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兼职之困:体面的学术生活靠什么  

2017-03-20 20:29:52|  分类: FD-教师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治周末》20161117日第21版 本报记者:武杰

在于欣看来,开放兼职并不是解决教师待遇的根本方法。于欣保持了法律人特有的观察角度:高校法人是公益法人,属于非盈利性质的单位,教师待遇和福利增长是政府的责任,而做兼职,将学术转化成收益,是教师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的合法权益,这是两码事儿,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教师都有兴趣并且适合做兼职

  早上530分的闹钟一响,于欣便匆匆起床了,此刻外面的天还是漆黑一片,她已经准备踏上上班的路程。于欣住在城里,学校则在郊区,为了赶上8点的第一节课,这样清冷的早晨她已经经历过无数次。

  “大学老师是个轻松、自由的工作”,从走进大学的第一天,于欣甚至更多年轻教师的这种想法便破灭了,“我可以说是全年无休”。提起外界的误解,于欣连用了几个“非常”来澄清,“大学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是非常非常劳累的”。

  而更让他们疲惫的是,备课、教学、课题、论文,连番轰炸换来的却是仅能维持生活的工资收入。

  今年3月,重庆一位教师在他的辞职报告里写道:“兹有本人辞去专职教师职位,因才疏不能胜任,薪酬不能持家。”他的辞职报告引起外界关注。在这份辞职报告中,没有“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情怀,更多的则是无奈的现实。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允许科研人员和教师依法依规适度兼职兼薪等意见,希望可以激发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积极性,在全社会营造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氛围。

  这让存在多年、或隐或显的高校教师兼职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对于兼职的态度,各个学校不尽相同

  2006年,主持人阿忆调入北京大学工作后,“怒晒”工资条。这件事的起因是,大家对他四处走穴的质疑。阿忆入职北京大学之后,工作之余经常客串节目主持人及嘉宾,阿忆的这一行为受到指责,有网友甚至留言攻击他“简直太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四处走学术穴是不务正业”。

  当时,阿忆在博客中将自己在北大做副教授所得收入一一列出,共计4786元。除公布北大每月给自己的工资,阿忆还将每月支出一一列出,最后发现入不敷出。而多年后,“入不敷出”的情况并没有多大的改善。

  “如果学校不让兼职的话,我早就辞职了。”北京一所高校的副教授李旭说的特别直白。学校的工资只能占到他总收入的一到两成,而其他的收入都是来源于兼职所得。

  很多学生也曾听自己的大学老师在课堂上公开表示,在学校上课纯粹是兴趣,要是论收入,学校工资只能是一个零头,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看工资条。高校教师在外面开公司、做培训、当企业顾问、授课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介绍说,高校教师的工资组成通常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学校按照管理部门的相关规定制定的岗位工资;第二部分是来自于各个学校的绩效工资和奖金等,这个根据每个学院会有差别;第三部分是课题的收入;第四部分则是兼职的收入。李实表示,学校部分的收入这几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动,而兼职的收入则根据市场行情来定。

  对于兼职的态度,各个学校也不尽相同。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规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中从事法学教育、研究工作的人员,经所在单位同意,是可以申请兼职律师执业。于欣表示,政法类院校的教师几乎没有不做兼职的,律师、法律顾问、司法考试和研究生考试辅导,许多高校教师甚至拥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当然他们也会参加一些普法类的讲座,虽然也会收取一定的费用,但更多的是承担高校教师的社会责任。

  这几年,李旭的学校态度则恰恰相反,对于兼职正在进行全面的清理整顿,几乎每个老师都要说明自己的社会兼职情况,类似于独立董事这样的兼职,则勒令辞职。李旭不满地说:“其实很多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他们做的一些社会兼职,根本就没有收费,纯粹是挂个名字。”校方的严苛让很多的老师将兼职转为地下甚至从学校辞职。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曾给李旭提供了年薪90万元的职位,如果学校继续限制,李旭可能也会选择辞职。

  但是李实认为,现在大部分的学校还是比较宽容的,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态度。

  即使如此,这些兼职机会更多的是倾向于应用性学科和在社会上有一些知名度的教师。接受采访的几位老师反映,基础学科的文学、哲学、历史等这些文科类教师以及青年教师的兼职机会并不多,至少很难从事教学相关领域的兼职。

