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财政局凭什么“天天求教育局长花钱”?  

2014-01-14 19:30:02|  分类: 小学*中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福东   01月14日 百度百家

      每到年底,政府“突击花钱”都会成为各地夺目的政治景观。今年情况略好,很多部门连普通年货都不太敢发了,奢豪的天价晚会和超标采购也有所收敛。这与一年多来的反腐成效相呼应,中央打老虎的意志坚决一些,官吏们就见风使舵正襟危坐表现出实干勤勉的姿态多一些。谁也不想为了这些事轻易往枪口上撞。

    “花钱”收紧之时,抱怨就随之而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东部某发达省份一地级市财政局预算局局长李山(化名),在谈及地方财政预算执行怪象时,就感叹说:“我天天都求着教育局长花钱。”

    这句话会让很多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法定的财政性教育经费预算占GDP4%的规定,媒体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直到2012年才被中央政府采纳贯彻。这才过一年多,地方教育局就钱多得花不过来了?答案当然和该市处于东部发达省份有关,因为区域间教育发展的均衡度不同,学生数量和软硬件基础也有差异,按照统一的标准,有些贫困地方教育经费仍然不够用,有些地方则显得相对宽裕。但竟会宽裕到这个地步?

   这位化名的预算局长说,财政部门官员在想着如何筹钱的同时还要为如何花钱烦恼。比如《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用于实施义务教育财政拨款的增长比例应当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比例。其实在教育发达地区不必追求这样的刚性增长,“比如我去年造一所学校,今年要在造一所学校的基础上还要增长,今年再造一所学校后还要在此基础上再增长。”他反问,“如果继续在支出基数的基础上增长,我们财政怎么做?”

     这个说法有偷换概念之嫌,《义务教育法》仅要求教育拨款增长比例高于同期财政经常性收入,并没有僵化到造学校也要逐年增长的硬性规定地步。这种莫须有的前提,所引出的“天天求着教育局长花钱”结论的真实性,也大为可疑。从来没听说教育局长嫌预算过多的——这样的局长如果存在,也一定不合格吧。

      记者很容易被采访对象所利用,一般的读者不会注意到这其中的逻辑硬伤,报道的结果就是混淆了预算执行的真问题。

     现实是,一些省份仍不愿执行法定的教育拨款比例要求。譬如广东,就并未达到占GDP4%的规定。教育经费比例“一刀切”的确可能存在问题,但在现有体制下,如果不做硬性规定,只可能让弱势的教育部门在争抢“蛋糕”的博弈中一败再败。教育的整体投入会在现有的基础上大幅下降,一如2012年以前。

     不过,“求花钱”错乱言论的背后,却也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发达地区教育拨款远较不发达地区宽裕。中国相关的转移支付还应更给力,才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中国的财政预算管理体制,不仅僵化,远离公平正义,也以其特有的粗放形式,给予了官吏足够的贪腐空间。需要加强人大与媒体的监督力度,让财政预算及执行账目细化、更有透明度。新的权力制衡机制如果一日未建立,财政预算及执行的烂帐,就一日无法得到清理。而在人民真正有权力约束政府公权力的时候,“一刀切”的教育经费比例规定,才可以被更自主的预算编制所替代。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