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高职通识教育改革在深水区弄潮  

2017-03-29 13:59:07|  分类: 高职*技院(宏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教育报》2016322日第06  记者:钟伟 通讯员:邱开金

由《中国教育报》主办的“高职通识教育与人才培养”论坛,不久前在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开讲。《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张圣华以及来自全国职业院校的20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论坛,论道“高职通识教育”。

目前,我国高职教育规模已经突破千万人大关,战略上正处在从规模化、办学条件标准化向现代职业教育的内涵化、人才培养质量品牌化的转型升级期,发展的机遇和挑战并存、动力和压力同在。专家学者共同聚焦高职通识教育,切问人才培养质量,在全国尚属首次。与会专家学者认为,高职的新一轮可持续发展,通识教育与专业技术教育合力的形成十分重要,论坛涉及的都是高职教育中深层次的问题,此次论坛是在高职通识教育改革“深水区”弄潮。

此次论坛的显著特点是“做”+“论”,“做”即个案的实验实践、平台实地考察,“论”即专家广角博论。浙江工贸职院院长贺星岳研究员通过“基于大通识、小通识建构的高职通识教改实验与探索”的个案介绍,全面阐述了该校通识教育改革实验的理念、路径和方法。浙江大学职业教育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吴雪萍教授通过国外通识教育与中国职教通识教育的比较分析,透视通识教育的“相同”与“不同”;全国高职教育研究会会长、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周建松教授结合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的素质教育探索解读通识教育,拓展了与会者对通识教育的认知,洞开了通识教育与素质教育的交互与融通;《哲学研究》编辑部主任鉴传今教授则从文化、社会、教育的范畴,用哲学的思维审视通识教育的功能属性,加深了与会者对通识教育的理解;《中国教育报》职业教育周刊主编翟帆以媒体人独特的视角,重点分析了职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内涵及关系,揭示了高职教育的本质与特征。

专家主题博论后,与会者深入浙江工贸职院的通识教育实践平台,体验和感受高职通识教育的“味道”。在随后的专家论道环节,与会者在宽松的氛围中阐述自己的真知灼见,达成对高职通识教育与人才培养的正确认知。

【问题聚焦】

观念层面

什么是通识教育?高职通识教育与一般通识教育的“同”与“不同”在哪里?通识教育的价值取向是什么?目前,在高职院校将公共基础课程或人文课程等同于通识课程是普遍存在的认知倾向,重文化知识讲授与积累、轻智性启发的价值取向也较普遍。

课程层面

以学科为单位建构课程科目,以专业领域设定课程群,片面强调学科知识追求,而学生学习选择的尊重、优势兴趣的保护培养、智性启发关注等明显不足。针对此,高职的通识课程应该是什么样的、通识课程体系如何建构、师资团队如何组建等问题,需要认真解决。

质量保障层面

通识课程的目标取向有别于文化类教育课程,其教学如何组织、教育过程如何监控、教育质量如何评估?通识教育的体制机制需要从制度上进一步完善。

浙江工贸职院创新通识教育模式

“大通识”“小通识”分层推进

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着眼于高职学生人文素养、科学素养、职业素养的全面提高,依据通识教育内容和教育对象的不同,采用“大通识”“小通识”的二级分层形式推行课改实验。论坛上,浙江工贸职院院长贺星岳研究员以“基于大通识、小通识实施的高职通识教改实验与探索”为题,进行了个案研究报告。

“大通识”是泛指社会科学领域和自然科学领域里“通俗智识”的简称,而“小通识”是指大专业或大学科内特有、职业者或学习者应知应有的“通俗智识”。“大通识”与“小通识”同属通识教育的范畴,以通俗知识或一般常识为载体,着重关注教育对象成长之需要、社会阅历和学历的水平层次,重在智性启发和哲学思辨的素质培养。两者相互的关系是,“大通识”是面向全体学生的教育,其中必修内容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形势与政策等,是公民素质最基本的要求,具有规定性和统一性的教育内容;选修内容则由学生自主择学,旨在优势兴趣的培养、所关注领域智识的拓展及智性的开发。“小通识”是公民素质与特定的职业素质相融合的教育,它是“大通识”教育的拓展和延伸,是深度的专业素质的人文体悟和职性启发。

据了解,浙江工贸职院的这项实验研究历时多年,成果也颇为丰富,特别是基于“大通识”“小通识”的“三线三环”创新模式很受关注。“三线”是由教改实验需要确定的三个向度(即由“方法、主体、目标”构成“三实”“三全”“三通”三个向度),每个向度又由三个相互支持、相互作用的层级组成,并构成一个相对完整和相对独立的环系统。