  在高校里,收入少的教授多集中在基础学科以及无法市场化、不受社会重视的专业领域,这些教授没什么课题,也没有项目,只能以教学为主。相比这些一心教学的教师,忙于兼职的教师常常被质疑,无法专心教学、学术,但是几位老师显然对这一看法并不认同。

  李旭认为,以应用学科来说,一个没有社会兼职的老师,可以推断他的课一定会很糟糕,“事实上,往往是最优秀的一批教师才能在外面做兼职,兼职最多的大部分是学术带头人,学科带头人,可以说是学校的精英”。

  于欣也认可这种说法,不管是做律师、讲课还是做法律顾问,靠的是个人的业务水平。一般教授部门法的教师都会去兼职,一方面可以增加收入,另外一方面对于科研和教学都会有很大的帮助。于欣认为,兼职做得好,是可以反哺教育的,封闭在象牙塔内,讲的还是十几年前的社会现实,对学生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讲公司法的人没有在公司干过,没有做过业务,讲民事、刑事诉讼的老师没有上过法庭,只是根据课本上的内容来讲的话,那就没有必要需要教师,学生看课本就行。”于欣说。

  于欣强调,兼职的教师可能存在不安心教学,但是不能够说不专心学术。

  校外兼职已成为一些高校教师主要的收入来源

  于欣在西北一所大学从事法学教学和研究已经4年,她的收入为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每年加起来将近8万元。提起工资收入,她的语气里充满着明显的不认可:“也就能维持个温饱,没什么提高生活质量可言。”

  根据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高等学校教师薪酬调查”课题组2014年披露的调查结果:2013年,高校教师年工资收入10万元以下的占47.7%10万元至15万元的占38.2%15万元至20万元的占10.7%20万元以上的占3.4%。按职务分析,正高级教师的年平均收入14.36万元,副高级为10.33万元,中级为8.3万元,初级为7.44万元。

  课题组表示,这份调查涉及全国84所高校教师,超过13万个样本。

  据李旭估计,这个数字在近几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以北京高校为例,教授的月工资大概在1.5万元,副教授的月工资是1.2万元,青年讲师的工资不足万元。“每个地方、每个高校的情况各不相同,如果平均全国高校教师的收入,这个数字可能会更低。”李旭认为,即使工资有微调,也不及物价上涨的幅度,总的来说这几年高校教师的工资是相对降低的。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全体教师样本中具有博士学位的占80%,高级职务占68%,中级职务占31%,初级职务占1%。相对于这样的一个知识密集型和人力资本高投入型群体,高校教师现有收入显然缺乏竞争力。

  于欣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博士毕业后曾经在北京工作过两年,想起以前的工作,于欣说:“比起以前,忙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早上530分起床,等上完一天的课,回到家已经是下午7点左右,简单收拾一下,又得回到书桌前开始工作。看资料、写论文、备课……这几年,于欣很少在午夜之前睡过觉。

  不用坐班、时间自由、节假日……这些隐形福利很少有教师真的能享受的到。“即使我们想去学校,也没有办公室”,一些青年教师在学校里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办公空间。

  于欣每周有18个课时的课程,即使已经工作4年多,备课依旧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法学专业有特殊性,这个领域会不断地有信息更新,比如最高院的指导案例司法解释等,而我必须要保证教给学生的内容是最新的,所以我自己就得不停地学习,更新知识库”。除此之外还要完成科研任务、论文以及一些社会公益活动。

  每天不足6小时的睡眠,是很多高校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的生活状态。一位教师的家属就曾抱怨,这是用高考的态度在备课写文章。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讲师夏循祥在《你以为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很自由、很轻松?》中,描述了一个具有5年教学经验的青年教师的工作状态。经计算,夏循祥仅上课、备课、指导学生论文的时间,每年就需要11763920小时,而科研、论文、阅读、调查以及无时无刻的思考和写作,学校、社会事务以及报销流程将会占用更多的时间。

