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E-ducation:围城这点事儿

云英化水景光新,上方一塔俯清秋。太湖夜照山灵影,顽福甘心让虎丘

 
 
 

日志

 
 

经合组织研究报告显示—— 校内研讨能有效促进教师专业发展  

2017-07-24 13:17:26|  分类: FD-教师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教育报》2017年5月5日第05版  作者:唐科莉

近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发布了另一份《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关注》报告。根据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测试的结果,经合组织此次分析聚焦“教师筛选与专业发展”。

经合组织表示,不存在一个简单或唯一的方式为教育行业挑选最佳人选。“高表现”(在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成绩优异的国家)的国家和地区努力吸引最有前景的人才进入教师行业,但他们也清楚,人才必须通过高质量的培训和持续的学习进行培养。因此这些国家和地区在努力增加教师的知识储备,提高他们的专业资质,让他们参与专业发展活动,尤其是教师之间的合作。

该报告指出,教师选拔中首先遇到的困难是关于“好教师”的准确界定。“拥有很强的学科基础知识、掌握课堂管理技能以及愿意帮助学生学习”是进入教师行业非常明显的先决条件,但是这些可能已经不再适应不断扩大的教师责任——在一个快速变革的世界中,越来越期望教师能够教多元化的学生群体,能够适应新技术与课程变革,能够理解学生将来需要的技能、价值观与态度。研究发现,大多数教师在整个教学生涯中是在教学岗位上获得以上知识和技能的,他们经常通过参与专业发展活动获得。

那么,“高表现”国家和地区如何挑选教师,又为教师提供哪些专业发展活动?通过分析,经合组织得出以下几个重要结论:

教师准入的筛选机制可能会增加优秀的教师人才储备,但是不能可靠预测学生在国际学生评估测评中的成绩。

就读教育专业培训课程之前或者开始教学之前的竞争性考试,在一些国家可能会创造一个更加精选的教师人才储备库,甚至有助于让教师成为一个社会上享有声望的职业。但是,在教师短缺问题的背景下,这一机制可能无意中阻碍了那些考虑从事教师职业的、潜在的合适候选者。

另外,在参与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测试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准入筛选机制的使用与学生成绩之间几乎不存在可辨别的联系。在一些“高表现”国家和地区,如芬兰、中国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教师候选者必须通过竞争性考试;日本将通过竞争性考试作为教师开始教学的前提条件;新加坡尽管没有这样的考试,但是教学专业毕业生必须成功通过一个试用期,其间他们的工作能力要通过评估。另外,新加坡也尝试从最优秀的1/3中学毕业生中招募候选者,并为他们提供有吸引力的工作条件,如在培训期间每月提供特殊的奖学金。但是这些要求在一些“低表现”国家也存在。这表明,早期筛选尽管非常重要,但是不足以确保构建一支高质量、高胜任度的教师队伍。

教师专业认证与学生科学成绩存在积极的适度相关。

对于教师的认证要求增加了对教师的一层筛选。尽管教师认证、证书和执照不能为“教学卓越”提供保证,但是它们可能有助于确保只有最积极的候选者才能获得晋升。在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测试中,参加测试的校长提交了所在学校对于教师的任职要求。结果表明,在经合组织各成员方,拥有经过专业认证的教师比例与学生在测评中的科学成绩之间存在积极的适度相关。

在科学成绩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国家和地区,拥有更高比例(92%)经过完全认证的教师,而其他国家的平均比例为76%。在一些成绩最优的国家和地区,如日本,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中国北京、上海、江苏和广东,超过95%的教师获得完全认证。不过国家之间的差异值得认真分析,因为获得一个教师认证的标准在各国可能存在很大差异。

内部专业发展活动尤其是那些促进教师合作的活动最有效。

教师,与其他行业一样,需要对该领域的最新知识保持与时俱进,需要能够回应工作中不断出现的新需求,这是许多国家加强教师专业发展的原因。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测试要求学校校长提供校内的专业发展活动情况。结果显示,在科学成绩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国家和地区,至少80%的学生所在的学校,经常邀请专家到学校开展教师培训,或者组织在职教师工作坊促进教师彼此合作。在澳大利亚,中国北京、上海、江苏和广东,新西兰,新加坡,英国,就读这些提供内部专业发展活动的学校的学生整体比例高于95%。相反,在阿尔及利亚、巴西、科索沃和土耳其,只有40%至60%的学生就读提供内部专业发展活动的学校。

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结果还显示,教师参与专业发展活动(所有教师或者仅仅科学教师)情况与学生科学成绩之间的相关性在大多数参与国家和地区都较小。在考虑了学生和学校的社会经济特征之后,只有教师间的“专业合作”与学生的科学成绩之间存在积极相关。在教师通过交流观点或资源开展合作的学校,学生科学成绩高出9分。

与参加外部专家的讲座相比,极内学习活动更能促进教师专业发展,原因可能是相同学校中有经验的教师的反馈和观点,与教师在课堂上面临的具体、普遍挑战直接相关。此外,教师之间的合作也可能给予教师一些基于特定学校背景的教学技巧和经验。该研究也发现,由学校组织这些同辈学习活动时,教师参与的积极性更高。

(作者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2?fnh?r??q.5000pt; mso-font-kerning:0.0000pt; " >

在我们这里,提问题的孩子会很自然地被认为没听懂。我们对优秀学生的要求就是“早学一点,多学一点,学深一点”,都是围着知识打转,同时我们往往追求标准答案。

顾明远:教育转型有一个过程。比如,教育一定要摆脱培训机构绑架学校的问题。有些培训机构不是培养学生,帮助学生克服困难,而是为了应付考试,一天到晚做题,家长很纠结。其实这样做并不一定有好的效果,相反可能压抑了学生学习的兴趣。现在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学生处于“被学习、被教育”的状态,这需要改革。教育的本质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培养学生的思维,培养学生思维的改变。

钱颖一:我们对教育的认识过于局限在知识上,影响了创造力的产生。创造力跟知识有关,但还与好奇心和想象力有关。比知识更重要的是思维能力的培养、看问题的视角的养成,虽然未必像有些课程那样能直接帮助你实际找工作,但这些都是对人的一生非常有帮助的。大学要为学生,还应当是为学生的一生。

我对“钱学森之问”有一个简单的回答:不是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而是我们的学校在增加学生知识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减少了创造力必需的其他元素,那就是好奇心和想象力。营造一个宽松的环境,把想象力和好奇心尽量保存下来,对培养杰出人才会更有效。在清华经管学院,我们有意识地创造比较宽松的环境和开设一些特别的课程。本科生有一门课程叫“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它对改变学生的思考方式很有意义。改变心智模式和思维方式需要我们的大学尽力创造条件,培育出一种宽松、宽容的环境和氛围,让学生自己“悟”出来,让人才自己“冒”出来。

大学不光是学知识,也是发现自己的兴趣、发现自己的长处、发现自己的短处的过程。在这里的供给侧就是发现自己的特点,需求侧就是要知道社会的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