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后示范时代高职教育的反思:回归宁静淡泊  

2013-05-08 17:08:36|  分类: 高职*技院(宏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王磊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5月06日   T02 版)

 

“好像有目标就会产生冲动,学校渴望快速发展的冲动不断激励着我们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盛健坦言,自己时常会有些许无奈,“特别是示范校建设的影响,做大项目的时候习惯了轰轰烈烈,一下子冷下来,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我觉得,做教育的人应该冷静,因为教育有自身的规律,教育很难三年两年就做成什么事情,所以我们要保持一点宁静和淡泊的心态。”在他看来,扎扎实实地做一些课程内容、课程教学模式、课程方法、课程资源的工作,才能使得高职院校的类型特征更为鲜明。“至少你的教科书和本科教科书拿出来是有明显区别的,你的教学方式与本科教学相比,是有实质性差别的。”

“这些工作都是在积蓄我们的力量,等到机会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拿出一些东西,迎接它的到来。”他说。

在4月23日举行的高职院校“后示范”发展研讨会上,盛健的话题刚一抛出就激起了不少院校负责人的共鸣。

“对‘示范高职’有两种理解,一种指的是对示范高职建设项目的验收,还有一种就是,我现在就是示范高职了,我宁愿相信前一种的说法,千万不要认为示范高职四五年就建设成功了,验收只是一个起点。”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原院长范国强认为,示范高职建设项目验收以后,一定要克服大跃进的心态。“现在我们要讲的就是教育规律、教学规律、人才培养规律,而这不能急,是一个慢工活儿。所以我们办教育要慎提跨越式发展,一定要静下心来搞建设。”

“升本”的冲动不能成为高职院校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在本次研讨会上,高职院校究竟将来“升不升本”这一敏感话题再度成为众多院校负责人关注的焦点。也许,这不仅仅是学生和家长的“意愿”,更是高职院校发展过程中院校负责人最迫切的渴望。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目前教育部门已经对此加强研究,但尚未出台具体意见。不过,国家近期出台政策鼓励高职院校与应用型本科院校联合培养专业人才,使得高职院校的“升本”冲动再度被激发出来。

依我个人的理解,目前教育部所提出的构建现代职教体系,跟目前的高职学校的‘升格’关联度并不是很大,所以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在林宇看来,“也就是说勾勒了一个非常好的前景,将来体系构建之后,这个体系内部肯定要有一个联通和流动,那个时候这个问题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

“一旦建立了这种机制,是不是能够轮到你头上,我觉得这是院校应该思考的。”林宇说,“我们通过增强自身实力,在将来的资源分配当中能够占据一个有利的地位,这应该是院校长要思考的问题,或者说主要的精力应该放在这里。”  “升格的动机不是解决我们的就业难题,我不主张示范高职把升格的问题作为内需发展的驱动力。”在范国强看来,“就算‘示范’院校都升了,还有1000所高职是专科层次,如果把这个层次搞浮躁起来,对国家的教育是很不利的。”

对此,于德弘提出,“我是坚决同意不升本的,但我建议搞四年制,达到四年制的标准是要颁发和本科同等的文凭。”

“虽然我们目前不能‘升格’,但是我们的办学水平还是要朝着本科的水平发展。”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李登万说。

在本次研讨会上,一些高职院校的负责人介绍了“四年制”的探索经验。

“面对新技术、新要求和新问题,三年制矿井建设专业高职毕业生的专业技术基础能力和发展后劲明显不足。”据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袁洪志介绍,两年前,学校与中煤建设集团联合培养矿井建设专业四年制专门人才。“中煤建设学院”应运而生,采取联合招生、共同培养、定向就业的方式,在学校矿井建设专业中选拔优秀学生,延长一年学制,实施四年制系统培养。学生前三年学习合格毕业后,颁发专科毕业证书,第四年学习则根据企业需要制定培养计划,学业完成并合格后,校企双方颁发写实性证书。

