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教育的仁慈与残酷  

2017-03-20 20:33:05|  分类: 创新创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治周末》201572日第21版 作者:武杰

在“传统与创新”的沙龙上,柏林自由大学心理与教育学院院长哈姆·库珀和逸之风多元文化与教育机构创办人谢逸都希望,学校尤其是公立学校通过改革、创新,来改变人们对于教育的理解和认知,让学习成为一个积累知识、创造思想的过程,而非扼杀创新的凶手。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库珀:教育在独立和现代的问题上,还有规范和标准化的问题。德国从200年前一直区分不同的教育体系。因为你不一定要一夜之间解决所有关于教育的问题,这也不可能。
  孩子上学要十几年,如果加上高等教育可能是15年以上,可以在这15年的过程中,从结构上进行调整,一开始有一些基础知识教育,教他们怎么样做计算。这个阶段,所有不同的孩子都可以一起上课,一起学习。然后随着他们年龄的增大,可以根据他们不同的兴趣,根据他们不同的畅想,或者根据他们不同的社会阶层、导向,进行一些定制的、更个性化的施教方式。一个教育体制能不能做好这样的区分工作,这是很重要的。而关于德国的教育体制,我们也一直讨论,我们是不是够创新,是不是能尊重传统。
  谢逸:德国有一样东西非常需要我们学习,德国的双轨制和职业教育。它是非常接地气的,非常注重学生的实用技能和实践技能,并且提供学校和公司的合作,来培养社会所需要的实用性人才。这在中国一直是比较缺少的,或者说中国现在有的很多职业教育学校,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自救式、自助式的发起,而不是从我们的价值观上欣赏、鼓励、接纳它的发展。这个可能源于中国古老的传统,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中国人千百年来对于考试的崇拜,对于由科举制度带来的命运改变,甚至生成对教育迷信的地步。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需要不同方式的引领,竞争并不总是最好的方式。教育的评价体系、教育观念对于什么是好学生的整个评价体系,我们都在进行反省。尤其是一些家庭,他们努力寻找不一样的教育,甚至他们从自己开始改变。但是从教育体制的改革来讲,它还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毕竟考试可能是目前最公平的评价方式。  

学校的创新改革是最滞后的
  谢逸:在当下,我们以学校为形式的教育往往是整个社会,创新的链条当中最滞后的一个环节。学校教育改良的速度、创新的速度,往往是整个社会创新浪潮中最后一个,它是一个应对性的机构,而不是一个引领性的机构。
  本来学校是培养人和创造思想的地方,但当前它所创造的思想恰恰是应对型的思想,社会发生了什么,学校赶紧去应对一下。家庭出现什么状况,学校赶紧应对什么,学校的预见性、引领性,在整个社会的创新链条中是非常保守和滞后的。
  当前,创新是缺乏社会根基的,创新在基础教育阶段是不被鼓励和支持的。因此我们的顶级创新人才是缺乏的,这就是人们一直在发出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世界一流人才。
  库珀:德国的教育体系是无法内部改革的,公立学校也有难以改革的一面。相反,私立学校是改革的一个很好的实验室,私立学校要彼此竞争,要和公立学校竞争,所以他们要不断适应和改革。
  公立学校无法改革是因为没有内在的压力,但私立学校有这个内在的压力,所以它在这个压力下进行改革和升级。随之而来就会有这种教育的细分和分离。然后这些私立学校改革尝试出一些最好的改革方式,可以应用到公立学校,或其他私立学校 
  不扼杀天性就是好教育
  谢逸:创造力不是通过教育的手段培养出来的,创造力不可以被教,但是它可以被杀死。有一句英文是这样说的,创造力是可以被杀死的,谁都教不了一个人如何创造一样东西。
  所以我们就像不能教一个孩子玩一样,我们也很难教一个孩子或一个人如何去创造。或许教育的功能、社会的功能和家庭的功能,是给他营造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有足够的支持,也有足够的包容性。如果我们的社会氛围,小到家庭氛围、学校的氛围,能够有这样的一种环境,那么这个人天生带来的创造力,自然而然就能够生发出来。
  我做了二十多年的老师,我个人有的时候会很感慨,尤其是在和一些老师聊天的时候,我说你们觉得教育真的有用吗?这个问题对老师来讲是非常残酷的问题。教育能教的东西实在是非常有限,生也有涯,而知无涯,如果教育能够做到不杀死一个人的天性就成功了,且不管它给人什么东西。
  教育不扼杀一个人就是好教育,这是我的观点。 
  对目前教育体系改革的建议 
  库珀:第一,投资到老师身上,对老师进行培训。因为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是教育的基本环节和精神,需要训练有素的老师懂得教育的科学,懂得教育的老师上课才有意义。许多根据科学规律来办学的学校,老师的投入是放在第一位的。
  第二,希望学校可以有更好的经济来源,可以让他们建设更有魅力的校园,可以投入更多的资源,让校园美起来。 
  谢逸:如果我有无限的权力可以在教育上实施一些改革,我会先从美学入手,先从换漂亮的校服入手,让每一个学校根据它的校园文化,根据学生的气质,根据民族文化、区域文化,让学生和家长自己去设计他们喜爱的校服。因为我觉得美学是我们在教育中常常被忽视的一个环节,而恰恰美学是和人的心灵、精神走得最近的学科。
  第二,我会建议取消小学四年级以下的所有考试,让我们的孩子在他10岁、11岁之前,以他的生命最合理的节奏去学习,去动态创造他的课程,不以分数的高低评价孩子,不让孩子和分数画等号。
  第三,我希望最好把我们孩子的眼睛能看到的标语全部拿掉。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道德教化,最重要的是内化,是他从与每一个人的接触,每一件事情的应对中慢慢养成的,不是铺天盖地的标语能灌输进来的。
  道德教育不是硬性的输入和口号的输入,它是心灵的、文化的、生活的自觉,它达到了一种自觉,这个民族就能成为一个受尊重的民族。所以我觉得教育者有这样的义务和担当,从一点一滴做起,让这里的人民热爱他的土地,热爱他的生活,热爱他的衣服,热爱他的人,带着一种爱、用艺术化的手段一点一滴做教育,何愁没有创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