> 报 yodaoad_ ="_blank" hrefn="so_zoom:1A2%< 张国 >报 class=_singinBv>/报 s《 中>报 &w=1PublicAccoulass>/报 s《 #--评论模块结构--v《 报 》( 201iv> sh06 bdwb> arrr<报 》( 201 wtn 2n c0is="bl1" yodaoad_2" dt = ="_zoom:1A2%< 张国 >报 》( 201z/sp b wtn 2n c0=>《 中 >报 》( 201caseiv>/报 s《 中 >报 》( 201罚 /报 s《 中>/报 s《 #--引用模块结构--v《 其最大< v《 中 >/报 s《 >报 》( 201z/sp /end-vv>/报 s《 #--博主发起的投票--v《 ">其最大接收数其最大接收数${fn1(x.voteTime)}/报 s《 3为自动) /t=dip v《报 》( 201l 罚 hT: ">其最大<弑 s《 中 >报 》( 201r cr hT: ">其最大<弑 s《 中>/报 s《rrrr>报 》( 201nb-mb lcr bh ce=v《 中国>报 》( 201l bl bh">其最大<弑 s《 中 >报 》( 201r br bh">其最大<弑 s《 中 >报 》( 201c bc bh lcr">其最大<弑 s《 中>/报 s《rr>/报 s《 报 》( 201l wl g lg hT: ">其最大<弑 s《 中箁r>报 》( 201l wl t lt">其最大<弑 s《 中箁r>报 》( 201l wl b lbiv其最大报 》( 201 nwr g rg hT: ">其最大<弑 s《 中箁r>报 》( 201 nwr t rt">其最大<弑 s《 中箁r>报 》( 201 nwr b rbiv其最大报 》( 201wkg h ce=v>报 》( 201 hiv其最大报 》( 201r hiv其最大报 》( 201c hiv其最大/报 s报 》( 201nb-5%e: 2-fot=>《 >报 》( 201wkg h=v《 中

              页脚"Th2v《 中>报 》( 201k">rrrr >a rel="nofollow"》( 201m2an> 8/tn5%B3%E9%94%AE%Etref大http://yxpa163.c " 的 罚 201pn> 10">-a rel="nofollow"》( 201m2an> 8/tn5%B3%E9%94%AE%Etref大http://&w=1a163.c /iv> c/ths i/iv博客风格 罚 201pn> 10">-a rel="nofollow"》( 201m2an> 8/tn5%B3%E9%94%AE%Etref大http://&w=1a163.c /services/wap&w=1.html">手机博客 罚 201pn> 10">-a rel="nofollow"》( 201m2an> 8/tn5%B3%E9%94%AE%Etref大http:///span>

/app?ss==qbboke_htt50ht9_0th 下载 title APP3_nk rel="alternate" nype="applic 。/rss+xml="n_sin="RSS ref大http://
10">- 8/t $_foot_subt=dibeiv> 罚 201iv> m2an -919m2其最大< v>itle="分蟤2an> 8/>订阅此博客p》( 201> 8">网易公司版权所有其最大絚opy;1997-htt7!--[if lte IE 6]v>/报 s/报 s/报 s《 <报 》( 201nb-tpl: 2-iniais="bl1" &w=1-163-c -tacpl <" dt = ="nk" hrefn="so">rr 罚 201froiv> cen 1n 1-4iv其最大《 >itle="分蟨"$_n5%B3%E9%94%AE%Etref大http://&w=1a163.c /ss=iv 。.do?h://=ss=iv 。&&usernam =${u}iv${u}rrrr 謠li// wl as x}《 rr >报 》( 201grpiv${x.g}itle="分蟟tm noul="tref大禕t ioefocus="nrudi nam ="{if nypeof(y.v)=='string'}${y.v}{else}${y_index}{&" }=v${y.n} 0':'> 3','> 1':'> 4','> 2':'> 5','> 3':'> 6','> 4':'> 7','> 5':'> 9'}};《 諨 <.servTime = '06/27/htt7 06:27:12';《 謜=c 。.api = 'http://api.&w=1.163.c /';《 謜=c 。.ms = 'http://api.&w=1.163.c /ms /dwr';《 謜=c 。.dwr = 'http://api.&w=1.163.c /
/t=dip v《rrrr messar/j/pc.js?v=1492653527459m2>/t=dip v《rrrr messar/j/m/m-3/pm.js?v=1492653527459m2>/t=dip v《rr Image().src = 'http://&w=1a163.c /c messah = _s/analyse.png?s=p&tr'+> D <().getTime();《 >/t=dip v《/t=dip v 《《《>t=dip nype="inen/javat=dip iv《 中rwindow.se=Timeout(funs=ion(){《 shJ.loa S=dip ('http://mus.ph.126. /ph.js?0 1');《 sh《 shJ.i://D aByDWR(w=c 。.dwr,'MusBeanNew','tetCopy> MusSessionToken',false);《 },t000);《>/t=dip v《《《>t=dip v《window.se=Timeout(funs=ion(){《 "var t=dip = docu idt.c%eateEns idt('t=dip ');《rrrrt=dip .async = 1;《rrrrt=dip .src = 'http://&1.bst.126. /> regflow/res/js/&w=1_aswlf_V3_1.js';《 docu idt.body.appiddChild(t=dip );《rrrr },300);《《>/t=dip v 《 中r messaprentycode/prettify.js"2>/t=dip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