根据校企双方约定,中煤建设集团给予矿井建设专业四年制毕业生薪酬待遇参照本科毕业生标准执行,安家费按照本科毕业生标准发放,初次职称评定享受本科学历。        

高职院校不能办成培训机构

随着高职教育的发展,“校企合作”、“订单培养”已经成为各院校发展的通用路径,这些具有鲜明时代印记和职业教育特色的名称,已经成为当代高等职业教育话语体系中的组成部分。

 不过,不少示范院校的负责人开始对此进行了反思,他们希望从教育规律出发,重新厘定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学校与企业、学生之间的关系。

“我不太赞成把大学文化变成企业文化和行业文化,既然高等职业教育是高等教育的组成部分,高等教育的共性应该有,所以不能把我们高等教育变成一种培训。”范国强道出了自己的担忧,“现在有些高职院校‘高等教育’的属性偏弱,不少属于高等教育的课程都砍掉了,理由是学生不愿意学。”

  “高职作为学校这么一个专门的机构,它的定位、功能、办学的价值取向究竟是什么?如果我们都学企业的做法,去追逐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作为学校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覃川如是说。

  他在研讨会上提出了自己对于“订单培养”的异议,“这个提法有些不准确,是订单合作还是订单培养?如果是企业人才需求的订单,有没有考虑到学生求学的订单?这需要回到教育的原点来思考,它涉及我们的人才培养模式。”

  “我们注重岗位的就业,但是有没有考虑到学生今后的可持续发展?有没有考虑到学校对于受教育者的生命关怀?”覃川说。

  对此,俞仲文也提出,“‘以就业为导向’的教育模式,有时候是矫枉过正,与‘以就业能力为导向’之间存在着差别。”在他看来,以职业岗位或者工位来设置课程的做法,“只对了一半”,还应该从技术活动全过程出发,以发展技术创新能力为导向。

他分析,很多人都把实践教学放在第一,而扔掉了理论教学,此外,大家经常认为的技术研发是本科教育的事情,另外就是顶岗实习的“放羊管理”和简单重复,这些都是值得反思的。 

谈起示范校建设时,林宇认为,短时期内它可以解决突出问题,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是教育本身是讲规律的,必须处理好跨越式发展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示范建设是一个改革的过程,我们要及时地把改革的经验、成果固化下来,甚至是制度固化下来,使它成为推动高职事业持续发展的一种动力。”

“高等职业教育就是高等、职业、教育,我觉得这个解析很有意思,首先是教育,它是高等教育,又是职业教育。”在林宇看来,如何确立高等教育的属性跟职业教育属性,需要高职院校静下心来思考。“不同院校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在处理高等教育属性、职业教育属性的关系上,两者之间的比重和重点应该是不一样的。”

 回到课程改革上来,真正让学生受益

“过去的示范建设处在一个快速的发展期,为了项目建设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我总觉得发展过程当中出现了营养不良和基础薄弱的现象,应该沉下心来扎扎实实的‘补课’”。覃川认为加强内涵建设、提升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的抓手就是“课程改革”。

“过去我们更多的是关注专业建设,关注专业外延拓展,因为专业外延建设有项目和资金,很容易展现成果的形象,但课程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来自各个方面的阻力都有。”“我们目前的课程,往往关注实体课程,不太关注虚体课程,关注显性课程,不太关注隐性课程。”在他看来,想从国家层面到学校层面,下一阶段要关注课程建设问题,这是“后示范”时期的核心工作。

“教育理念的更新很重要。”覃川建议,作为高职院校的教育工作者,应该补上课程论、教学论、教育哲学这些方面的课程,重新回到教育的原点,使高职教育的理论有可支撑的东西。

“我们更应当关注学生如何从教学改革和各种项目建设中受益问题。”据盛健观察,“有一个情况,学校轰轰烈烈,教师辛辛苦苦,学生却茫然不知。比如,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课程是国家精品课程还是什么课程。”

“学生没有明显感觉到这个课程对他带来的变化——由此提出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所有的改革工作到底惠及学生多少。”据盛健介绍,为此学校提出一个“攀越计划”,以课程建设、课堂教学方式改革为主要内容的教学基本建设。“我觉得这些工作需要不断地去做,因为教育永远是新鲜的,不是内容在变,就是学生在变。”