  相较而言,一般上班族,每年去掉公共假期,工作的时间为1192个小时。

  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位老师也表示,同事们聚在一起也常常会抱怨,即使不用坐班,在家里做家务、带孩子的时候,甚至做梦都会梦到自己在焦虑,论文该怎么写、写到哪了,这些问题24小时盘旋在脑子里。“高校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精神压力其实是非常大的,大概每个人都有健康问题,我们也常常讨论着该给自己买保险的问题。”该老师以身边的同事为例,他认为,大概96%甚至更多的老师处于一种疲倦的情况,而对于高校教师病重或者去世的消息,他们是比较敏感的。

  长时间的付出,不对等的待遇,高校教师们表示大家的解决之道就是“穷则生变”,自己出去找吃的。看着博士毕业的同学们,甚至研究生、本科生都比他们的薪酬多,自然会有经济方面的考量。作为法学专业的老师,于欣调侃却又不失认真地说:“我们有句法律谚语,叫无财产即无人格。”

  而校外兼职已经成为一些高校教师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开放兼职不是解决教师待遇的根本方法

  有评论认为,在评职称、赚钱的双重压力下,年轻老师不得不在上课、写论文、报纵向、拉横向以及当班主任、编书等各种事情上倾注很多精力,常常疲于奔命,而曾经的学术理想和锐气也很可能在这种撕扯中消磨殆尽。

  但这并不应该是大学的全部面貌。

  李实认为,既然高校教师兼职的情况已经客观存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以及随之而来的相关政策、规定可以使得兼职更加规范化。

  《意见》在允许科研人员兼职兼薪的同时,也作出了相应的约束性规定。比如,针对兼职的范围,《意见》明确鼓励科研人员公益性兼职,积极参与决策咨询、扶贫济困、科普、法律援助和学术组织等活动;科研人员在履行好岗位职责、完成本职工作的前提下,经所在单位同意,可以到企业和其他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等兼职并取得合法报酬。

  几位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高校教师认为,目前来看,《意见》对于他们从事的兼职工作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意见中提出“经所在单位同意”“公示制度”等会有怎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李旭对此并不乐观,“如何制定管理办法和管理规则,里面的人为因素太多,这就取决于学校的态度和氛围了”。

  然而,在于欣看来,开放兼职并不是解决教师待遇的根本方法,于欣保持了法律人特有的观察角度:高校法人是公益法人,属于非盈利性质的单位,教师待遇和福利的增长是政府的责任,而做兼职,将学术转化成收益,是教师或科研人员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的合法权利,这是两码事儿,不能用放开兼职去抵消相应的责任,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教师都有兴趣并且适合做兼职。

  于欣自己有些朋友便是如此,他们根本不想做兼职,只想一心扑在教学和学术研究上。这一部分人的学术状态如何保障,才是高校应该考虑的。“不能从政策导向上把兼职变成本职,其实我们更希望的是,有合理的政策和福利待遇,使得我们能够不去做兼职,通过本职,就能够有一个体面的学术生活。”

  而课题申报的不断规范和报销制度的日趋严格,让很多教师感到苦恼。很多教师都曾在报销经费时遇到过障碍:买本书需要一堆的票据;为了报销几十块钱,需要耗费两天甚至更多的时间。大家调侃,许多项目都是在出租车上完成的,因为打车票最容易获得。也让越来越多的教师不愿意做研究,而选择通过兼职改变自己的处境。

  以前李旭对于商业讲座并不感兴趣,感觉像走秀一样,但是现在这已经成为他的主要收入来源,“以前做课题、做项目可以有一部分收入,但是现在有些劳务费甚至都报销不了,而我做一场讲座就有5000元到1万元的酬劳”。

  课题经费不足这种情况在文科方面更加严重。理工科的项目经费动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而文科的项目费用本来就不高,大多是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费,很多人甚至为了评职称赔钱做科研。直到现在,于欣还有5000元的科研经费没有报销。李旭则早早给儿子制定了未来的方向,不能学文科。

  针对这些问题,《意见》中也提出相应的方案,扩大科研机构、高校收入分配自主权;进一步发挥科研项目资金的激励引导作用;加强科技成果产权对科研人员的长期激励等。这些改革措施能否直接改变高校的评价体制、薪酬体系,还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