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复旦学生数次抨击母校学风沦丧 单方面宣告退学  

2013-04-18 10:58:05|  分类: 十年树木*高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4-18 来源:武汉晚报  特派记者张勇军 发自上海

  

2012年12月29日,襄阳籍学生袁涛单方面宣布退学。这一天,他在人人网上发表文章《再见,“自由而无用”的复旦》,宣布退学。

可能,他是复旦大学史上,第一个因“看不起学校”而退学的学生。

2010年,袁涛从襄阳四中考进了复旦大学。读高中时,他是襄阳四中的“奥赛班班长”,也是“省级优秀团员”。

4月10日,春光明媚。上海复旦大学,校园平静、从容。

此前,袁涛数次抨击母校,言辞犀利。从筷子事件、募捐事件,到插班生事件,原本默默无闻的袁涛,一步步成为复旦大学系列“维权事件”的主角,并陷进了舆论漩涡。

一场关于袁涛的笔战和骂战,在复旦大学、乃至全社会,持续了一年多,这场争论至今未停。

宣告退学

4月10日下午3点,上课期间的复旦大学南区学生宿舍,没有喧嚣。因为彻夜“写小说”,袁涛起床不久。打开一楼宿舍的防盗门,他探出头来,对记者说声“你好”,然后招呼记者进楼。

袁涛身材瘦小,戴眼镜,语速缓慢、从容。很难想像,他就是人人网里骂遍“复旦大学校长、老师、学生”的“彪悍学生”。

2012年12月29日,袁涛在人人网发表文章《再见,自由而无用的复旦》,单方面宣布退学。他在文章中称:复旦,早已不再是校歌里的复旦,“我对复旦的肄业证已没有兴趣。”

袁涛说,大三期间的住宿费已经交了,他可以继续住在寝室。此外,他在学校做自己想做的事,还可以减轻父母的担忧。

一手把袁涛从襄阳招进复旦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冯玮说,严格上来说,袁涛还没有办理退学手续,目前仍是复旦大学的学生。

陷入“迷惘”

591分,湖北省高考第88名。这是袁涛的高考成绩单。

2010年7月,他在北京一家餐厅打工时,就被复旦大学“预录取”了,“预录协议是爸爸帮我签的,并非外界传言的复旦大学降分录取。”

袁涛曾把大学看成“天堂”:思想自由,学风严谨,氛围浓厚;学生专心读书,相互交流;老师对学生负责,专注教研。

大一时,刚开始还觉得“好玩”的袁涛很快发现,“这决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更不是想象中的复旦。”

“有的老师上课就是念PPT,再就是照本宣科,这样的教学一点营养都没有,上课毫无意义,还不如自己看书。”他陷入了迷惘,期中考试之后就萌发了退学的念头。

袁涛在大一选修了10多门功课,一学期下来挂了2门,成为班上的倒数第二名。

期末考试时,有一门功课是《新闻思想》,袁涛文不对题乱写一通,但最后竟然拿到了B+。“几乎所有人都是B+”,他认为“老师不负责任,乱给分。这能证明什么本事?“

此时的袁涛,和寝室的同学来往并不多,”同学们的学习纯粹是为了应付考试,把成绩搞上去。“他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融入不了”。

“笔战”复旦

一个偶然事件,让袁涛成为复旦大学的名人。

2012年4月,袁涛正在读大二,在学校食堂吃饭时吃出了筷子的木屑,“筷子完全腐了,我反映了很多次,食堂就是不换。”

他在网上发帖《友情恳请复旦食堂换筷子》,称“如果两周内复旦南食不换筷子,届时我会把筷子全部换成新的,紧接着会在南区食堂门口举行折筷子大赛,全程录像。”

他的这篇网络日志,一天点击量就上万。第二天,食堂悄然更换了筷子,同学们称袁涛为“筷子哥”。

舆论的力量,和解决问题的效率,给袁涛带来了空前的成就感,他由此学会了利用网络平台来表达“意见”。

高中校友石健患脑瘤,并不相识的袁涛,牵头策划了“石健加油”全国高校募捐活动。第一周,他们就募捐了30多万元。

袁涛在复旦大学的募捐并未获得校方允许,他和几名襄阳校友在学校食堂门口发传单时,遭到了保安的驱赶。

袁涛觉得学校很冷漠,回到寝室后辗转反侧。“这是个导火索,我把两年来对学校的不满全部发泄出来。”当天,袁涛在网上写了一篇长长的日志:上乒乓球课不准穿牛仔裤、学校没有快递点,均被他提及。

“如果以后混好的话,一定给上海交大捐款,希望交大越办越好。”在文章的最后,袁涛因为“募捐受阻”的一句气话,让他站到了复旦大学“爱校学生”的对立面。袁涛本想在自己的个人主页上发发牢骚,但引来了铺天盖地的骂声。

校园广播公开“讨伐”

2012年7月,复旦大学发生拒录5名“二本院校”插班生事件。

袁涛调查后认为,复旦大学先允许学生考试,成绩合格后又拒绝录取,这是复旦大学的错。

他发表《复旦,你的校训丢了——“插班生事件”始末和真相》,大量举证抨击复旦大学,认为“复旦的错,却让考生们承担不利后果”。

袁涛的“维权”之举,没有得到同学们的支持,反而引来不明真相的谩骂。

这一次,几乎没有人支持袁涛,这让袁涛感到“很邪门儿”。

2012年12月,袁涛发表《薄学而渎职的复旦》,抨击“复旦学风沦丧”,讽刺“有的老师读的书还没有写的书多”。

让袁涛难以接受的是,复旦大学校园广播公开发表一篇“讨伐”他的评论文章。至今,他仍将这条4分59秒的广播录音,存在自己的手机中当作起床闹铃。

对学校彻底失望了,袁涛决意退学。

冯玮认为,自古以来,文人强调怀疑、批判精神。他认可袁涛的这种精神,但不认可他的偏激行为,“他对复旦大学的认知是片面的。”实际上,复旦大学相对比较自由和宽容,袁涛退学事件至今,学校主要领导并未在意此事,也未发表过言论,“可能是他希望以这种方式来吸引别人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