 过课改的最终落实依赖教师,他们需要为此付出更多的劳动。在盛健看来,“我们经常说高职教师相对本科教师要轻松一点,高职教师什么时候不轻松了,高职教育就会比现在的地位高一点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理性看待高职示范建设: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本报记者 王磊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5月06日   T05 版)

“我们当时普遍反映的问题就是,当学校验收结束的时候,似乎才感觉到、或者是找到了示范校建设的感觉。”

“示范校建设给我们整个高职院校带来了非常深刻的变化,最直接的好处就是由于中央财政的带动,整个地方政府投入加大,重视程度也在加大。”

“示范校建设为高职学校赢得了空间和时间,赢得声誉、赢得资源,但是甜头刚刚尝到就戛然而止,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把国家级示范校的成果延续下去。”……

在4月23日举行的高职院校“后示范”发展研讨会上,不仅各级教育部门的主管领导,几乎所有与会的院校长都流露出对“示范校”建设的依依不舍之情。作为一个国家层面的战略项目,它对高职教育的发展功不可没,进入国家“示范校”、“骨干校”方阵的各院校对此更是感受真切,从某个角度看,这也足以印证该项目的效果和意义,它所提供的外部推动力已经转化成院校内在发展的驱动力。

固化和深化“示范校”成果,应当成为高职院校的自觉实践

“做了三年的材料,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不是终结,而是刚刚开始。”在杨凌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曹毓刚看来,“示范验收后,我们应该怎么做,由此提出一个示范的应用、深化和巩固的问题。”

对此,上海市教委高教处副处长许涛也有同感,他举了一个具体的例子:“我们有的学校把这个项目全部分解到所有的老师身上,有一些研究生毕业才两年,身上就有两三个项目,可能他有三、五万块钱,别看这一点钱、这一点项目,他通过三年建设,找到了个人职业发展的体验,干劲出来了,但是如今项目结束了。”

他认为,改革的机制应该确定下来,示范校的核心是专业建设,对专业人才培养的改革和对社会服务的改革。“如果我们不保护这种机制的话,后面很容易给学校造成一种印象,我们就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我们展览完了就结束。”

教育部职成司高职高专处处长林宇认为,示范校也好,骨干校也罢,都进行了这样那样的改革,但是这些改革都是局限在部分专业里,甚至是部分方面的一些探索,甚至说我们示范校、骨干校本身而言,并没有在全校深入地推广,部分学校各自取得的经验之间的交流也并不充分。“我们战线上整体的改革还并不是很深入,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和经验,但是这些成绩和经验并没有完全固化成我们这条战线的实力和实际水准。”

“正是众多示范校的努力和探索,为我们面上大多数学校的发展指引了方向,探索了道路。”在他看来,作为国家示范校,除了自身的改革,自身需要提高质量、实力之外,也应该兼顾为高职教育整体拓展发展空间的责任。

改革不能就此停步,如何把示范校成果固化下来,已经成为大多数高职院校的自觉实践,所幸的是,不少院校已经开始启动相关计划,这些计划被冠以振奋人心的名字,比如,“飞跃计划”、“攀登项目”,它从某种角度彰显着院校内在的改革愿望。

据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孙爱武介绍,该校正在启动“第二次创业”的行动计划,通过“转型升级”这一抓手,实施内涵建设和育人质量的提升工程。

在他看来,这种“转型”首先是发展模式的转型,从以往更加看中外延和规模扩张,转变到要以内涵的提升、质量的提升的发展道路上来;其次是发展重心的转变,从以往重硬件的投入、硬实力的提高转到软实力的提升,转到人的提升方面上来;最后是发展机制的转变。过去重目标手段的管理,项目拿到了成绩就有了,现在要逐步地转到以人为本,重视绩效,以达到优绩优酬的管理目的。

“为了达到转型和升级的目标,要从哪些方面来进行突破呢?”据孙爱武介绍,该校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八个方面的强校工程,加强内涵建设。具体的从特色的打造,质量的提升、管理模式的转型、人才队伍的建设、大学文化和大学精神的塑造、服务水平的提升、开放合作、全面创新,从这八个方面来实施转型升级的过程。

