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日本过劳死之殇  

2017-03-20 21:12:20|  分类: 石湖居士网湖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治周末》2016815日第23版 作者:俞飞

83日,台湾多个劳动团体前往台劳动部抗议,要求废止责任制条款”“劳基法相关条款。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近5年发生163起过劳死案件,从而引发了抗议。近年,中国的过劳死现象得到关注,每年过劳死的人数在增加,相关的诉讼、纷争也不断增多。

过劳死的发源地是日本。1981年,公共卫生学者上田铁之丞和田尻俊一郎共同编写了一本书叫做《过劳死》,在书中作者提到这一现象时将之描述为因强烈工作压力引发的致命性疾病发作。过劳死是日本的一种奇特现象,在全世界闻名。这些年日本官民联手,致力于解决过劳死问题,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从武士转型为公司战士

过劳死一词,日本人称为“karoshi”2002年收录到《牛津英语词典》,英文解释为“death from overwork”,一般解读为:平常看似健康,因长时间加班工作导致过度疲劳而猝然死亡;或因不堪工作压力等原因导致精神抑郁而自杀。

长期以来,过劳死就像一根鱼刺,让爱面子的日本政府如鲠在喉,羞愧难言,也吸引着全世界关切的目光。

二战结束,从一片废墟中走出的日本,成功跻身发达国家行列,其秘诀何在?学者多归功于日本员工以公司为家,兢兢业业的敬业精神。

1947年出台的《日本劳动基准法》,明确规定每天工作8小时。69年过去了,日本人频繁加班还是家常便饭。日本人从武士快速转型为公司战士,不变的是忠诚,这让外国观察家印象深刻。一时之间,经济动物”“工作狂”“工蜂成为日本人的代名词。在崇尚集体的日本人心中,工作本身是社会尊严的来源,加班不仅意味着福利,也意味着被认可和受到重视。

《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全职员工平均每年工作2000小时,比德国人、法国人长400小时。20岁到50岁的日本劳动者中,42.6%的人平均每月无偿加班约16.7小时;85%的全职员工加班,20%的人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大约一半的人加班不会获得额外工资。

日本是出名的加班大国,超勤文化传统悠久。对不少日本男性来说,6到晚11”的工作模式相当普遍。清早从家乘地铁到公司,上班并例行加班后,晚上继续与同事或客户去酒吧饮酒交际到深夜,凌晨3点烂醉回家,早上太阳还没升起就又返回公司。这种生活模式早已成为日本的象征,就像日本寿司和日本漫画一样。英国《金融时报》评论道。

作家星野慎司在《不寻常的市民生活》一书中这样描述日本人的加班心态:忙碌的工作就像因参战而烙在身上的伤痕一样,那是男人的勋章。经济泡沫时期,如果丈夫晚上10点之前回家就会受到妻子冷落,邻居们也会投来同情的眼神。大家都认为这家的丈夫在公司不被重视,没有做重要的工作所以也不用加班。

绝大多数工人在谈到为什么要加班时,会说有太多必须要维持的工作这是我的工作,我希望尽最大努力做好。每天义务加班,在日语中有个词社畜”(公司奴隶),许多员工因此积郁成疾,猝死、自杀屡见不鲜。

学者研究认为,1969年日本出现第一例过劳死案件,当事人是一名29岁的企业雇员。在一心追求经济增长的日本,此事未引发太多关注。随着公众关注度的提高,1987年日本劳务省开始对过劳死进行统计调查。1988年,日本律师、医生开设的过劳死110报警电话活动,让过劳死这个概念在日本人心中扎下根来。据过劳死律师团全国联络会议代表干事冈村亲宜回忆:一开始在日本全国仅开设了7处,且完全是短期尝试性的,但没想到一开通电话就被打爆,前来咨询的人络绎不绝,于是很快便在全国普及开来。

1995年,日本精工、全日空等12家公司在内的总经理接连去世,年龄大多在四五十岁左右。20005月,首相小渊惠三去世,医学专家认为他积劳成疾,过劳猝死。精英过劳死震撼了日本社会。

一波三折的内野建一案

内野建一于1989年进入丰田汽车公司,他为身为国际著名汽车公司的正式员工,倍感骄傲。他对繁重的质检工作丝毫不敢怠慢,每天加班到凌晨1点才回家。

不曾想2002年,年仅30岁的他,倒在工作岗位上撒手人寰。他既不抽烟,也不赌博,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当时,我们的两个孩子,一个1岁,另一个3岁,正是讨人喜欢、开始懂事的时候,他却先走了……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伤心欲绝!悲痛万分的遗孀博子回忆道,由于过度劳累,他不再像往常那样和家人共进早餐,也不再与两个孩子亲昵、嬉戏,而是倒头便睡。他笑的比过去少多了,他说,躺下睡觉的时候,才是他最快乐的时刻。

以丈夫过劳死为由,她向丰田市劳基署提出领取遗属补偿金的申请。劳基署认为,内野死亡前一个月的加班时间仅为45小时,不够过劳死认定标准,驳回申请。博子向丰田市劳基署的上级机关提起了行政复议。官官相护,两次复议的结果均未推翻丰田市劳基署所作决定。20057月,百折不回的博子,向名古屋地方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劳基署撤销不支付过劳死赔偿金的决定,认定丈夫为过劳死。

官司一打就是好几年,在庭审中,内野建一加班时间的长短始终是双方辩论焦点。被告丰田市劳基署一口咬定死者加班时间不足46小时,与原告主张的144小时相差甚远。劳基署指出,死者在企业内参加的QC小组(质量控制小组)、开发创意、EX(专家系统)等活动属死者自发行为,是员工滞留在企业的闲谈行为,不应算作加班时间。

