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工业设计为“苏州制造”插上腾飞翅膀  

2017-03-13 21:06:26|  分类: 长三角职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业设计为“苏州制造”插上腾飞翅膀

《苏州日报》2016630日第1版 作者:施晓平

“工业设计”听起来离生活似乎有点远。其实不然,生活中使用的产品许多都经过了工业设计,小到一只拎包、一双袜子,大到一台冰箱、一辆汽车。

历史上,苏州和全国都出现过一些传统的工业设计。新的历史时期,全国尤其是苏州这样的工业发达、消费旺盛地区,对工业设计提出了新的要求。总体而言,苏州乃至全国的工业设计还不很发达。如何借助工业设计,为苏州制造、中国制造插上腾飞翅膀?针对这一问题,本期文化访谈专门对话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李琦和苏州工业设计协会会长王黎明。

设计投入和收益之比可达11500

苏周刊:对许多人来说,工业设计”这个词组还有点陌生,“什么是工业设计?

李琦:工业设计又称工业产品设计学,是一项专门服务,是考虑使用者和生产者双方的利益而对工业产品、产品系列的外形、功能、使用价值等进行的一种设计,英文是Industrial Design,简称ID设计。

王黎明:工业设计还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指将策略性解决问题的过程应用于工业产品、系统、服务及体验的设计活动;另一种是指以工学、美学、经济学为基础对工业产品进行设计。它以批量生产的产品为对象,涉及心理学、社会学、美学、人机工程学、机械构造、摄影、色彩学等,是各种学科、技术和审美观念的交叉产物,游离在艺术与科技之间。

苏周刊:能否举个例子来说明工业设计?

王黎明:比如电饭锅。在它诞生前,许多人用电炉煮饭,后来通过工业设计,把电炉包起来,成为早期的电饭锅。再后来增加微电脑芯片,可设定煮饭时间、控制口感,成为智能电饭锅。帮助电炉实现这两个转变的过程,就是工业设计。

苏周刊:工业设计可以分哪些类?

李琦:可分为产品设计、环境设计、传播设计、设计管理4大类,具体包括造型设计、机械设计、电路设计、服装设计、环境规划、室内设计、建筑设计、UI设计、平面设计、包装设计、广告设计、动画设计、展示设计、网站设计等。

苏周刊:工业设计有多少年历史了?

李琦:有资料说,工业设计起源于“包豪斯”(Bauhaus)。这是成立于1919年的德国魏玛市“公立包豪斯学校”的简称,后来该校改称“设计学院”,习惯上仍沿称“包豪斯”,现在叫“魏玛包豪斯大学”。

其实,包豪斯只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它的成立标志的只是现代工业设计人才培养机构的诞生,全世界工业设计的历史要早得多,就算现代工业设计,历史也已超过100年。

王黎明:是的。众所周知,工业是指采集原料,并把它们加工成产品的工作和过程,经过了手工业、机器大工业、现代工业等发展阶段。早在手工业时代,已有不少产品通过简单机械、模具等进行批量生产了,如纺织业、陶瓷业、金属加工业等,它们或多或少要设计花纹、造型等。这样算起来,国内外工业设计至少已有几千年历史了。我们现在所说的工业设计,特指现代工业设计。

苏周刊:工业设计是怎样一个过程?

李琦:它需要通过调研,分析人的需求、产品的潜在存在方式,结合工艺成本以及结构、人机工程、人群习惯,综合设计解决方案,完了还要跟进后续生产控制,对包装以及平面标识、宣传方案、售后进行跟踪反馈。

苏周刊:有人认为,工业设计是花架子,对此应该怎么看?

李琦、王黎明:绝对不是花架子。工业设计与制造业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工业设计成果如果没有制造业落地,那是白设计;但制造业没有工业设计输送好的项目、好的资源,就只能做低端产品,利润很低。开展工业设计,可以通过对消费需求的深度挖掘,结合技术、商业关系引导创新、促进商业成功及提供更好质量的生活。

此外,工业设计还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据美国工业设计协会测算,工业品外观每投入1美元,可带来1500美元的收益。日本日立公司每增加1000亿日元的销售收入,工业设计起作用所占的比例为51%。好的工业设计可以降低成本,提高用户的接受概率,提高产品附加值,企业也将获得更高的战略价值。

苏周刊:能否介绍几种现代工业设计早期的经典代表产品?