“三实”,即实验、实证、实效。由“大通识”“小通识”建构的高职通识教育体系是否具有可行性,只有通过“三实”来检验。该体系中除“大通识”的必修课程外,两年来共开发和推出“大通识”课程18门、“小通识”课程5门,凡开设的选修课程均进入“三实”流程。首先是实验性教学,教材开发组依据课程大纲编写讲义和教学;其次是实证,在教改过程中,通过教师轮换(多人一班、一人多班、一人一班)、控制班级规模(小班中班大班)、选用不同教学内容等手段,分类、分步收集资料和数据,通过统计分析推断,找到最优教学条件和教学设计,从而使通识教学效果达到最优化;再其次是实效,依据定量的实证评估,最终作出定性的实效评价,教学效益的最大化也是通识实验课程追求的目标。

“三全”,即全体、全程、全面。全体分别指向教师主体和学生主体,每位教师只要有相关的兴趣和学科优势,都有权利申报或参与通识教改实验项目,学生依据学校的学分制规定,每学期必须选修一门通识课程(两个学分);全程是指通识教育课程与高职的学制相配套,整个学程“大通识”“小通识”交替、选修必修并举;全面是指学生素质养成的全面性,通识教育秉承人文素养、科学素养、职业素养的要求,以德树人全面发展。

“三通”,即智通、职通、人通。由“知识”到“智识”的相通,通识教育不以知识积累为目的,而以智识开启为首要;由“课业”到“职业”的相通,通识教育重“是什么”到“为什么”、学专业到谋职业的相通,教育引导学生尊重知识但也倡导批判思维,开启智慧之窗,做到细微处点拨智慧,心灵中明白道理;人职匹配、人职相通是高职通识教育的目标所在,“成业”而更重“成人”,使文化化人最大化,让学生的心智获得自由和解放,为职业的可持续发展积蓄正能量。

在浙江省高校毕业生职业发展与人才培养质量调查中,通识教育虽然没有直接的测项,但从评估体系中通识教育的相关因子分析,其关联度较大。浙江工贸职院2014届学生对母校的满意度,“校风学风”得分比全省高职平均得分高出7.38分、“师风师德”得分高出平均7.51分、“对母校的忠诚度”“对母校的推荐度”都高出平均7分,此4项的累积贡献率比指标结构(0.36)高出1.9个百分点;2014届用人单位满意度中,“综合素质”高出平均4.64分、“人际沟通能力”高出平均7.25分、“心理素质”高出平均7.03分、“合作与协调能力”高出平均7.55分,此3项的累积贡献率比指标结构(0.40)高出2.7个百分点;学生对母校的满意度中,“校风学风”“毕业生整体素质”“对母校的忠诚度”“对母校的推荐度”等,2013届为91.83,居全省高职第二,2014届为92.71,居全省高职第一;用人单位满意度2013届为88.89,居全省高职第二,2014届为90.38,居全省高职第四。通识教育助力浙江工贸职院内涵发展,为2013届和2014届蝉联浙江省47所高职高专院校毕业生职业发展与人才培养质量第一名发挥了积极作用。

通识教育让高职学生走得更好更远

此次论坛的“博论”环节,可谓是广角的教育观念、教育智慧的争鸣,众多专家围绕高职院校通识教育的课程开发、公共课程和专业课程与通识课程的关系、通识教育质量保障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最重要的是指向心灵

《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张圣华首先从“‘立德树人’职业教育的着力点在哪里”的问题切入,深刻地阐述了“心灵培养”的重要性,同时也为通识教育课程的定位找到了落点。

张圣华讲到,我国《职业教育法》中明确提出,“实施职业教育必须贯彻国家教育方针,对受教育者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传授职业知识,培养职业技能,进行职业指导,全面提高受教育者的素质”。可见,职业教育是教育的一种类型,实施全面发展教育是最基本、最核心的要求。“从目前看,职业教育现状与社会发展要求相比,与国家的重视程度相比,不平衡不对应,一头热一头冷现象较为普遍,社会对职业教育还有很多误解。”针对此,职业教育必须在全面育人上下功夫。通识教育的功能重在“心育”、重在“智启”,我们不仅要教给学生技术、给学生一个饭碗,更要重视学生人格人品的培养,以通识的哲理启发智性,这也是帮助学生打开通往成功成才大门、人人能够出彩的重要途径。