原告律师针锋相对,提出反驳意见:内野建一的死因为致死性心律失常,这直接由他在生前大量的加班工作导致的。律师进而强调,工作时间不仅只是在生产线上的时间,事前准备、提出改善方案、处理纠纷等所用的时间都应属工作时间。在参加QC小组等活动所提的报告上有领导的印章,而且这些活动的成果也同工作考评直接挂钩,理应算作加班时间。一席话入情入理,赢得旁听者广泛认同。

为什么加班时间的长短成为此案定性的关键?日本过劳死的认定标准是厚生劳动省200112月修改的《心脑疾病工伤认定标准》。将劳动时间长度作为主要的认定标准,即当发病前一个月加班时间在100小时以上或发病前2个月至6个月每月平均加班时间在80小时以上的,可以认定为过劳死。

200711月底,名古屋地方法院一锤定音,认定内野生前最后一个月加班时间为106小时,即将多次自愿加班工时认定为超负荷工作因素,亦即认定为过劳死。法院最终支持了原告的主张,要求劳基署撤销不予死亡赔偿的决定。

宣判时法官少有地对受害人进行了充满人情味的评价,称死者为人认真”“工作勤恳”“超负荷的工作积劳成疾,临死前还在拼命工作。劳基署未提起上诉,判决生效。

过劳死家属状告劳基署胜诉,意义非凡。一是,认定了企业员工下班后自发组织的策划创意等活动为工作行为。在丰田公司内,一直提倡员工无私奉献,积极主动为企业出谋划策,而这些历来都是无偿的。二是,判决明确指出夜班等倒班工作造成慢性疲劳,可作为认定工作超负荷的因素,这对今后的类似判决起到了示范作用。

日本法院这一判决,使过劳死在法律要件的认定上前进了一大步,路透社、美联社、CNN争相报道。

好事多磨,正当博子准备从劳基署领取大笔保险金时,对方却以丰田汽车公司未发放法院认定加班时间的加班费为由,坚持要按原先单方面认定的45小时加班时间来计算死者的应得工资。这引起了博子强烈质疑和不满,博子聘请的律师称:劳基署不督促丰田汽车补发加班费,反而采取这样的应对方式,莫名其妙。

对此,劳基署上级部门爱知县劳动局给出的理由是,法院判决对行政有约束力的只是判决撤销行政决定这一部分。至于法院所采认的判决依据对行政没有约束力。虽然QC活动被认定为工作范畴,但是这不代表这些活动就是需要支付报酬的加班行为。实际上企业也未对这些活动支付报酬。因此在计算应得工资时依然参照企业提交的资料进行计算。

义愤填膺的博子不得不向主管工伤保险的厚生劳动大臣直接投诉,提出按照法院判决计算平均工资的要求。学者认为,早在2000年就有过劳基署主动将所谓的义务加班时间计算到应得工资内的案例,当时两种方法所得的日平均工资相差34%,本案中劳基署坚持不承认有义务加班的存在,用意不言自明。

本已结案的过劳死一案,波澜再起,社会各界挞伐声不断。2008年,面对各方压力,日本厚生劳动大臣接见博子,表示要对过劳死赔偿认定重新审视。

过劳死,难说再见

日本社会的共识是:过劳死是无法容忍的社会阴暗面。为此,官民联手,合作治理这一老大难问题。

日本200112月出台的《关于脑血管疾病与虚血性心脏疾病认定标准》、20022月颁行的《为防止因过度劳动导致妨害健康的综合对策》两部规章,以职业疾病、劳动时间为着眼点,规定了定期健康检查、带薪休假、加班最长时间限制等多项内容。

2014年,日本史上首部将防止过劳死对策作为政府的任务的法案《过劳死等防止对策推进法》在参议院获得全票通过。这项法案由跨党派议员发起,它的通过意味着日本政府要开始监督所有企业,并动用国家力量采取行之有效的手段解决过劳死问题。

日本诸多民间社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例如,以学者为主组成的精神压力疾患劳灾研究会、律师组织的过劳死全国联络会议、过劳死亲属成立的过劳死遗族会。民间各阶层合力解决过劳死问题,居功至伟。

2014年,50万日本人签署请愿书,呼吁政府解决过劳死问题。次年12月,日本和民集团同旗下居酒屋自杀的女员工森美菜家属,在东京地方法院达成庭外和解。和民集团承认森美菜自杀是因过劳,并向家属道歉,并支付1.3亿日元损害赔偿。

统计显示,日本每年认定过劳死的人数均在300人左右(不包括公务员过劳死)2000年以前每年认定人数都在两位数内,过劳自杀的年认定人数近5年也都在百人以上,认定比例已上升至40%左右。

有日本律师认为:导致过劳死的劳动环境并没有根本改善,有很多过劳死并没有提出申请。通过过劳死110热线所获信息推测,日本每年仅因工作原因罹患抑郁症而自杀的人就在5000人左右,远远大于每年提出申请的数量。

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截至去年3月末,共有高达1456过劳死赔偿案例,创历史新高。案例多集中在医疗保健、社会服务、运输、建筑等用人短缺的领域。以往多出现于长期高强度工作下的男性上班族的过劳死现象,正在向全年龄段全职场领域扩散,年轻人和女性劳工成为超负荷工作的受害者。

高烧难退的日本过劳死,何时才能说撒哟娜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