李琦:比如1896年的贝利纳留声机。虽然留声机1877年就已发明,但贝利纳留声机不仅有漂亮的大喇叭,还加入了发条式马达,在外观与功能上确立了以后发展的范本。

再如1901年的第一辆量产敞篷汽车,虽然在拥有汽车造型的同时还有着马车的影子,但已经有了成熟的速度计和仪表板,传动系统也已接近现代汽车。它不仅持续生产了10年以上,而且也直接影响了此后美国的汽车工业发展,先后催生出“别克”和“通用”汽车公司;

1909年的古斯塔夫长椅,这种看似朴实、普通,实际让人回味无穷的长椅无比均衡,功能性极佳,让人挑不出毛病,直到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随处可见的办公室长椅,也没有脱离这种椅子的影子。

1923年的包豪斯风格MT8台灯,这是一种金属半球形的玻璃台灯,表面镀上了铬金属,有着现代、简约、实用的经典包豪斯设计风格。

30年来中国工业设计迅速发展

苏周刊:我国工业设计的发展情况如何?

李琦:工业设计自改革开放之初引入我国。经过3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后,工业设计发展迅速,引起了中央和地方有关政府部门的关注,开始重视这一领域的推动工作。江苏去年提出,2020年全省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产业增加值占文化产业增加值比重争取超过25%,今年举办的第五届苏州创博会特意设置了苏州工业设计产业创新中心展区,还安排了第三届中国青年设计师峰会、工业设计跨界融合及产业化论坛等活动……都是很好的例证。

苏周刊:围绕工业设计,我国的工业设计人员、企业进行了怎样的实践?

李琦:我和我所在的杭州瑞德设计股份有限公司,就进行过一系列实例。

比如我完成的“中国首个工业设计毕业作品产业化”产品。那时是1995年,我还在浙江大学读书,和同学晋常宝发放了百份问卷,挨家挨户走访用户,发现油烟机存在四大问题:吸油烟效果差,噪音大,难清洗,滴油。于是我们把原本裸露的电线埋在了塑料盖板下面,最终成功设计出我国第一台罩电分离的深型吸油烟机,被方太厨具有限公司采用,产品问世第一年销售量就达30万台。

再如全球首款针对华人的水槽洗碗机。2010年,我们组建了一支由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工业设计师及研发工程师构成的跨领域厨房生活研究专案小组,先后花费五年时间,对中国1000户家庭的深入调研,通过反复对比、思考以及讨论,提出了186个概念方案,进行了255个原型机测试,以及25位资深用户体验全程跟踪,最终设计出了这款产品。这款产品开创性地将洗碗机、水槽、果蔬清洗机三种产品形态整合于一身,利用加温去油腻、超声波去农药、水流去食物残渣,蔬菜水果碗碟都适用,而且不需要加一滴洗洁精就可把碗洗完,整个过程只要28分钟,耗电0.28度;同时还兼顾中国家庭排水结构,水槽一体化安装。这款凝聚了22项发明专利的洗碗机,令中国厨电从“引入者”角色成功蜕变成“创造者”角色。

不仅如此,我们公司还将工业设计带入机器人、智能制造3D打印、新能源充电桩、智能穿戴、VR(虚拟现实)、高速公路服务区改造等领域。

就全国而言,近20年来工业设计的观念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企业所认识,“联想”“海尔”等一批知名企业已将工业设计视为企业创新的重要法宝,并在企业生产经营中获得了明显回报。

苏周刊:苏州在工业设计方面又有怎样的表现?