关于内涵建设,林宇认为,这是高职教育的基础,是贯穿始终的主线。据他介绍,从职教发展之初,教育部就花了很大的精力研究内涵建设,相关文件中都曾有过明确的表述,但是关键就是,文件的语言如何落实到学校的实际规章制度和教师实际的行动上,以及对学生实际的培养过程当中去。“我觉得还有很大的空间、很大的余地,很多的工作要做。” 

高职院校需要坚守特色定位,不断优化专业结构

对于高职院校来说,内涵建设的前提是,首先明确自己的办学定位。

“我们首先需要明确,高等职业教育和高职院校在国家重大建设目标中的使命和任务是什么?”在西安交大原副校长于德弘看来,高职院校首先要成为合格人才和优秀人才的摇篮,其次要成为中小企业的技术中心,高新技术的孵化剂、蓄水池,国内外技术学校的合作伙伴;要成为职业技术教育和终生学习的中心;要成为社会发展的文化中心和国际交流中心。 

“高职院校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要明确重点服务,在重点领域率先突破,占领制高点,形成优势和特色,主要是引导高职院校面向产业与区域经济重构专业集群,加强重点专业群综合性实训基地和教学团队等重点建设。”在江苏省教育厅副厅长丁晓昌看来,专业群是高职院校围绕某一技术领域、服务领域和产业链节点,与本院具有明显优势和特色的核心专业为龙头,充分融合各相关专业而形成的专业集群,代表着学院的专一发展方向和重心。

    据他介绍,“十二五”期间,江苏有200多个省级专业群重点建设,占到高职院校专业点数的四分之一。专业群重点进行核心课程建设,通过平台加模块,实现底层共享、中层分类、上层互选,以平台课程保证专业群的基本规格和全面发展的共性要求,以模块彰显特色。同时,加强专业群教学团队,综合型实训基地,数字化优质教育教学资源和体制机制建设。通过专业群建设,有效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增强毕业生的岗位适应性和职业迁移能力,形成合力,提升服务产业的能力。

“后示范”建设促进了高职专业的快速发展,专业群建设初具规模,但是,由此也引发了如何优化专业结构的问题。

对此,曾经参加过20所示范高职评估的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原院长范国强认为,“不少学校存在的共性问题是,专业建设膨胀,但是没有特色,专业群的布局存在问题,有同质化的倾向。”

他指出,原来很有特色的一些学校,它的特色弱化,它的优质资源被稀释,专业建设“多、综合化”,但没有特色。“学校应该是千姿百态,百花齐放,不能是百校一面、千校一模,作为院校长应当有独立思考能力。” 

对此,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曹根基认为,高职院校的功能定位,必须树立特色意识,紧密结合区域经济发展状况,构建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良性互动,能服务、支撑、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办学体系,这样才能体现专业群自身存在的价值。 

据了解,装备制造业是江苏第一大产业,也是常州的支柱产业,当前正处在技术爬坡和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所以我们现在把所有的专业进行了新的规划和调整,围绕着装备制造业这个产业链来开设我们相应的专业群和专业。”据曹根基介绍,目前该校形成了以装备制造技术为特色,数控设备应用与维护、模具设计与制造、电气自动化技术等机电类专业为主体的专业格局。

毋庸置疑,“示范校”的核心建设是专业建设,对于高职院校的重点专业来说,如何进一步的优化发展决定了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据许涛介绍,上海市目前正在实施高等教育内涵建设工程(又称“085”工程),把内涵建设作为主要突破口,以高等学校发展规划定位和学科专业结构优化布局结构调整为主要抓手,以学科建设和创新人才培养为重点,整体推进高等教育考核评价机制、科技创新和人事制度等改革。 

“我们高职层面一共有164个重点专业制定了路线图,重点专业负责人都来集训。”据他透露,当时一批已经完成示范校验收的重点专业负责人感到有些轻松,觉得“已经建的差不多了”,后来要求这164个专业负责人同场竞技,接受培训。

 “我们要求专业主任上来讲,这个专业是怎么设计的,跨专业地讲给别人听。” 在许涛看来,“即使你是国家级示范校的骨干专业,我们也要逼着他们去说,这样才能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