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滥用影响因子会毁了真正的科学  

2013-06-25 17:29:08|  分类: 高校与科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5月19日《文汇报》记者 许琦敏

 

  “滥用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其后果是毁灭性的!”美国《科学》杂志主编布鲁斯·阿尔伯特在前天发表的社论中呼吁,停止使用学术期刊的影响因子来评判科学家的个人工作。

 

  “影响因子狂热”正在全球科学评价体系中愈演愈烈,中国更深受其害。昨天,多位学者向记者表示,改变“影响因子至上”的科研评价体系已成为世界科学界的共识,中国更应顺时而动,积极建立更合理的科研评价体系。

 

  影响因子不该出现在个人简历中

 

  影响因子,它只是一个数字,用来表示一本学术期刊每年发表的论文被其他论文引用了多少次。它的诞生是一种进步,从此学术期刊有了显示学术影响力大小的清晰指标。

 

  “它是用来衡量杂志质量的,不该被用来衡量科学家个人工作的质量。”布鲁斯在社论中说,当他看到一位科学家将发表过自己论文的杂志的影响因子仔细地罗列在简历上,并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三位数时,他立刻感觉到影响因子被滥用了。

 

  在一些国家,尤其是正在经历科研大发展的国家,将影响因子与科学家的求职、晋升联系在一起,使这股滥用之风愈刮愈烈。

 

  中国科技界尤受其害:从学生毕业,到评职称,乃至院士评选、单位申报先进,影响因子几乎无处不在。更有甚者,还衍生出了许多“寄生”于影响因子的产业,比如一些公司专门帮科技人员在核心刊物中发表论文;又比如,一些图书馆做起了统计影响因子的“认证”生意,收费颇高还很红火。

 

  20年前将国际SCI论文引入中国科研评价体系,看论文的影响因子,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教授汪品先是积极的倡导者。在当年,这把“洋榔头”有力地敲开了中国固步自封的学术圈。

 

  “但后来,拿影响因子给论文质量打分,变成所有学科通用的定量标志,甚至按影响因子发奖金,那就变味了。”汪品先认为,不可定量比较的学术成就硬要定量化,最终导致了目前科学评价的“悲惨现状”。

 

  它鼓动科学家“趋炎附势”

 

  “在有些国家,学术杂志影响因子不足5,就直接被‘归零’。”布鲁斯认为,这种对影响因子的狂热追捧,最终会给科研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因为,根据杂志影响因子的计算方法,一个领域中,从事研究的人越多,发表的论文就越多,同时被引用的次数也会越多,逐年累积下,杂志的影响因子就会越来越高。

 

  如果论文所发表杂志的影响因子被当作一根绝对的“指挥棒”,那就会鼓动科学家投身到热门科研领域中,而无视那些杂志影响影子不那么高的领域,这些领域包括社会学、经济学等。

 

  同时,为了将论文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杂志上,科学家不得不在杂志审稿人、编辑的百般挑剔前委曲求全——科学家本该关注科学本身的价值,现在却变得“非某杂志不发”。

 

  “除非改变这种评价方式,否则会阻碍年轻人科研‘拓荒’的脚步。”对布鲁斯的这番话,中美两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所所长周忠和十分赞同。他认为,“影响因子狂热”似乎在中国找到了最适宜生长的社会土壤。科学评价一旦被某个指标“绑架”,便脱离了科学的本质。而这股狂热会使科研土壤变得贫瘠,使探索科学的高尚情操,有时候变成了玩弄数字的游戏,也容易从中滋生出弄虚作假的腐败之风。

 

  评价应回归科学本质

 

  滥用影响因子来评价科学家个人工作,已成为危及世界科学界健康的“病害”。

 

  去年12月,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在内的75家机构和150多位知名科学家,在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会议上支持签署了《关于研究评价的旧金山宣言》。宣言认为,科学界应该停止使用影响因子评价科学家个人的工作;影响因子不能作为替代物用于评估科学家的贡献,以及招聘、晋升和项目资助等的依据。

 

  如何才能客观、准确地评价一个科学家的工作?周忠和认为,应以同行评价为主,影响因子只可作为一个参考指标。他解释,学术论文仅仅是科研工作的一部分,学者的专著、重要的会议文集、受邀撰写的综述,都是学术成就,有些甚至比论文更重要。归根到底,真正懂行、负责任的同行评价是最为重要的,因此应当营造重视学术声誉和科学独立性的文化氛围,减少行政干预和无谓的各类社会评比。

 

  作为科研管理者,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校长俞涛认为,滥用影响因子恰恰反映出中国缺乏科学的评价体系。俞涛告诉记者,中国科协一直想推动第三方科技评价体系的建立,而上海已有二三十家学会在进行同行评价的试点。但如何建立起一套具有公信力的评价体系和规范,是一个需要深入探究的课题。

 

  其实,中国的科研管理部门也已意识到这一问题,正在逐步改变单一的评价标准。汪品先透露,现在科技部、自然基金委等在评审实验室、学科带头人时,已不再文章数量和影响因子至上,而在强调“解决了什么问题”、有什么样的科学突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