王黎明:上世纪80—90年代,老苏州耳熟能详的长城电扇、香雪海电冰箱、孔雀电视机、春花吸尘器家用电器“四大名旦”,“老三大件”飞鹿自行车、苏州牌手表、凤凰牌缝纫机等,都有一定的工业设计。尽管用今天的眼光看,这些设计显得有点土,但在当时的思想认识水平和依靠手工绘图的情况下,能做到那样已经很不容易。

如今的工业设计例子更多。比如我们公司设计的“纳晶·纳米晶片促渗仪”。研究表明,美容液直接涂在皮肤表面,大约有80%是浪费掉的,于是苏州一家公司研制了纳米晶片促渗仪,通过纳米晶片上极其微小的针头,将美容液在不知不觉中注入体内,让吸收率大大提高。但正因为这种不知不觉,让如何判断纳米晶片有没有触及皮肤成了问题。于是我们在纳米晶片促渗仪上设计了一盏很小的灯,纳米晶片触及皮肤时,灯光就会亮起。

再比如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的折叠童车,赫格工业产品设计有限公司的服务机器人,等等,都是很好的工业设计范例。它们或在功能方面进行设计,或在外观、结构方面动脑筋,或将红外感应等新技术引入工业产品,赢得了市场的青睐。

工业设计机构规模、创新深度还有待提升

苏周刊:总体而言,我国的工业设计发展水平怎么样?

李琦:与发达国家比较,我国的工业设计还很落后,尚处于起步阶段。

全球的工业设计主要看三大块。第一块是美国的工业设计,有一套非常完整的理论体系,核心目标就是为了商业成功。

第二块是以包豪斯为核心的德国设计,更讲究精准性。他们是从建筑转换到工业设计的,会更多地在几何形体上去做延伸、发展。

第三块是意大利的设计。全球50%左右的奢侈品都是产于意大利的,他们对传统手工艺的发展、情感的设计,是全球独一无二的。

目前我国的工业设计无论是在商业运营还是精准性、情感方面,离那三大块都还有很大距离。

苏周刊:从产业链角度看,我国的工业设计发展程度如何?

李琦:现在还仅仅是一种新行业形态,还在工业或经济的“体外”循环,尚未在经济领域建构起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作为工业设计主战场之一的制造型企业,对工业设计作用和价值的认识也往往存在误区。它们或重技术轻设计,或仅在外观美化上创新,没有意识到工业设计是技术创新的载体,也没有意识到工业设计对企业品牌塑造和价值提升的重要性。

就消费者层面说,也存在不愿为工业设计埋单的情况。

王黎明:是的。比如智能马桶盖的设计,其实我国完全能做,但因为需要投入成本,企业担心生产出来人家不愿为此埋单,结果就打了退堂鼓。

苏周刊:苏州的工业设计,目前主要存在哪些不足?

王黎明:我觉得主要有两大问题。

一是设计机构数量少、规模小。目前全市工业设计主要有两大力量,一种是“科沃斯”“莱克”“好孩子”等本土优秀企业的自主工业设计部门或中心;另一种是独立的工业设计机构。目前全市也就40家左右,每家机构少的只有几个人,多的也就一二十人,纯工业设计服务方面的营业收入,每年大多只有100万元左右,最多也才300万元左右。去掉房租或购房成本、人工成本、样品制作成本、水电费、税收,利润有限,因此能坚持做510年就已经不多。

总的来说,相对经济总量、发达制造业,苏州的工业设计还是比较弱的。其实全国的情况也差不多,据我所知,纯工业设计服务年收入能达到千万元的机构,在全国已经算很不错了。但发达国家工业设计收益就大多了,往往一个项目的收费折合成人民币就要300万元。

第二个问题是创新深度不够,在如何满足人们的现代使用需求、审美需求方面有待加强,这也正是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用80%资源、80%人力,获得20%的底端价值的主要原因。大家看发达国家的产品,无论是材料的选择、手感、纹饰等都是很有讲究的。这种小小的细节把握,就是深度的工业设计的体现,值得苏州和全国的工业设计者学习。

借鉴先进经验,打造创新产业链

苏周刊:针对存在的问题,苏州和全国的工业设计该怎么办?