张圣华表示,职业教育要培养大国工匠,而工匠精神最基本的是敬业精神和职业自豪感。通识教育的智性启发,功力就在于人文素养、科学素养与专业素养的相融相通,从而实现人职的完美匹配。通识教育是指向心灵的教育,集中体现在与专业教育的“合力”上,结晶是职业的幸福感、成就感的获得,职业教育的“技”赋予了职业情感和人文关怀,使劳动光荣、技能宝贵的时代风尚得到升华,让学生真正体验到劳动是快乐而自豪的。职业教育承担的使命很重,对通识教育的教师要求很高,要能够准确地找到学生心灵的接口,能够启发学生打开职业人生的智性,教师的博识超能不可缺。

首先要培养负责任的人

“教育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是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浙江大学职业教育研究所所长吴雪萍教授从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的一句话引入。她说,教育是唤醒灵魂的,而不只是传授知识,职业教育要把学生当成一个完整的人来培养。

吴雪萍认为,世界各国都十分重视职业教育,也在转变职业教育理念,最重要的变化是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和终身可持续发展。高职通识教育有别于普通高校,目标定位应聚焦于学生的科学精神、人文情愫的培养。“教人善良,上善若水;教人聪明,给人以智慧”是教育要做的两件事,更是通识教育要做好的事。

吴雪萍还从国际学术视角,梳理了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早期的自由教育、博雅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发展演变,提出通识教育首先要培养负责任的人,培养有责任感的公民。这样的人需要具备四种能力,即有效思考的能力,要独立地思考,有批判的精神;有清晰沟通和表达的能力;有判断的能力,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辨识普遍性价值的认知能力。这些思想和观点,为高职通识教育进一步完善了理念、明晰了目标。

通识教育与素质教育有共同点

全国高职教育研究会会长周建松教授从素质教育的角度,分析了通识教育与素质教育的关系,他认为通识教育重视学生的素养教育,与素质教育的“注重素质教育、注视能力培养、注意个性发展”有共同点。

“职业教育是大众化教育,要在‘六度’上下功夫。”周建松认为,构建系统化的素质教育要重视思想素质,解决做人高度问题;强化职业素质,解决做人深度问题;加强人文素质,解决做人厚度问题;重视身体素质,解决做人长度问题;关注心理素质,解决做人宽度问题;培养创业素质,解决做人强度问题。

周建松进一步分析说,素养教育不是抽象的,宏观上要专业深化、品德优化、形象美化、能力强化;微观上要做到起得早一点、锻炼勤一点、坐得正一点、站得直一点、走得快一点、学得深一点、笑得甜一点、心态好一点。

要告诉学生什么是崇高和神圣

《哲学研究》编辑部主任鉴传今教授的博论,是从“文化”“社会”“教育”三个关键词开始的。他认为,这些问题从个体来说是人生,从社会来说是国家的前途,从教育来说可能包含着教育理念的设定和职业的规划等。

鉴传今分析认为,人文素养和文化生态有关,如何考量文化,树立什么样的观念,建构什么样的文化,值得认真研究,这对整个社会规范、对个体影响非常重要。社会问题十分复杂,观察和思辨,要像马克思著《资本论》那样,“想明白地上的事情”才能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建制、社会动力学、运转机制、组织架构有清醒的认识。大学的通识教育,要告诉学生什么是崇高和神圣、什么是尊严,要强化崇高和神圣的教育,帮助学生正确理解和认识国体、政体的概念,这也是人生修养的一部分。

通识教育提供凝聚力和融合性

“高职院校一直忙着在高等院校阵营里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寻找职业教育的不可替代性,形成自己的职教特色。”《中国教育报》职教周刊主编翟帆以媒体人的睿智和精明,对高职通识教育与人才培养的命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翟帆说,在教育部印发的《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要加强文化素质教育;坚持知识学习技能培养与品德修养相统一;将人文素养和职业素质教育纳入人才培养方案;加强艺术类课程建设,完善人格修养;培育学生诚实守信、崇尚科学、追求真理的思想观念。生态环保、绿色节能、循环经济等也要融入教育课程。以上要求其实也应是通识教育所要“浸提”的任务。

对通识教育发展的预判,翟帆认为通识教育提供了一种凝聚力和融合性,它在共同的人性和公民责任上将大家团结起来,所以社会变革越快、越容易产生离心力的时候,越需要通识教育这种向心力来平衡,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变革的时代。现在对技能训练热衷的强劲势头,需要通识教育来提供一种协调和平衡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