李琦:苏州和全国应该学习国外的先进做法,以市场和需求为指导,工业设计为引擎,制造业为主体,打造一个创新闭环产业链,促进从传统制造业向现代创新的转型。

王黎明:是的。大家看德国,尽管工业设计很发达,但20134月还推出了“工业4.0”战略,就是利用物联信息系统,将生产中的供应、制造、销售信息数据化、智慧化,通过有效设计改进生产,最后达到快速、有效、个人化的产品供应,以此提高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占领先机。苏州和全国要借鉴这种做法。

苏周刊:具体应怎么做?

李琦:就政府层面而言,要进一步完善政策和投资与融资环境,促进地区之间的均衡发展,提高产业化程度、改善结构。就社会层面而言,要加强有效的协调与共享机制,促进资源的合理利用。

王黎明:上上下下都要提高思想认识。要认识到,进一步发展工业设计是国家发展战略所需,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内在要求;是通过用户研究,实现供给侧改革和企业效能大幅提升的重要手段之一;是地区和全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企业转型升级所需、人才培养所需。

中国的市场那么大,以前忙于代加工,现在代加工任务相对少一些了,可以想想有哪些适应国内市场需要的产品可以做,通过设计做出属于我们原创的东西,突破发展瓶颈,提高企业竞争力,促进产业升级。

苏周刊:苏州工业设计协会方面有没有什么打算?

王黎明:我们想成立一个工业设计产业链协同创新中心。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背景下,全国日均注册新企业12000家,但企业的成功率并不高,原因很多。其中很大因素是缺少对接平台,让许多好的设计成果找不到制造商,有需求的制造商又找不到好的设计成果。我们每年用掉的设计方案,大约只占十分之一,其余百分之九十都是沉睡的。

工业设计产业链协同创新中心想搭建一个线上的专业平台,进行资源和信息的发布,促进众包(有好的项目大家分包合作)、众创(协同创新)、众筹(筹集资金等),推动项目的投资孵化。

同时还要开展人才及行业的指导培训;建设特色产业集群和特色产业园区……

苏周刊:群众是否也可以参与工业设计?

王黎明:完全可以。成功的工业设计就是从群众的需求出发的。我们设想,这个工业设计产业链协同创新中心,后期要变成一个全民创意孵化基地。有许多有关生活细节、但设计师可能不关注的小东西,群众可以提出来,经该中心的专家团队评估,认为可以设计、而且有市场,就可以去做。今后就要搜集群众的想法,孵化出来,这样不但满足了人们的需求,还将创造价值。我们真诚希望,全民都来参与工业设计,说不定你的一个想法可以改变大家的生活,改变一个世界!

人物简介

李琦,男,1973年生,浙江宁波人,杭州瑞德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内首批高级工业设计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江南大学研究生导师。1995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其毕业设计作品“方太吸油烟机”,成为中国工业设计毕业作品成功产业化的首个案例。2010年获长江商学院E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99年开始创业至今,带领团队在大跨度的商业领域成功完成1000多个设计项目,为企业创造3000多亿元的商业价值,被《凤凰周刊》誉为“中国工业设计拓荒者”。2014年带领公司在新三板成功挂牌,标志着“中国工业设计第一股”的诞生,目前该股是新三板双指数样本股;2015年公司获“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认定。

王黎明,1983年生,江苏盐城人,苏州博士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监,苏州工业设计协会会长。2006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工业设计系,2007年创建苏州博弈工业产品设计有限公司,主导设计的“儿童卡通体温计”系列获2008年德国慕尼黑电子展金奖,2010年被评为苏州青年创业先锋人物,2010年主导设计的“纳米促渗微针”系列产品,获得由《华尔街日报》举办的“亚洲创新奖”银奖(中国仅三家企业入围)。在他的带领下,苏州博弈工业产品设计有限公司被评为“江苏省工业设计示范企业”“江苏省民营科技企业”。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